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女逑仙 第961章 你不喜欢
作者:桃青青的小说      更新:2018-04-09
    “我不喜欢她。”骆宁心板着脸,直视着徐鼎临的眼睛,以一种不管不顾、毫无畏惧的态度,非常明确的对徐鼎临说道。

    然后骆宁心顿了顿,又继续加了一句:“她也不喜欢我。”

    徐鼎临登时就沉默了。徐鼎临直接忽略了骆宁心说的秦十八不喜欢她的话。毕竟对于徐鼎临来说,他可没有闲功夫去琢磨秦十八的想法。

    徐鼎临关注的,是骆宁心不喜欢秦十八的话。

    有那么一两息,徐鼎临一声不吭,脸上的神色若有所思。骆宁心看在眼里就挺生气的。

    骆宁心心想:你瞧瞧,我一说他的女徒弟不好,他就不高兴了!

    骆宁心正准备发作呢,谁知这时候徐鼎临突然说了一句:“既然如此,此人我不要了!”

    骆宁心:“!!!”

    因为事情变化得太快,一时之间,骆宁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骆宁心张口结舌的茫然说道:“徐师兄,你说什么?”

    徐鼎临登时就有些无奈的道:“你既然不喜欢,此人我就不要了。就送给你们华阳宗吧!”

    “你是说……你那风灵根的女徒弟?”骆宁心依旧无法相信。

    “是。”徐鼎临明确简洁的答道。

    “为什么?!”骆宁心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徐鼎临却是一脸的无辜和茫然。

    只听徐鼎临理所当然地道:“你不喜欢她,我还收她做什么?”

    难不成放在那里,给你添堵吗?徐鼎临心里想。就像你在天云大陆收了一个陆明华,让我直到现在一想起来都觉得心烦不已!

    骆宁心当然不会知道徐鼎临想的是什么。而且对于徐鼎临的话,骆宁心依旧是觉得无法理解。

    骆宁心道:“我不喜欢她,跟你收徒弟有什么关系?她是你的徒弟,又不是我的徒弟。”

    “你不喜欢的人我不收!”徐鼎临沉着脸道。

    此时此刻,徐鼎临已经不想就这个问题与骆宁心多说了。在徐鼎临看来,这件事的道理非常简单,没有任何不好理解的。骆宁心非揪着不放做什么?

    “可是她是异灵根!”骆宁心依旧不明白徐鼎临想的是什么,“你不是一直想收个天灵根、异灵根的徒弟吗?当年在大青山遇到冬寒的时候,你还想收他为弟子来着!”

    骆宁心记得有一次她与徐鼎临聊天,无意中说起了收徒弟的事情。骆宁心笑着对徐鼎临说,他修炼望气之术,在收徒弟方面占了大便宜,将来肯定能收个天灵根的弟子。

    徐鼎临就说,因为修炼望气之术,他确实很想收一个天灵根弟子的。可他的师尊修炼望气之术,就没能收个天灵根弟子,一辈子都耿耿于怀。当年他在大青山遇到骆冬寒的时候,曾想要收他为徒,也还是失之交臂。收徒的事情,还得看运气才行。

    如今,一个现成的天灵根徒弟,还是异灵根的徒弟,徐鼎临已经抓到了手里。可是他说放弃就放弃了……

    骆宁心想:秦十八是他的徒弟啊!按常理,她与自己并没有太大的关系。自己不喜欢秦十八,平时不见她也就是了。徐鼎临没有必要因为这点就把秦十八给抛弃了。

    “可是你不喜欢她!”面对骆宁心的不解,徐鼎临依旧是在强调这一点。

    随后,徐鼎临神色认真、目光坚定的对骆宁心说:“更何况,除了风灵根,我也没有看上她的任何一点。当初只是因为她是风灵根,我才勉为其难的把她收下了。既然现在你也不喜欢她,那我就更没有收她的必要了!”

    纵然骆宁心和徐鼎临随后又聊了很多别的事情,可是从徐鼎临的洞府走出的时候,骆宁心依旧是有些发懵的。

    直到现在,骆宁心都没想明白,自己不喜欢秦十八与徐鼎临是否收她为徒到底有何关系。

    明明徐鼎临和他的师尊心心念念,都很想得到一个天灵根弟子。可是怎么自己的喜好就成了徐鼎临是否收下秦十八的首要考虑因素,甚至是一票否决的决定性因素了?甚至,徐鼎临都没有多问一句,自己为什么不喜欢她。

    以至于骆宁心一出门,看到站在门外的秦十八的时候,甚至忍不住生出了几分愧疚之心。

    骆宁心心想:就是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让这个女子失去了人人梦寐以求想要攀附的大能师尊……

    可能是因为确实不喜欢秦十八,只要一想到秦十八那别有用心的样子,骆宁心就觉得无比心烦。最终骆宁心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她驾起遁光,直接离开了。

    陈金和和秦十八只觉得骆宁心的神色非常的古怪。她看着秦十八,似乎是欲言又止。

    随着骆宁心化作遁光离去,秦十八抬头看了看天色,心里嫉恨得不得了。

    秦十八心想:如今天色已经蒙蒙亮了,而骆宁心与师尊进去的时候还是下午的光景。一个下午、一个傍晚再加上整整一个晚上,也不知这两人在房间里面都做了些什么!

    她和师尊在洞府里面卿卿我我,却留着自己与陈金在外面凄风冷雨地苦站了一夜。秦十八发誓,自己今日在这里承受的屈辱,早晚有一天,她要向骆宁心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相比秦十八,对于骆宁心能在师尊的住处滞留那么长时间,陈金虽然也非常的吃惊,但却不是不能理解。

    毕竟陈金跟随在徐鼎临的身边已经有半年多的时光,他刻苦修炼过,也住过几次修士的洞府。陈金知道,对于修士而言,白天黑夜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修士们经常夜晚修炼、白日休息,甚至几天几日连续修炼。而且修士的待客室、修炼室里都设有月光石、长明灯,白天黑夜对于他们真的没有任何影响。

    不过,陈金对于骆宁心和徐鼎临的密切关系还是非常的震惊。他望着骆宁心紫色遁光消失的方向,一时也是回不过神来。

    只是这时,徐鼎临的声音突然传音入耳:“你进来!”

    “是,师尊!”陈金连忙说了一句。

    随后,陈金见秦十八目露茫然地望着他,似乎没有接到师尊的任何召唤,便对秦十八道了一声:“秦姐姐,师尊唤我,我去去就来。”

    虽然有些疑惑,但秦十八还是眼睁睁的看着陈金进去了。凡女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