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女逑仙 第810章 神魂投影
作者:桃青青的小说      更新:2018-04-09
    “分魂?”骆宁心震惊的说道。

    紫色的神魂投影已经开始呜呜的哭泣起来。虽然只是神魂投影,而且还是一直活了不知多少万年的化形级紫玉飞貂的神魂投影,但它哭泣的样子与小白真是没有任何分别。让骆宁心看了,真想冲过去把它抱在怀里,好好地安抚。

    只听阿紫一边哭泣一边说道:“是分魂……那时候主人失去了灵体,元婴也没有了,只剩下一缕分魂了……主人说,她是要留着这缕分魂跟我解除神魂契约,才逃出来的……”

    阿紫的伤心哭诉令已经骆宁心开始眼眶发红,小白更是深有感触的在骆宁心怀里抽抽噎噎、吧嗒叭嗒的掉眼泪。

    阿紫说:“那时候,主人的那缕分魂除了跟我解除神魂契约,已经什么都做不了了。主人拜托我,让我带着她的宝宝赶快离开,去寻找男主人。

    “可是,我除了布设迷阵幻阵,什么都不会啊\快,我受了伤,宝宝也受了些伤。我带着宝宝逃到龙尾山上的时候,终于是逃不动了!

    “那时候,我不知道是怎么了,就好像整个身体不受自己控制了一样,脑子里也出现了一些很奇怪的东西。

    “当时还有魔兽追着我呢。我鬼使神差的,用手指凭空画了一下,在我的面前不知怎么就出现了一个好像空间裂缝一样的东西。我看那魔兽要伤害主人的小宝宝了,我就赶快把小宝宝塞进了空间裂缝里面。”

    “空间裂缝?然后呢?!”骆宁心不可思议的问道。把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塞进空间裂缝里?那孩子还能活吗?

    阿紫就像小白一样,委屈的哭泣说道:“然后,我的身体更加动不了,不听使唤了,我感觉有一个阵法正在我的身边慢慢开启。

    “那个阵法甚至还把那个想要伤害我的九级魔兽给远远地弹来了。它好像要把我完全的包裹起来,不让我出去。

    “我想着主人让我照顾小宝宝,我得把小宝宝找回来。我看到我手上有宝宝的血,我就拼着最后的力气,用宝宝的血做了一个阵法。

    “那个时候,我甚至都不知道那个阵法是怎么做出来的,也不知道那个阵法能怎么帮我找到宝宝。但……那是我唯一能做的努力了……

    “随后的事情,我就是一会儿知道,一会儿不知道了。有时候,我觉得周围很安静,除了一级的生灵,什么都没有,非常的安全。有的时候,我发现我居然在不受控制的产下小崽……

    “我想要恢复伤势,能够重新动弹,摆脱这种奇怪的处境。于是我就神魂控制着,不断的调整着保护我的那个法阵,希望它能够聚集周围的灵气到我的身边,帮助我恢复身体,并延长法阵能够持续的时间。

    “可是过了不知多少时候,我渐渐发现,无论我多么努力的恢复伤势,但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我的伤势好像永远都恢复不了似的。我好不容易恢复的那些力量不仅不能让我挣脱此处,反而都莫名其妙的消耗在了诞下后代和维持我身边的那个法阵上。

    “我渐渐意识到,我的生命好像就和这个包裹着我的法阵联系到一起了。我死,法阵消失,而只要我活着,法阵就会从我的身上抽取能量,我也会不受控制的产下后代。

    “上次你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但那时我根本动不了,没有办法联系你。然后,从那以后,我就天天盼着你能再回来,能让我再见你一次。至少,让我跟你说说话……

    “终于,你又回来了。我就对我自己说,我一定要见见你,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因为我觉得,我要是错过了这次的机会,就永远不会有下次了。我的本源之力已经流失的非常严重,我已经支撑不了多少时候了!

    “于是,我成功了!

    “现在能够见到你,我真的很高兴。因为不管怎样,我终于又找到了主人的后代。哪怕你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小宝宝。但是我觉得,我还是完成了主人的嘱托。

    “如今我也想进山海珠,想吃金厘果,但是已经不可能了……这么多年了,我已经意识到,在这里死去就是我的宿命,没有办法改变。

    “现在,我又见到你,而且跟你说了这么多话,我心满意足。而且为了挣扎着努力见你,我加速消耗了我的本源之力。

    “我觉得,能够加快消耗本源之力,能够尽快死去,是一件好事。这样我就不用困在这里,无法主宰自己的身体了。我讨厌这么多年不能动的感觉!

    “而且,能看到有一个后代成为与我一样的紫玉飞貂,我也很高兴。

    “在灵界,紫玉飞貂的数量就很少的。

    “我记得,我刚出生的时候是紫色的,而不像我在这里生出的那些后代一样是白色的。我生来就会幻术,就有非常灵敏的嗅觉。五级的时候,我还生出了肉翅,成为了真正的紫玉飞貂。

    “而我在这里生下的后代都是白色的,血统出奇的差。所以我一直以为我是一只奇怪的紫玉飞貂,和别的同类都不一样。或者因为受伤出了什么问题,生下的后代连我的嗅觉都继承不了。

    “现在,终于又有一只和我一样的紫玉飞貂了!而且它还被你收为灵兽,能在山海珠里,吃着金厘果长大,我真的很高兴。

    “反正,怎么都是死。与其在那里不能动弹,一会儿糊涂一会儿清醒,继续生那些血统很差的后代,还不如我为它做点什么吧……”

    阿紫说着,就开始有越来越多的紫色光芒透过浓浓的白雾,汇聚到那个紫玉飞貂的虚影之上。阿紫的神魂投影就越来越紫,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凝实。

    而待那神魂投影凝实到一个极限的时候,那投影突然就化作一道紫光,直向骆宁心怀里的小白扑了过来!

    “阿紫!”骆宁心惊叫一声,心里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