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女逑仙 第376章 你姑姑呢
作者:桃青青的小说      更新:2018-04-09
    天火池底,徐鼎临罕见的陷入了悠长遥远的回忆中。而在天火池的上空,气氛却是异常的低沉诡异!

    此时距离金池秘境关闭连半个时辰都没有,本应该在天火池上方镇场、清点本宗幸存弟子的结丹真人们却一个个脸色发黑,威压凛凛,震慑得在场幸存的筑基修士们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大家全都知道,就在几个时辰之前,天火池上方爆发了一场极其激烈的结丹真人大战。

    那个时候已经有一小半的筑基修士从池底隧道出来,并自动的在附近集结。跟随各大宗门而来的筑基修士,打算寻找各家的结丹真人,统一列队;散修们也会选择合眼缘的结丹真人或大型宗门,在其附近站着,企图寻求庇护。

    但不知怎么,风云突变。本来都沉稳威严的在天火池上方凌空而立,等待着宗门弟子汇合集结的结丹真人们,好像突然发现了什么。不知怎么,他们突然一个两个三个四个的全都展开遁光离开了!

    有的宗门还留下了一位结丹修士镇场,而有的宗门则两位结丹修士全都跑得没了踪影!

    大部分筑基修士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开始议论纷纷。有的人可能得了自家师长的传音,脸上露出凝重之色。

    又过了不过一炷香的功夫。筑基修士们就慌恐地发现,那些结丹真人居然激烈的打起来了!不仅如此,他们的战团随着一个黑色人影的快速逃窜,正在迅速的往天火池的上方转移!

    结丹真人的战斗可不是筑基修士能够承受得了的。当下所有筑基修士纷纷避让,全都远远的散开了。

    那场战斗倒是持续的不算太长。随着一个黑色的身影掉入天火池中,那激烈火爆的乱战场面基本上就算是停止了。

    紧接着,好几位结丹真人也都跳进了天火池中。再过两柱香的功夫,不堪天火之威的结丹真人们就又从天火池里上来了。

    筑基修士们本以为这回就能消停了。

    但没想到大部分结丹修士的确回来了。他们或者继续云淡风轻的清点幸存的筑基弟子,好像方才的一场结丹真人大乱斗根本就不存在一般。或者与同门的另一位结丹真人密语传音,似乎商量着什么事情。

    甚至修罗宗还回来了一位面相四十多岁、模样普通的结丹真人。他浑身带伤,煞气盈身,满脸怒容,气压低得全修罗宗弟子都离得他远远的,不敢靠近。

    但是有好几位结丹真人依旧没有回来。他们四散而去,好像又急急忙忙的寻找什么去了。

    比如天魔宗的两位结丹修士就全都没有回来,鬼哭门、极乐宗、修罗宗各有一位结丹修士没有回来。甚至连金岳宗的一男一女两位结丹真人也完全不见踪影!

    一盏茶之前,金岳宗的那位结丹女修倒是回来了。

    只不过不知为什么,那位女真人居然眼眶通红,还一直忍不住在嘤嘤地哭泣。如果是凡俗女子也就罢了,可是对于一位高高在上、本应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结丹真人来说,这种行为无异于昭示她的精神已有些崩溃。

    然后,就在刚刚,金岳宗那位总是神色柔和、长得异常俊美、清湛得宛如谪仙的结丹真人也匆匆忙忙的赶了回来。

    只不过这结丹真人此时眉峰紧锁,脸上已没了往日的和善笑意。令他那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温润气质蒙上了一层让人喘不过气的沉甸和厚重。

    然而,这还不算完。金岳宗的弟子们本来觉得今日的周真人已经够反常的了。结果周真人的神识向金岳宗的队伍里一扫,发现其中居然没有骆宁心的时候,周真人的脸色一下子就冰寒了下来!

    “冬寒!”周君正如美玉一般温润柔和的面容紧紧地绷着。就连骆冬寒都能感受到那蕴藏在周真人体内、似乎轻轻一点就爆炸的庞然威压!

    “你姑姑呢?骆师妹怎么也不见了?都这个时候了,她怎么还没出现?你没给她发传讯符?”周君正焦急的问骆冬寒,问题就好像连环炮一样一连串的就问了出来。

    “师父,我发传讯符了。自从上到这里见不到姑姑,我已经发了好几个传讯符了!”骆冬寒连忙解释道。

    这都是什么事,师父这么严厉的质问自己算什么意思?自己早就发现姑姑不见了,还想尽了办法联系她、向别人打探她的行踪。自己是姑姑的亲侄儿,姑姑不见了,自己也十分着急的好不好?

    “那别人也没有看到她?她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你?”周君正明明知道自己问的这些都是蠢话废话,但还是忍不住就这么说了出来。

    骆冬寒为人处事一向是又沉稳又精明,自己清楚放心得很。事关他自己的亲姑姑,他肯定把该做的事情全都做了。反而是自己只顾着找徐鼎临,居然连骆宁心出了事情都不知道!

    骆冬寒道:“没有,师父。但凡我认识的人,我几乎全都问过一遍了。除了前几日有人见过她外,在后半程,没有任何人看到过她。她也没有主动给我发过传讯符。

    “师父,师祖给姑姑做了本命牌。那本命牌在您这里吗?还是师祖自己收着呢?会不会天魔宗……”

    “师尊没有给我她的本命牌。”周君正眉峰紧锁地说道,“冬寒,你就留在这里等着,别乱跑了。我去找天魔宗的唐少主问一问。”说完,急匆匆的就要再度离开。

    “找唐少主吗?那师父……您小心……”骆冬寒怔怔地道。

    但是还未等周君正行动,他全力外放的神识中就捕捉到在天火池的某一方向传来了疑似斗法的灵力波动。

    因为金池秘境的环境非常干扰神识。周君正无法判断出灵气波动的程度是筑基级别还是结丹级别的。

    但是正常来讲,此时的金池秘境里应该不会再有斗法了。几乎所有的幸存筑基弟子全部在此。就算有一些筑基弟子刚刚从池底隧道里出来,他们顾忌着镇场的结丹真人,也不应该打得起来。

    所以,出手的应该是结丹真人。而能够引得结丹真人出手的,不是掉入天火池中不知生死的徐鼎临,就应该是与徐鼎临有密切关系的骆宁心!

    周君正当机立断,都顾不上给骆冬寒传音、交代几句,就向出事的方向急忙赶去了。

    而站在浩气门队伍最前端的范文疏眼见周君正如此,他微微地叹了口气,与同来的另一位浩气门结丹修士沟通了几句,也跟着周君正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