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女逑仙 第650章 凌华宫女修
作者:桃青青的小说      更新:2018-04-09
    抽取人修魂魄这种事……怎么说呢!从理智上讲,骆宁心能够接受。但是让她亲自动手,骆宁心还真的做不来。

    从前在俗世的时候,转世投胎的传说骆宁心听过不少。对于转世投胎,骆宁心是深信不疑的。

    至少,父亲母亲离世的时候,骆宁心觉得,父亲母亲都会再度地转世投胎,以另外的身份,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中来。而且这一辈子,父亲母亲都是好人;下一辈子,父亲母亲肯定都会投生到一个好人家去。

    可后来进入修仙界,骆宁心才知道,魂魄是可以滋养壮大的。而且人类修士还可以与其他生灵形成神魂上的契约。

    甚至,修士还可以夺舍他人,也就是神魂强行进入他人的躯体。只要自己的神魂足够强大、能够吞噬对方的神魂,就能以另一人的身体再度生存下去。

    当然,大多数的情况,还是生灵死后神魂自然消散,或者在战斗中被对手的法术轰得灰飞烟灭。

    所以,这样一来,是否还有转世投胎一说?

    根据目前骆宁心看到的所有修仙典籍,对转世投胎都没有明确的说法。虽然有很多争论,有很多猜测,却根本没有任何办法进行证实。

    在转世之说虚无缥缈的情况下,收取妖兽神魂的事,基本上对于对骆宁心的心境没有太大的影响。甚至初到武宇国的时候,因为好奇,骆宁心还曾经学习过如何收取刚死妖兽的魂魄。

    只不过这种事情还是让骆宁心感到别扭。而且她既不缺灵石,功法的修炼又用不到妖魂,所以这种事情她后来也就不去做了。

    而摄取人类修士神魂的事,骆宁心还是下不去手。哪怕是自己杀灭的邪修,骆宁心绝对也不想去收他们的魂魄。

    如今看着徐鼎临主动收取天断祖师的神魂,骆宁心也说不清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觉得徐鼎临很邪恶?肯定不是。徐鼎临的气质神情只会让人觉得阴冷可怕,绝谈不上邪恶。

    觉得徐鼎临是个坏人?别开玩笑了。也许徐鼎临对别人而言是个坏人,可是对于自己,他顶多是让自己觉得气愤,可绝谈不上“坏”。

    想到这里,骆宁心又忍不住想起了昨日徐鼎临在禁制附近对自己横眉冷对的事情。

    特么的,方才他让自己留尸体,自己就留尸体啊!方才自己怎么就这么蠢,稀里糊涂的就听他的了呢!

    正在懊丧,这时徐鼎临又对骆宁心传音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赶快离开!”

    此时,徐鼎临已经快速地将天断祖师布置断神阵所用的阵珠阵旗收取完毕。

    天断祖师一陨落,断神阵自然失效。而断神阵的各种布阵器具就那么悬浮在半空中,随时都有可能掉到天沧湖里去。

    骆宁心就算眼馋断神阵,想要把这些器具收回去,也不知道后续应该怎么摆弄。就算天断祖师的储物袋里可能有阵图心得,骆宁心也是看不懂的。

    而徐鼎临对阵法一道既精通又敏感。还没等骆宁心有所行动呢,他就先下手为强,把这些东西一扫而光,收进了自己的储物袋里。

    对于自己的阵法水平,骆宁心太有自知之明。于是她也就没有跟徐鼎临抢夺这种战利品的想法。现在,徐鼎临收取了他想要的东西,便要施展遁光离开了。

    骆宁心知道,徐鼎临所说的此地不宜久留,这话非常有道理。

    此时这里没有任何阵法保护,不仅那凌华宫的女修能够将传讯符发给她的师门长辈,甚至附近的修士都能通过神识探知到此处的情况。

    可骆宁心却想:“我们赶快离开”?

    特么的,我们都不是一起来的,凭什么是“我们”一起离开?昨天你还对我横眉冷对、浑身冒冷气、生人勿近呢,现在就招呼我一起离开了?我随你去哪儿?凭什么你让我随你去,我就要随你去?

    这人脑子没病吧?还真像小白所说的,这个人的想法好神奇!

    于是,骆宁心理都没理徐鼎临,反而向那凌华宫的女修看去。

    说来,那个凌华宫的女修看着真是可怜。

    那女修虽然是倾国倾城、美若天仙。但受媚毒的影响,早就脸色通红,银牙紧咬,浑身颤抖,几乎都把握不住遁光。整个人都狼狈窘迫得很。

    可尽管如此,就在那鸾凤宫的娆娆女修被徐鼎临的八枚爆裂珠冲击波炸得身体残落、香消玉殒的一瞬间,她却不顾一切的迎着那冲击波冲了过去!

    说来,徐鼎临还真没把那娆娆女修放在眼里。虽然那娆娆与徐鼎临同阶,都是结丹后期,但在徐鼎临的心里,她还真就什么都不是!若是在平时,根本不值得徐鼎临看上一眼。

    但天断祖师过来的时候,娆娆主动向着她的干爹迎了上去。虽然她想着不能离天断祖师太近,否则影响干爹动手。但娆娆依靠天断祖师惯了,也不可能离着天断祖师太远。

    徐鼎临扔出八颗爆裂珠的时候又非常的突然。以娆娆结丹后期的手段,肯定是丝毫抵抗能力都没有,她就被那八颗爆裂珠的冲击波给轰死了。

    那时候,冲击波里所携的高阶火属性威能虽然不多,大部分都攻击在了天断祖师那里,但是也很有可能将娆娆身上的储物袋付之一炬的。

    对于鸾凤宫女修的储物袋,徐鼎临肯定是丝毫兴趣都没有。他完全没有及时将之抢下的想法。

    而那凌华宫的女修,她拼着自己被冲击波击得身受重伤,更顾不得这样做是犯了抢夺他人战利品的忌讳。她在娆娆身体上的储物袋被热浪流火烧毁之前,冲上去就把那储物袋给抢夺了下来。

    如今,这女修把嘴唇咬得鲜血淋漓,尽量使自己保持着一点点可怜的清醒。她勉强把握着摇摇欲坠的遁光,近乎疯狂地在娆娆留下的储物袋里翻找着,想要从那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里找出自己媚毒的解药。看上去真是可怜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