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女逑仙 第940章 你可愿意
作者:桃青青的小说      更新:2018-04-09
    秦家家主最会为人处事。秦家家主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元婴老祖张口找自己要美人,那是看得起自己。秦家能向一位元婴老祖送出美人,荣幸偷笑还来不及,怎么能向人家索要代价!

    再说了,能让一位元婴老祖欠秦家人情、欠秦家代价,那可是真正的机缘。比他直接给秦家一些资源划算得多了。

    于是秦家家主连忙说道:“前辈能看得上此女,是此女的福气。晚辈不敢借此向前辈索要代价。”

    果然,白送都可以……

    但那位身着黑衣的元婴老祖还是沉着脸,威严冷冽地道:“本人是讲道心的。”

    秦十八的父亲一想,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既然人家非要给代价,那咱们为什么非要拒绝呢?

    当然,秦十八的父亲也不好随便开价。索性,他就把此次秦采薇出嫁史家给的聘礼全部说了。

    五百灵石、中品法器、各种百年灵草、炼气期丹药,以及一颗待秦采薇炼气大圆满后会特意为她准备的筑基丹……

    身着黑衣的元婴老祖暗暗皱了皱眉,心想:这零七八碎的……除了空口许诺的筑基丹,其余的都是一堆不值钱的垃圾。

    黑衣男子想了想,从储物戒里摸出了一件结丹期法宝扔了下去……

    “这是……法宝!”

    “结丹真人才能拥有的法宝!”

    庭院里,某些识货的秦家人、史家人登时一阵惊呼。

    那灰衣少年也吃惊的道:“结丹真人用的法宝吗?”

    黑衣男子感觉到庭院里的秦家人、史家人是真的非常满意,于是他手指一勾。

    金色的灵光登时如同一道真正的绳索,在秦十八的身上一束。然后秦十八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与此同时身体腾空而起。

    陌生的感觉令秦十八吓得尖叫出声,两只眼睛也赶快地紧紧闭上了。随后,秦十八虽然感觉脚踩在了什么物事上,但腰部却依旧被一股力量卷带着,而且耳边风声烈烈,就好像在天空中飞翔一般。

    就在这时,秦十八听到了灰衣少年的声音。

    秦十八这才反应过来,在地面上的时候,她只能看到灰衣少年的嘴巴在动,却丝毫听不到他的声音。如今,她听到了那少年的声音,地面上秦家人的声音反而一点都听不到了。

    秦十八听到那灰衣少年非常不解地道:“师尊,这位姐姐虽然美丽得很,但毕竟只是一个凡人。您为什么要用一件珍贵的法宝去换啊!”

    秦十八心中一动。随即,她忍不住睁开了眼睛,小心翼翼地向四周望去。

    果然,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也不知道是浓雾还是云团。反正,以她的目力,什么东西都看不到。

    然后秦十八微微一侧头,一颗心登时砰砰砰的跳动不已。因为在她的身侧不远的地方,正有一片黑色衣角在烈烈的飞扬。

    秦十八连忙侧身仰头。果不其然,她看到了黑衣人那棱角分明、薄唇轻抿的英俊脸庞。

    “自己站稳。”秦十八尚未反应过来,黑衣男子突然开口道了那么一句。

    然后,猝不及防的,腰部的束缚力量突然撤走,秦十八一下子站立不稳,跌坐在了一个冰冷坚硬的金属物体表面上。

    秦十八花容失色的一声惊叫。黑衣人登时就非常不悦的皱了皱眉,然后向前迈出了一步。

    灰衣少年则不知从什么地方跑了过来。他伸手把秦十八扶起,嘴里还道:“姐姐你别害怕。这是师尊的飞行法宝,还是很宽敞的!只要习惯了,就跟站在平地上没有什么分别!”

    秦十八这才惊疑不定地重新打量了一下四周。果然,她正站在一个黄澄澄的金属物体上面。那物体类似铜盘,直径却有两丈。

    此时,那灰衣少年正扶着自己的右臂,神情关切地望着自己。

    那黑衣男子原本是在自己身侧不远的地方的,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铜盘的最前方。他背对着自己,看似触手可得,却又好像离了自己千山万水,千年万年……

    秦十八望着那人笔直如松的矫健背影,一时忍不住有些发痴。

    灰衣少年却非常热情地对秦十八道:“这位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本名陈阿金。但师尊说,阿金这个名字太过通俗,修仙之后就不适宜了,所以我就自己起了陈金这个名字。姐姐,你就叫我阿金好了!”

    “阿金。”秦十八有些勉为其难地向陈金笑了笑。

    秦十八心想,这少年虽然长相还算干净清秀,但个子不高,只到自己的肩膀,而且身材瘦削,脸色还微微发黄,明显有些营养不良。这少年的灰色衣裳虽然有着淡淡的光华,但样式极其简单。言行举止更是直白莽撞。

    他这样的外形气质就与那些长在庄子上的庄户少年以及刚刚被买进府的跑腿小厮一般无二。再加上“陈阿金”的本名,他的出身绝对不高!

    此人不经自己的同意就触碰了自己的手臂,自己本来就嫌恶得很。只不过当着那位神秘男子的面,自己不好发作。如今他还要问自己的名字!自己的名字她当然要亲自告诉那位神秘男子,怎能随随便便的就先告诉他!

    想到这里,秦十八尽量不着痕迹的把手臂从少年陈金的手中抽了出来,并且姿态优雅的对着前面黑衣男子的背影施了一个福礼。

    “小女子拜见这位公子。”秦十八缓缓地说道,“小女子庶女出身,又因为嫡母的阻碍,未能参加家族的灵根测试,因此一直没有正式的名字。只是小女子在族中的庶姐庶妹中排行十八,便得了秦十八的称呼……”

    秦十八的声音本就婉转轻柔,又越说越低婉,越说越哀伤,就颇有些楚楚可怜的娇柔意味。

    “秦姐姐,你的声音这么好听!”那黑衣男子还没有说什么,陈金又抢着说道。

    秦十八登时脸色一变。

    黑衣男子此时却回过了头来。然后他直接无视了秦十八这个通俗不适宜的名字,面无表情、眉目冷峻的对秦十八说道:“从今日开始,本人收你为记名弟子,你可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