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女逑仙 第540章 恶毒的女人
作者:桃青青的小说      更新:2018-04-09
    真看不出来啊!骆丹师不仅炼丹手艺精湛,就连斗法方面都如此强大!

    陆原至和骆丹师都是筑基中期,结果陆原至拿着极品法器偷袭,反而被骆丹师轻易的反转了!

    “这恶毒的女人!居然如此手段残害我儿!儿啊!儿啊!我的儿啊!你这下半辈子可怎么活啊!你还有九十多年的寿元呐!你这一辈子不就毁了吗!”陆子显抱着陆原至重伤的身体,放声大哭!

    “嗯,那个……”骆宁心清了清喉咙,道,“他中了幻术,直到现在还没有清醒。如果不快些恢复的话,神魂会受伤的。如果神魂损伤的太多……嗯……那就……”

    如果神魂损伤的太多,就会傻了或者疯了。

    一个傻子或者疯子可不会知道自己的伤势会有多么严重,也不会因为自己的伤势而感到疼痛,更不会为自己的还有九十多年的未来感到悲愤和绝望!

    骆宁心非常希望能够看到一个神智健全的陆原至,他得知自己在九十多年的漫长寿元里都无法起床,下身的那啥永远也恢复不了的情景。当然,如果他能结婴除外!

    一个曾拥有过令人艳羡的荣华权势的人,一个妻妾成群、有着无数娇妻美妾的男人,一个拥有过强大力量的筑基修士,却只能在漫长的寿命里在床上躺着,什么都做不了,那种气愤又绝望的感觉一定非常不错吧……

    “骆丹师所言不错!”陆余庆神情严肃的捻了捻颏下的短髯,“虽说这件事是堂侄首先犯错,但当务之急还是救人要紧!

    “子显兄也知道,修士的神魂极其脆弱,外人轻易不得入侵。在下就算是有心有力,但是未经子显兄同意之前,也不敢动手救他。子显兄是他的亲生父亲,这件事还是由子显兄亲自出手或者作出决定,才最为妥当!”

    “你!”陆子显虽然气得说不出话来,但他知道陆余庆的话确实非常在理,自己一点错都挑不出来。

    而且儿子的情况确实危急之极。别说是神魂之伤了,就是身体的伤势都随时有可能撑不住。自己必须赶快带他回去用药治疗才行!

    真是该死的!这骆宁心身为顶级客卿炼丹师,陆政风的炼丹术在炼丹房也是名列前茅,陆余庆身为刑罚处的主事人更是财大气粗,他们居然谁都没有拿出丹药来给自己的儿子治伤,简直就太过分了!

    当下,陆子显狠狠地瞪了骆宁心一眼,然后抱起儿子破布一般的身体,乘着法器拂袖而去!

    “嗯……”陆子显走后,陆余庆对骆宁心道,“骆丹师,这件事的确是原至的不对。他无礼冒犯了骆丹师,骆丹师做出防卫,是理所应当的。

    “只是不知骆丹师是如何将他的下身伤害到如此地步的?那样的手段……是不是有点……过激了?”

    陆余庆很知道这位骆丹师对于如今陆家的重要性,轻易不能得罪。而且自卫之后做出反击,在修仙界这种强者为尊的大环境里确实算不上什么。换句话说,这要是在外面,骆宁心就是把陆原至直接灭杀,别人也不能说什么的。

    但是这是在陆家;陆原至的父亲还是陆家三长老的唯一独子。如今,骆宁心废了陆原至的身体、废了他的子孙根,让他生不如死。她做出这样的事,是不是有些嚣张了?

    可不管怎么说,陆余庆说这话的时候还是比较谨慎的,态度也尽量不是那么生硬,尽可能地让骆宁心觉得自己不是在质问她。

    骆宁心淡淡的一笑,道:“在下也没做什么,只不过是踢了他两脚罢了。只不过在下一时忘记了,在下天生力气大,所以就不小心将那位陆道友给误伤了。”

    “踢的?力气大?”陆余庆和陆政风都忍不住愣了愣。谁的力气能大到这样的地步啊,踢一踢就能把人的身体踢成那个样子!她又不是金刚禅院的佛修,修什么金刚炼体术!

    “两位道友不信?”骆宁心也不多做解释,她只是走到庭院里的一座大石前面,抬起一脚。

    “咔”的一声脆响,庭院里,一块丈余立方的山石瞬间就裂成了数块。

    虽然那只是普通的凡石,相对脆弱,但陆余庆和陆政风两人都看得清楚。骆宁心抬起那脚的时候,身上丝毫灵气波动都没有发出,就说明她没有往脚上灌注灵力!

    而一位筑基修士,还是中了幻术、毫无抵抗之力的筑基修士,他的肉体凡胎能比得上这块大石头吗?

    陆余庆倒吸了一口冷气。心道,看不出,这位骆丹师不仅炼丹术高明,就连斗法实力方面,也是一位硬手!

    就凭她在陆原至的迷心扇攻击下全身而退,还把陆原至伤成那样,她在陆家刑罚处做个一级、二级的护法客卿,都完全没有问题了!

    陆政风对于骆宁心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要知道炼丹师因为长年浸淫于炼丹之术,斗法实力都比较弱的。炼丹师大都长年安安静静在炼丹房里炼丹,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仅斗法手段不怎么样,就连性格都被磨得平淡软和,就像是自己和自己的长子陆敬成一样。

    没想到这位骆丹师性格挺爆,手段还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陆余庆缓了缓神,对骆宁心说道:“骆丹师,无论是今日丹鼎峰上,四名小辈出手斗法,还是方才原至堂侄想要暗算骆丹师的事情,在下都会尽快如实向家主进行禀告的。

    “要知道,此时既关系到骆丹师您,也涉及到陆家双灵根的子弟,还涉及敝家族远游在外的三长老的嫡孙,无论从哪一方面讲,都惊动家主大人的。骆丹师没有异议吧?”

    “当然没有异议!”骆宁心笑道,“只要贵家族秉公处理,在下就没有任何异议!”

    “这样就好,多谢骆丹师理解。既然如此,在下就先告辞了!”

    “陆道友慢走!”骆宁心道。

    送走陆余庆和陆政风,骆宁心注意到了在旁边低头不语的陆佳思。

    很显然,陆佳思很纠结。

    她既恨父亲在数年前抛弃了她,重新见面对她也没有任何亲情,还对师父图谋不轨。但是眼睁睁的看着父亲身受重伤,陆佳思心里还是有些担心挂念的。

    ——亲,投推荐票不要钱的,且当日有效哦!今日不投,明天也就作废了。谁有多余的推荐票,点一点给我投一张呗,^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