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后反转攻略〕〔帝少溺宠小甜妻〕〔直播之极限巨星〕〔我的绝色总裁未婚〕〔韩娱之综艺演员〕〔布莱肯林场〕〔超级猎人俱乐部〕〔沈浪和苏若雪〕〔龙婿〕〔邪王嗜宠鬼医狂妃〕〔我爸真是大明星〕〔谁先动的心〕〔我绑定了戏曲系统〕〔精怪登录器〕〔天道新主〕〔我在漫威无限抽卡〕〔最后的魔族〕〔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星际迷雾〕〔农门美食小娇妻
爱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从姑获鸟开始 第二十章 大石碎胸口
    “行吧,你要不回家啊,到时候咱俩做个伴。“

    李阎答应着,老秦一看天要黑,也就推门离开。

    门关到一半,老秦那张脸又冒了出来。

    “别溜号,昂。”

    “你放心。”

    李阎点点头。

    老头打外头把门关紧。

    老秦离开以后,李阎倒在床上,又假寐了一会儿。

    邓姥姥涂满鸡血的面孔在他脑海中一晃而过,激得他猛一睁眼。

    “……”

    从今天白天就开始了,李阎也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觉得没精气神,还总有一种惊悸的感觉。

    一闭上眼,脑子里头就会浮现出各种狰狞的画面。

    是进入阎浮以来压力太大?还是被斩三魄的后遗症?

    吞贼,臭肺,除秽。

    睡不着的李阎叹了口气,床底下那几本连环画李阎都已经翻烂了,连老董自己个藏在套枕下面,已经发黄的《龙虎豹》杂志,李阎都翻了个遍。

    他想了想,没好意思打扰丹娘,而是打开了随身听。

    “啥事?兄弟?。”

    “梁啊,今儿晚上的事儿还得靠你,先唱首我听听,柔一点,别撒尿和泥了就行。”

    “行啊,没问题。”

    梁野答应很爽快。

    李阎把随身听放在枕头边上,双手枕着后脑勺。

    其实也没对梁野抱有多大期待,大晚上解闷而已,李阎甚至做好了再被脏一把的打算。

    梁野清了清嗓子,一阵节奏分明的架子鼓响了起来,沙铃声音伴着晚风吹动树叶,月光皎洁。

    梁野的嗓子那一瞬间清澈起来:

    渔王还想继续做渔王

    而海港已经,不知去向

    肥胖的城市,递给他一个

    传统的方法,来克制恐慌

    卖掉武器、风暴、喉咙

    换取饮食

    悠长的小号声中,李阎的抹不平的眉头舒展开来。

    胸口那股咸腥味道也减轻了很多。

    这首曲子的旋律非常简单,甚至接近白话,但却让李阎感到格外的亲切。

    歌声仍在继续,梁野这个潦倒的中年人此刻竟然唱出了少年音:

    坚硬的时刻倒转的河

    肥胖的城市

    驱赶着所有拒绝沉没的人

    那首疯狂的歌又响起

    吉他撩拨,电子琴的调子反复响起。像是有个安静又惘然的少年在耳边呢喃,他背靠着水泥管道,身边是啤酒罐,铁架桥和夜下的霓虹灯:

    电灯熄灭物换星移泥牛入海

    黑暗好像一颗巨石按在胸口

    独脚大盗百万富翁摸爬滚打

    黑暗好像一颗巨石按在胸口

    曲子在回荡不绝的小号和萨克斯交替声音中结束。

    李阎睁着眼睛,状态栏中三魄被斩的字样,淡了许多。

    “这歌有点丧。”

    躺在床上的李阎咂琢了一下其中滋味,傻乐起来:“梁野,你还真他娘的有点水平。”

    梁野又哼了几首,伴奏以弦乐为主。

    大概是二十多分钟,李阎一看时钟,不偏不倚,指针指到了十一点半。

    “请在十二点之前,赶往东北旺农场。”

    “东北旺?”

    “东北旺?我熟啊。”

    梁野大声说着。

    东北旺,九十年代著名的音乐村,曾经盘踞了很多知名,或者不知名的乐队。

    树村,东北旺连同西三旗,汇聚了当时天南海北,许多对流行音乐抱有热忱的年轻人。

    同时,那也有燕都城顶热闹的庙会。

    李阎伸了个懒腰,精神抖擞。

    “走。”

    ……

    东交民巷。

    云虎两只眼睛看着路灯,恍若无神。

    “操你妈,我告你,你他妈带种今儿弄死我,你今儿不弄死我你我孙子。”

    被绑在地上的胖子色厉内荏地叫骂。云虎把眼光移到他身上,还是那双无神的眼睛。

    胖子咽了一口唾沫,脖子后面全是冷汗,他耳朵一动,听见有脚步声音。

    一个眼神凌厉,体格精壮的男人从街那边走过来,影子拉得很长。

    “救命!救命!这有个疯子,杀人啦!杀人啦”

    胖子一抖激灵,叫嚷起来。

    男人微微后退,眉头皱紧。

    他盯着云虎,目光分外戒备,却暗自把注意力放到那个呼救的胖子身上。心思千回百转。

    云虎笑了一声:

    “你不用想这么多,这不是双簧演戏,他也不是我的召唤物或者能力化身,至于被绑住的才是你的对手,我是烟雾弹之类的设想,也可以放一放。”

    “我的传承是魁,不是讹。”

    男人抿了抿嘴,问向云虎:“你带个普通人来是什么意思?”

    云虎给自己戴上指虎,镜片遮住眼神:“入夜的时候,身体接触的东西会被带进沸腾午夜,就算是活人也一样。”

    “杀了你,我还得抓紧时间,带着他去个地方。”

    男人呵呵冷笑:“兔崽子,你挺狂啊。”

    阴影当中,云虎露出洁白的下巴。

    “……哈。”

    ……

    李阎挠着头皮,眉毛抖了又抖。

    他顺着脑子里的地图走了半道,梁野非说自己的道远了,带着他中途拐弯。

    “我说,你有谱没谱啊?”

    “我记得是这么走来着。走运通118路公车,看见西三旗就快到了。“

    “都这个点了,我上哪坐公交车?”

    “没错啊,这个点正赶上末班车,我走多少回了。”

    李阎朝路口看了一眼,还真像梁野说的,有一辆大巴缓缓驶来。汽声一响,车门洞开,司机冷着一张脸。

    李阎犹豫了一会儿,他想起了一个在自己那个世界流传很广的,深夜公交车灵异事件……

    “还没入夜,应该没有麻烦。就算有,呵。”

    李阎迈步走进了车里,

    他抓着扶手,眼神扫过一排又一排的空座,直到最后。

    灯光昏暗,车的角落里,靠窗户的位置,两个人腻乎在一起,看不出岁数。

    李阎皱着眉头盯准了一瞧,吸了一口冷气赶紧转身。

    ……

    ”在车上呢,讨厌。”

    “怕什么嘛,都这个点了。”

    老秦压低嗓子,一张老脸乐得像是绽放的菊花。

    忽然,他冷不丁抬头往前一看,寂静的车厢里站着一人,背对着自己,高高瘦瘦的。

    衣服都没换,老秦头哪里认不出来?好悬没吓死过去,身子也僵了。

    女人欲迎还拒,身边的老秦许久没有动作,这才疑惑地睁开眼。

    是那天李阎见过面的王老师。

    他跟李阎没见过几面,但也看着眼熟,好一会儿才拉着老秦的衣服。有点着急地问:

    ”老秦,你看前面那人,是不是咱学校新来的那个……“

    “咳咳。”

    李阎忽然大力咳嗽一声,拿腔作势地开口,声线比往常要细很多。

    “司机同志啊,阿拉跟你讲啊,你们燕都的公家ce的座位哦,做得太差了侬晓得吧?这个坐上去,久了怕是要僧痔疮的哦。”

    司机眼神动了动:“那您得跟公司反应,这事他不归我管啊。”

    “哦呦真的是。”

    李阎絮叨了两句,不再说话。

    “不是不是,你听他口音。”

    老秦连忙安慰。

    王老师松了口气,娇滴滴地说:“那就好,吓我一跳。”

    李阎目不斜视,就这么一路站到了东北旺村,心中对这位年过半百的老秦头,不乏敬佩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绝世妖僧〕〔诡秘之主〕〔军门小娇妻:慕阎〕〔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家有庶夫套路深〕〔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盛甜甜欧阳澈〕〔BOSS来袭:甜妻一〕〔第一序列〕〔偷香高手〕〔极品嫯胥苏允免费〕〔仙王的日常生活〕〔大学里的筋肉雄兽〕〔魔法种族大穿越〕〔魅姬惑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