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女逑仙 第868章 不会这么算了
作者:桃青青的小说      更新:2018-04-09
    看完在樊玉梅玉简里提到的事情,欧阳楠终于被击垮了。

    倒不是为了别的,关键是他对不起顾安重啊!当时要是他静下心来,试着相信顾安重的话,哪至于有今天……

    还有俞竟言和邓月儿。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当初糊涂,认为是邓月儿捕风捉影的冤枉了自己的师侄,怎么会让樊玉梅有危害俞竟言和邓月儿的机会!

    此时顾安重正离宗游历,欧阳楠想当面给顾安重道歉是不可能了。而这边骆宁心与邓月儿夫妇关系匪浅的事情几乎全华阳宗都知道,于是欧阳楠便向骆宁心表达了歉意。

    虽然这件事很有可能只是樊玉梅一人所为,而且樊玉梅已经死了,但骆宁心对樊玉梅还是有怨气的。甚至连带着樊玉梅的亲师叔欧阳楠,以及樊玉梅后来拜的师尊大修士龙妩,还有极乐宗,骆宁心都恨上了。

    毕竟,若不是樊玉梅劫持邓月儿夫妇,俞竟言也不会因为反抗而身受重伤,从而加速了他的坐化时间,让邓月儿伤心心疼!

    而如果不是欧阳楠轻信樊玉梅、袒护樊玉梅,如果不是极乐宗和龙妩大修士收下樊玉梅,助她结婴,樊玉梅也不会那么容易的就危害到邓月儿夫妇!

    所以,对于欧阳楠的道歉,骆宁心也没客气,只面无表情的受下了,弄得欧阳楠就想:这个骆宁心的气性还是真大,而且真护短啊!

    面对着骆宁心冰雪生寒的脸,元婴初期的欧阳楠都忍不住心下惴惴。但他也不好问了自己关心的事情就马上告辞离开,于是欧阳楠就有些迫不得已的没话找话。

    “龙妩大修士……好像也是最近几年才晋阶元后的……据说龙妩大修士是纯阳体质,修炼邪功十分适宜,所以晋阶极快。龙妩大修士四百多年前还是结丹后期呢,如今这就已经元后了。”

    见骆宁心沉着脸不说话、依旧是一副戾气颇重、但又好像很上心的样子,欧阳楠又道:“对了,不知道骆长老记不记得,当年与骆长老同入华阳宗的,还有一位名叫周盈盈的三灵根女修?”

    骆宁心一挑眉,心想:看来周盈盈的事华阳宗已经知道了啊!

    欧阳楠一看骆宁心还真的上心了,又再接再厉地道:“那个周盈盈,原本在下是不知道的。但是一百多年前的时候,小徒景寻无意中遇到了她。

    “小徒景寻说,他很清楚的记得,当年与他同入宗门的就有一个叫周盈盈的女修。那周盈盈出身章州周家,为人娇纵刁蛮,是通过入门擂台进入宗门的。

    “因为那女修是景寻在入门擂台比试上遇到的第一个对手。当年比试的时候,景寻刚一出招,那女修就手忙脚乱地输掉了比试。但最后,由于他们那一擂台整体实力偏弱,那女修最终还是得到了进入宗门的机会,所以令景寻印象颇深。

    “景寻说,那女修似乎是连半年试用期都没过,就受不得宗门之苦,自行申请离宗了。然后几个月后,其家人找上宗门,说联系不到周盈盈。所以当时很多人都认为,周盈盈已经陨落了。

    “但是一百多年前,景寻遇到那周盈盈的时候,周盈盈居然已经是元婴初期顶峰。纵然景寻觉得那周盈盈和他印象中相比,容貌美丽了许多,景寻还是一下子就认出了她来。

    “况且那女修的名字确实也是周盈盈,而且她见到景寻的时候,反应也是似曾相识。甚至那女修本是极乐宗修炼媚/功的,已经对在场不少男修都施展了媚/术,但她却放过了景寻,并主动离开了。

    “后来景寻将此事告知宗门。当时,与周盈盈曾有交集的顾诚长老、齐碧君长老以及俞掌门夫妇,都对景寻水镜中化出的周盈盈相貌进行了确认。

    “而且随着周盈盈开始频繁出现在晋国,宗门里不少人也都先后亲自见过了她。大家一致认为,周盈盈修炼的媚/功应该十分高阶。

    “现在看来,那位周盈盈可能在极乐宗的地位很是特殊,而且很有可能也与龙妩大修士关系匪浅!”

    只听骆宁心淡淡地道:“周道友入极乐宗的事,我以前就是知道的。很早以前,周道友救过我的性命,我一直感念于心。

    “这一次俞掌门夫妇出事,据徐师兄说,周道友当时也在场,而且还尽力劝阻樊玉梅。所以对于周道友,我心里是感激的。

    “但周道友是周道友,极乐宗是极乐宗。既然樊玉梅是极乐宗培养出来的人,这件事我可不想就这么算了。”

    说到这里,骆宁心似乎还意有所指的看了欧阳楠一眼。

    感觉到骆宁心的气势和目光,欧阳楠登时心里就一哆嗦。

    欧阳楠心想,骆宁心这是什么意思?这么说的话,樊玉梅还由我看顾了近二百年呢!难道骆宁心也不想就这么算了?!这骆宁心与俞竟言夫妇的关系还真是不一般啊!

    虽然以李明化为代表的华阳宗长老会都希望骆宁心能够在华阳宗多停留些时日,坐镇宗门。但这一次,骆宁心依旧是在华阳宗见了见故人,收集了一番情报信息,然后就独自离宗了。

    这一次,骆宁心的理由是,她晋升元婴之后还没进行过真正的游历,她得出去多见见同阶修士,多历练历练才行!

    听到她这番说辞的一众华阳宗高阶修士就忍不住想:你都这样了,还需要什么历练啊!

    你都没怎么历练,就非常迅速地从元婴期起步修炼到接近元婴中期顶峰了?而且这些年来,你相继灭杀了那么多元初修士、元中修士,你还需要哪门子历练啊?

    但以骆宁心的行事作风,她说出这样的话,也只不过是通知众人而已,而不是与人商量。所以,骆宁心才不会管别人怎么想。她通知了华阳宗,然后就转身往天龙山脉的方向去了。

    说来,这还是骆宁心第一次真正前往天龙山脉。因为骆宁心上一次前往天龙山脉的时候,只到了龙尾山的雪貂谷,然后就离开了。

    这一次,骆宁心到雪貂谷凭吊了阿紫,又了解了一番雪貂谷如今的状况,便往龙脊岭的上古禁制缺口处去了。

    ——

    最近不仅家里忙,工作也非常忙,实在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