巅峰卧底 第021章 年关刚过,就是离别
作者:猩猩火箭的小说      更新:2018-04-10
    张松斜着眼睛看着对面大胡子等人,小声跟林子征商量:“征你说咋地吧,你要是心里有气,我就拥抱他们上天堂”。

    靠着刀枪纵横多年的张松根本就没问林子征是因为什么回击大胡子的,对他而言,林子征跟和尚抓这搬砖就干过来,俩人拿这搬砖陪这他面对五十个多混子是情义,那他就有拿这雷管陪林子征面对亡命徒的魄力。这就是张松,年纪不超过二十五岁,但是只要是在h市玩的小混子,必须叫一声九爷,哪怕是齐五那样顶级的大哥,也只是平辈叫一声九。

    林子征听着越来越近的警察声,咬牙慢慢撤出了大棚,而大胡子等人,根本没有犹豫,转身就上了面包车,准备尥蹶子。

    三人也火速上了车,没敢走大路,转进了旁边的小胡同熄火了车,然后三人步行离开的老洪工地。

    二十年代初期电子眼还没有普及,所以三人很快就溜走了,跟警察几乎是前后脚。

    林子征先是嘱咐和尚带这张松去找齐五爷,让他安排张松,而自己则选择单行。

    “是我,我看见那帮m市的悍匪了,我没事,你先问了,现在马上你带人去高速还有老道堵这,白色面包车,黑c12479,对就是那帮人,他妈的能不能先别问了,好就这样”。

    林子征挂断电话后,坐在小区的台阶上抽起了烟。

    近两个月的生活让他严重不适应,但是还要强迫自己去扮演一个跑路的小大哥,还要跟万国内部的高层交流,还要骗这两个新认识的好兄弟,心太累了。

    甚至都不敢和别人一起睡,真怕自己说梦话那句说的不对了让别人发现。

    可不这么办还能如何,不倚靠这齐五这样的人物,他点什么时候能查到是谁害死了老严,内部的鬼到底是谁。

    林子征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掐灭了烟,自言自语道:“老严你别急,只要是参与整你的,我一个都不会落下,全部整死,你儿子就是混社会,也他妈是大哥”。

    “喂,好的,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回去”林子征接到了和尚电话,让他马上回家。

    林子征打开方面看见,齐五爷,骆哥,还有老六都在沙发内坐这,而和尚显然是刚挨过齐五的大嘴巴子,紧个给林子征使眼神。

    齐五阴着脸就冲这林子征走了过来,气势汹汹。

    “等会,哥你要揍我行,但是我想知道是因为啥”林子征一边躲闪一边对这齐五嬉皮笑脸。

    “还他妈因为啥,谁让你们自己去的,张松就那个狗日的脾气,你俩也是啊,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啊,现在人死了,你咋收场”。齐五暴怒的说道!

    “你就是闲的,他们就在咱万国挂名,人家也是下班时间打架殴斗,你管那么多呢,哎,老五要么咱就给他们举报了吧,估计能有不少赏金呢”老骆阴损的说!

    “我看行,我亲自举报,我看以后谁还敢说咱万国是团伙,咱们很和谐嘛,很配合政府工作”老六也马上补刀。

    林子征舔了舔嘴唇然后心中暗生一计:“哥你说你明天要是去了,就算干死不了人,是不是也点跟老洪发生冲突,你都多大岁数了,我看马上都四十五了吧,我能忍心让你这个岁数了在带我们去跟别人干仗嘛,这个事是谁惹了,是不是国祥,是不是吧,你看我们小弟自己的事,拖上你这个大哥去办,那好意思嘛,我不知道别人哈,我肯定是不好意思。至于你说举报这个事,我没意见,但是到里面他要问我谁指示我干的,我肯定告诉他齐五爷是我大哥,啥时候都是,我生是万国的人,死是万国的死人,只要还能拿动刀一天,我就誓死为五爷开疆辟土”。

    老骆喝了口茶水马上称赞道:“我看明天咱万国已经组织个单口相声节目,就这口才,你还能说啥,老五你收了个好弟弟啊,哈哈,佩服佩服”。

    齐五转身要抬起手,林子征马上把脸伸了过去,齐五一看林子征这个熊样,咬了咬牙又把手放下了。

    和尚表现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后,又对林子征竖起了大拇指。

    “你跟和尚马上去阿城,我让老六送你,千万别出来扯犊子,除了我的电话任何人的电话都不要接,需要什么可以联系我,我让老六给你们送”。

    “五爷那咋好意思,我跟子征自己找地方吧,别麻烦你了”和尚还是比较会看事的。

    “这时候不好意思了,你们都有功呗,啥时候给我气死了你们就舒服了,九现在这样你满意了,他妈的你还乐,你知道从刚才到现在才半个小时我接了多少个电话了嘛,全是市局那帮人打听你的,抓到就是毙,这个时候谁说话都不好使明白不,你他妈咋心思的呢,那玩意你踢我一脚我打一拳的事,你非往死逼人家,现在你舒服了,草”齐五十分无奈,但是张松也不是他小弟,他只能用这种语气来表达自己是多么的担心张松。

    “出来玩还怕这个怕那个的还有啥意思,我敢干死他,就不怕麻烦,你们聊吧,五哥我就不用你安排了,我走了”。张松一脸的无所谓。

    齐五气的直哆嗦,转身进了卧室。

    老六拍了拍张松的肩膀递给了他一个书包:“五哥给你的,时间太近,店里就这么多,九,别人交你是有用你的时候,但是老五这个段位了还需要你这样的战士嘛?他是真当你是他弟弟,不然这么多年了,你看他对谁这样过,你好好的,这次老五也帮你压不下去了,你闹的太大了”。

    “喂,哥,那个你别生气了,我走了,过段时间我会想办法联系子征或者国祥,你要是有事告诉我,一个电话我就杀回来”张松一看齐五啥都给他安排好了,也有点不好意思。

    “都他妈滚吧,没一个听话,林子征我告诉你,我研究要揍你不是一两天了,现在,马上,立刻给我滚阿城去”齐五在里屋喊道。

    三人跟老六一起上了一辆白色面包车,一路谁的心情都不太好。

    国祥,和尚,张松,林子征四人在短短两个月内积累了深厚的友情,可年关刚过就要分开了。

    和尚紧紧的抱这张松语气调侃道:“我好好混,争取明年当省长,到时候你回来愿意干谁就干谁,我都给你扛着”。

    林子征也马上接茬:“那我只能当省书记了,到时候h市就是咱们哥们的天下,九在外面稳当点,可别掏枪就蹦了。”

    张松三人紧紧的抱在一起,数秒张松跟这老六离开。

    张松在某种程度上跟林子征是十分相似的,一样的不合群,一样的有魄力,都如同孤狼一样在社会中摸爬滚打,林子征是为了复仇,而张松是因为什么,没有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