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女逑仙 第948章 师尊的变脸术
作者:桃青青的小说      更新:2018-04-09
    手机

    然后,陈金就觉得师尊一向冷厉淡漠的神色也好像停顿了一下,并出现了细微的崩裂和融化。

    陈金发现,他的师尊就好像要特意调整自己的神情态度那般,整个人都停了一停。然后他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巧温润的玉符出来,并温柔的握在了手中。

    温柔?!

    在想到这个词的时候,就连陈金自己都狠狠的吓了一跳。陈金想不明白,此时的师尊依旧是阴沉着脸、紧抿着唇,就好像所有人都欠他几万灵石那般,但为什么他就是觉得他的师尊温柔谨慎得一塌糊涂?!

    就好像他手里的东西不是一件冰冷的死物,而是他精心收藏、捧在手心的心头至宝?!

    陈金正为自己的念头感到震惊呢,徐鼎临突然又开口了。他是握着那个玉符开口的。

    “在。”

    虽然只有简单的一个字,而且声音依旧冷淡低沉,但陈金听在耳中,就莫名其妙的觉得那声音温柔小心得惊心动魄!就好像在那小小的停顿中间,他的师尊被人给夺舍了一样!

    陈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的师尊。向来敏感多思的秦十八也一下子捕捉到了徐鼎临神态语气间的细微变化,不可思议的向徐鼎临望去。

    此时,在徐鼎临的心目中、神魂里,就只有玉符里传出的那个又清脆又欢快的声音。

    “徐师兄,我元后了!”

    “恭喜。”徐鼎临淡淡的微笑着。

    就在方才,骆宁心刚一引动玉符,徐鼎临就知道骆宁心要告诉他什么事情了。

    十年了,骆宁心差不多该突破元后境界了!

    从很早的时候,徐鼎临就知道,那个对于无数元婴修士来说千难万难、似乎永远都无法跨越的元婴后期瓶颈,在骆宁心那里根本就不算任何问题。

    她以五灵根的资质,修炼家族传承的特殊功法,使得她从元婴中期晋阶元婴后期就如同别人从筑基中期迈入筑基后期那样简单。

    但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在徐鼎临的心头,骆宁心的每一分进步都成了他无法言喻的压力和负担。令徐鼎临丝毫不敢放松地努力修炼、寻找机缘,生怕被骆宁心抛下甩下,从此离她越来越远……

    玉符那边,骆宁心的心情似乎非常不错。但同时,她的声音好像也透着几分试探和小心。

    “徐师兄,我晋元后之后,华阳宗想举办一个庆祝典礼。他们说,这是修仙界的惯例。他们想向几个有交情的宗门势力发放请帖,邀请他们上门祝贺。

    “我知道,这是虚名。而且是他们想借此机会向修仙界耀武扬威,重新树立华阳宗在修仙界的地位。但是……我也挺高兴的……徐师兄,你能来吗?”

    “我还在青国。”玉符这边,徐鼎临道。

    “我知道!”骆宁心连忙说道,“不要紧……”

    “我会尽快回去!”徐鼎临郑重地说道。

    玉符那边,骆宁心立刻就展颜笑了起来。

    徐鼎临听到骆宁心高高兴兴地说道:“你的事情很顺利吗?徐师兄,不着急的!我的典礼可能是三个月后,拍卖会结束了再说,时间还没有具体定下来。徐师兄你不用急着往回赶!”

    “无妨。”徐鼎临淡淡地说道。

    虽然只有少少的两个字,初听起来简短淡漠,无情无绪。但秦十八仔细咀嚼之下,竟能听出一股令人心惊肉跳的宠溺之意!

    陈金和秦十八听不到传讯玉符里骆宁心的声音,他们甚至不知道徐鼎临手里拿着的玉符究竟是个什么物事。在他们看来,只是师尊拿着一个玉质物品在那里自言自语。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陈金和秦十八都觉得,那个通过玉符与师尊对话的人一定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至少那人在师尊的心目中的地位非常重要。

    对于那个人是谁,陈金虽然十分好奇,但也没有太多的想法。

    可秦十八却直觉得认为对方一定是一位非常年轻美丽的女子。

    尚跪在门口没有起身的秦十八忍不住又震惊又受伤地仰头向徐鼎临看去。却看到徐鼎临一边收起传讯玉符,一边淡淡地扫了她一眼。

    目光里是毫不掩饰的嫌恶、厌烦和不耐!

    他神色变幻之快,态度反差之强烈,就好像方才那个语气温柔、还微微勾唇的师尊只是秦十八的一趁觉,并不存在!

    “师尊……”一瞬间,本就因为暴晒苦站又被严厉斥责而脸色苍白的秦十八更是脸白如纸!

    徐鼎临则根本不管秦十八的反应。他眉目阴沉地对着面前的两个弟子说道:“立刻回去收拾东西!即刻出发!”

    “是!师尊!”虽然有一肚子的好奇想问徐鼎临,但陈金还是一句废话没有的快速应答了一句。然后,他一刻都没有耽误,马上拉起尚自瘫/软在地的秦十八,出屋去了。

    陈金知道秦十八几乎没有东西要收拾。因为她来的时候就是孑然一身,而且直到现在,除了两颗辟谷丸供秦十八辟谷,以及一套筑基期法衣供秦十八沐泽暂时替换,自己什么都没提供给秦十八。

    于是陈金赶快对秦十八说道:“秦姐姐拿了法衣就赶快到这里来等着,我也很快就能收拾完的。”说着,陈金就进自己的小楼里去了。

    秦十八脑子里还想着方才徐鼎临对自己的疾言厉色、毫不留情,以及对着那小小玉符说话时的温柔小意,既无法置信、回不过神来,又觉得愤怒不甘。

    她头脑混沌的进屋拿了那套法衣鞋袜。等她再出来的时候,陈金已经快速的收拾完东西,回来等她了。

    不多时,徐鼎临也收拾好了东西。

    徐鼎临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或者正确的说,只是扫了陈金一眼,就袍袖一拂,带着他们两个升上了天空。

    “那个……师尊……”待徐鼎临放出了圆盘飞行法宝,陈金的双脚稳稳的站到了铜盘之上,陈金终于忍不住向徐鼎临开口了,“那洞府我们订了一个月,剩余的灵石不用退回来吗?这一次,我们……”

    陈金还想继续说:“亏了半个月呢!”站在前方的徐鼎临就满脸不耐地扫了他一眼,剩下的话陈金就不敢说了。

    本书来自凡女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