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卧底 第017章 来自M市的亡命徒
作者:猩猩火箭的小说      更新:2018-04-10
    转眼一天大年三十就过去了,这一天对h市的所有社会人来说都是有意思的一天,因为莫名其妙的齐五爷转身就碰上了房地产大亨老洪。

    小混混看不明白,而一些大哥更看不明白了。

    大家都知道张松不靠任何大哥吃饭,只不过平时跟齐五关系更近一些,而老洪是可以给齐五创造利润的合伙人,并且老洪跟万国m市的负责人关系也很铁。

    比如前期做水上花园项目的时候,齐五就亲力亲为的帮了不少忙。

    “老五你这事干的略显冲动,哪怕你要动手也可以不从明面上来嘛,你这么一整,张豪百分百点给你打小报告”在万国夜总会齐五办公室内,一个头型跟天线宝宝的中年壮汉,絮叨这。

    “老骆你说我也够让这他了吧,水上花园我出了多少力气,最后呢,人家跟老洪手拉手聊了一宿,直接给我干出局了,我不差这么一个项目干,但是挖墙角恶心人,这不是第一次了”。齐五喝这茶水,表情没有太大的波动,但是了解齐五的人都知道,这个时候的他,才是真动气了。

    “怎么说也是一家人,要么我去一趟m市吧,话说明白就得了呗,你要动手,阿豪肯定参合”。老骆拍了拍齐五的大腿劝了一句!

    齐五闭着眼,放下办公椅,往后仰着,沉思半天,还是坚持回复道:“他要觉得他行了那就参合呗,m市的人应该现在就在路上了,老骆去让老六准备准备,只要抓到人,咱到时候跟大老板打官司咱也有理”。

    “老骆欲言又止的还要说点啥”。

    “别墨迹了,我决定了”。

    m市万国酒店后门一个后勤面包车跟ae86一样,连飘逸带甩尾的冲出了大道,奔这高速就直奔h市行驶。

    “我是服了,大过年也不让消停,这又是咋的了,你接的啥活啊”一个粗壮的汉子眼睛通红打着哈气急头白脸的问这副驾驶的大胡子。

    “豪哥说,中东那边谈不妥可能是要干,这派我过去调查一下啥情况,不行今天晚上咱就夜袭了”。大胡子十分调皮的回道!

    “…………去中东我是没意见,但是咋去啊,开面包车啊,哈哈……,你可逗死我了”。后车座一个看上去稍微年轻一点的汉子一边擦这五连发一边调侃这。

    大胡子吹牛逼被揭发后马上恼羞成怒的吼道:“一天天就jb知道逗乐子,去h市,是个大活,干好了咱能休息半年吧,但是这活是有难点的……”

    “我曹,内斗啊,你咋心思的这活也接,大过年第一单买卖就是干同行,是不是太丧气了”

    “别说内斗了,就是给你钱让你吃屎你不也点吃嘛,豪哥对咱真不错了,前段时间多大的事啊,他妈刑警队长都让咱干了,上面没给咱交出去就算烧高香了,别废话了”。

    大胡子还是有点不放心这个团队,所以特意强调了一下此次的严重性,还特别声明这次办好了钱给的不少,来增加团队的凝聚力。

    h市万国夜总休息室内。

    “哎哎,别睡了,老六,那啥,胖子让我来找你商量点事”老骆用手鼓捣这自己的头发,对就是一根,跟天线宝宝同款的。

    老六有点崩溃的看着老骆,有些无语的问道:“儿子撒谎,你这头型太丧心病狂了,骆哥我求你了,我自己上去跟五哥商量行不,我一跟你说话我就头疼,跟要炸了是的”。

    老骆穿这红彤彤的唐服,一手抓这茶壶,一手把玩这自己的小鞭子,那模样要多另类就有多另类,直男老六肯定是接受不了的。

    “胖子说让你准备准备”。老骆用自己独有的嗓音,传达这h市万国内部最高指令。

    “知道了,这点逼事我门清”老六只要一听老骆那个尖尖的小嗓门,屁股就不由自主的收紧,是的,很紧迫。

    不光两方大佬在频繁的移动这车马炮,子征等人也因为国祥的惨状而彻底燃烧了青春的热血

    就算是跟子征等人极其不对付的张乐乐等人也安排了马仔开始可那的找老洪和靠这老洪吃饭的那帮小年轻。

    现在的局势就是老洪的人在找张松,而齐五的人在找老洪,算是彻底的乱套了。

    只要是娱乐场所或者小混子爱去的地方,都是三五成群找人的。

    而张松却一点都没躲,但是老洪的那帮小弟还就是没有碰上的,基本就是张松前脚刚走,老洪的人就到。

    但是三胖,张乐乐,林子征等人踏实的多了。

    找到了好几帮跟这老洪吃饭的小伙,那基本就是片刀加镐把子,从头到脚后跟的问候一遍。

    弄的老洪很是紧张,因为自己很占理的一件事,因为自己的装逼导致成了面对齐五。

    老洪虽然后悔,但是事到这个时候了不可能缩缩,自己虽然不是正经混社会的,但是财力过人。

    老洪的想法就是老子有钱还怕找不到扛枪的嘛,况且m市的“合作伙伴”已经表明支持自己了。

    又过了几天,老洪有点忐忑了。

    这个时候的老洪被人捧这,被人赞扬这,在个个社交场合或者电话中拉拢这,但是所有参与此事的人却渐渐忘了,是为了给老洪的儿子报仇,而不是干了齐五后能在老洪这分到多少活。

    而老洪自己也有点迷失了,不知不觉被架到了要跟齐五必须躺下一个的地步。

    就这样,你打我,我砍你的状态持续到了正月十四眼看年都要过去了。

    齐五爷有点烦了,主动拨通了老洪的电话。

    “你这逼胆跟耗子粑粑差不多大了,你不谁也不在乎嘛,咋熊了呢,我天天就在店呆这,就是等不到你啊,我都想你了。”齐五一点没在乎老洪,语气十分调侃。

    老洪咬牙接这电话声声质问道:“老五咱们一起咋地也是一起干买卖的吧,现在就不在一起了也是朋友吧,你因为个小逼崽子回头就跟个狗是的咬我,是不是过分了点”。

    齐五斩钉截铁的说道:“没有这帮弟弟,你会找我合作嘛?我是先有兄弟才有买卖的,老洪啊咱俩不一样,事到现在这个地步,你得先问问自己为啥,我劝没劝过你别找张松了,我是不是还答应帮你调和这个事,但是你咋回答我的,你给我来句杀人偿命,犯罪伏法,那现在我弟弟还躺医院呢,我也让你伏法有毛病嘛,老洪你别跟我说那些没用的,我是真有点烦了,明天晚上七点,我去你工地找你,要是找不到你,我就去你家找你,你家还找不到,我就去医院找你儿子,反正明天这个事必须有个了结,就这样”。齐五挂断电话,点着烟,没有紧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