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女逑仙 第477章 什么形象
作者:桃青青的小说      更新:2018-04-09
    骆宁心可不想在四名结丹修士面前躲到山海珠里。

    结丹修士可不比妖兽、妖禽和灵虫。大家修炼多年,一个个都是经验阅历丰富之人,全都精明剔透得很。自己突然出现,他们本来就有所怀疑。如果自己再突然消失,他们一定能够猜出自己身怀异宝。

    甚至对面还有一个人,他的气息自己十分熟悉,正是一别多年的邢志清。在自己认识又不可信任的人面前逃进山海珠,那可绝对危险之极!

    反正想要避开已经来不及了,而且那四个人也已经发现了她的存在,并向她这边赶来,所以骆宁心也不打算躲藏了。

    爱咋咋,爱谁谁!

    虽然对方是四名同阶修士,自己以一敌四,讨不得什么便宜。但是他们若想对自己杀人夺宝,那他们可是选错对象了!

    如今自己有了本命法宝,而且威能不俗。一旦动起手来,鹿死谁手,谁也说不定呢!

    所以,邢志清,你如果想要和他们站在一起,那就别怪我出手无情了!

    结丹中期修士的遁速很快,转眼之间,双方就已相遇。

    与邢志清同来的三名修士眼见骆宁心果然是独自一人,又是一位看上去干刚稳定境界的结丹中期修士,多多少少都感到有些诧异。

    一来,骆宁心的装束实在有些让人看不过眼,而且透着让人难以理解的诡异。

    此时的骆宁心穿着一件男式的法袍。但奇怪的是,她明明是结丹中期,那法袍的成色却不过是筑基修士常穿的那种,十分的廉价。

    更有甚者,那袍子脏污褶皱得十分厉害,甚至还有几处有轻微的破损,绝对是又掉价又狼狈。就算是一个普通的筑基修士,都不会穿着这样的法袍在人前晃荡的!

    但最最诡异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她明明梳了一个极其简洁的男子发髻,但是插着的却是一支女修才戴幻彩紫玉簪!

    要知道幻彩紫玉珍稀得很,一只簪子的价格就堪比一件结丹法宝,很多结丹女修都买不起。如果她穿的法袍都是筑基期的成色,还又破又烂,怎么可能拥有这么珍贵的幻彩紫玉簪?

    而且这人穿着男装、梳着男髻,怎么就戴了一只女簪!就算是此人杀人夺宝得来的这支幻彩紫玉簪,那也不能拿来就这样戴在头上啊!

    这这这……这件事怎么就这么透着古怪啊!

    二来就是,这位修士怎么会自己一个人在苍环岭啊?

    虽然有的苍环岭入口修仙水平不高,可能出现两名结丹修士就能成行的情况。但是在此处的苍环岭入口,修者云集,至少是要三人结队才能进入。

    难道此人的队友全都陨落了,就剩下她独自一人?

    不管了,不管此人身上有多少的诡异。反正他现在落单,只能怪他倒霉。如今他就是砧板上的肥肉,再也跑不了了!

    “这位道友,你是从哪里来啊?为何是这样的装束,还带了一支幻彩紫玉簪,难道遇到了什么危难不成?”那名看上去六十多岁的老者笑眯眯的问道,露出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

    骆宁心满脸疑惑,似乎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等她再往自己身上一看,这才恍然!

    不就是自己从天权岛出来的时候,千算百算,什么细节琐事都想到了,就忘记了多准备衣装。

    当时她在山海珠里准备了无数海兽兽皮、准备了无数高阶和低阶炼材、准备了无数玉瓶玉盒,但就是忘了多准备衣裳。

    而修士的法袍虽然耐脏污、耐撕扯、防御力强。但她在苍环岭里与妖兽、妖禽、奇虫斗争了几十年,又几年如一日的在绝灵之地开山凿石,可劲儿地折腾,就把有限的几件衣服都毁得差不多了。

    迫不得已,她只好又把从前做筑基修士时穿过的衣袍拿了出来。

    至于为什么穿着男装,插着幻彩紫玉簪。不就是因为男髻好挽,一固定就行。而这簪子防御力强大,戴着这簪子,就堪比一面普通的盾牌法宝么!

    反正苍环岭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无论自己穿成什么样子,都没有人说一句的。

    结果……唉!早知如此,她就带着一只男簪出来,或者把衣袍改成女子的发式了。

    当下骆宁心心念一动,袍子的腰身就稍微收了一收。宽松的样式改为了合身收腰的女款,女修的苗条身段就这么显现了出来。

    然后骆宁心微微一笑,道:“不好意思,方才战斗过后,在下的法衣有些污损。一时没有可换的,就把原先的法衣拿了出来。仪容不整,还请几位道友见谅。”

    神情潇洒、姿态随意、闲庭信步、含笑睥睨,竟与邢志清记忆中的那个总是小心翼翼、步步为营、无论见到谁都警惕防备的女修形象,完全不一样了。

    若是没有结丹后期修士在她附近暗中保护,她怎么能有如此底气!

    “果然是女修!”队伍里唯一一名女修恍然大悟,“我说方才看你的时候,怎么觉得如此别扭!”说罢,就紧蹙蛾眉,仔细地向着骆宁心身上打量。

    脏污的袍子、男人的发髻,本来是十分难看的装扮,但配上那精雕细作、流光溢彩的幻彩紫玉簪,再配上她仅仅十八/九岁的清丽容颜,就显得骆宁心格外有一种出淤不染、钟灵敏秀的纯净气质,宛似误入凡尘、误惹尘埃的仙子一般。

    那女修登时就莫名其妙的升起一股羞恼之意。她下意识的看了旁边的邢志清一眼,见他眉峰微皱、神色隐晦不明,但绝不是打算即刻出手的样子。

    “邢道友怎么看?”女修面色娇柔的问道,颇有几分小鸟依人的味道。

    邢志清却不看那女修半眼,只是平静地对着骆宁心说道:“骆师妹,好久不见,一向可好?”

    “在下一向都好,邢师兄也别来无恙?”骆宁心也微笑的回了一句。

    “邢道友,你认得她?师妹?她是你的师妹?”那女修立刻惊讶的对邢志清说道,忍不住就有几分神色受伤。

    另外两名修士也满脸诧异的向邢志清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