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女逑仙 第64章 首战告捷
作者:桃青青的小说      更新:2018-04-09
    “这女子本身就是十二层的修为,又出手果决,我看她十有八九是能通过比试的!”华阳宗的女修非常肯定的说道。

    毫无悬念的,比试的结果以那位男修被狼狈的打出斗法台而告终。从始至终,那位女修的表情都是冷若冰霜,超然卓绝,遗世独立。

    骆宁心看着她的样子,也说不上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但深深觉得修仙之路就应该像这女修一样,不能在乎他人的目光,必须要自强自立,注定要清冷孤独。

    女修飞掠下了斗法台,惊鸿一般的美丽身姿又引得台下很多男修连连赞叹。

    叫号处的女修道了一声:“你们上场吧!”控制手中令牌,将斗法台上的法阵打开了一道缺口。

    骆宁心神色平静的道了一声:“是。”而那黑塔大汉则迫不及待的飞身纵上了斗法台。

    待两个人全部进入斗法台后,女修操控法阵关闭。就在法阵关闭的一瞬间,骆宁心听见那女修美滋滋的自言自语道:“这位六十八号长得好生俊美,真希望他能通过考核,进入宗门!”

    听了此言,骆宁心的面容微微一僵。但此时她来不及细想,那黑塔大汉已经一个板斧向她劈了过来,招沉力猛,势带劲风,还夹杂着一股暴戾的烈火气息!

    骆宁心不敢怠慢,她瞬间给自己凝了一个金刚罩,护住全身。随后身子一闪,躲过来势,并伸手发出四支拇指粗细的金箭来。

    铁塔大汉见骆宁心用的是金属性功法,不敢怠慢。要知金属性功法十分难练,但威力很大,十一层的金箭甚至能对抗十二层的青木盾,当下他急忙凝出一个散发出淡淡青光的青木盾照在身上,并把板斧往身前一挡。

    而此时骆宁心身子疾纵,紧随金箭,手持匕首向黑塔大汉面门刺来。骆宁心的身上的月白色法衣和脚下的麂皮靴都有提升速度的作用。在两相加成的作用下,骆宁心将轻身术运转至极致,速度竟不比那四支金箭慢了多少。

    黑塔大汉尚未反应过来,骆宁心已然手持中品法器攻到了圈内。黑塔大汉的板斧本来是想抵挡金箭的,如今只得手忙脚乱的去抵挡骆宁心的匕首。

    骆宁心料想黑塔大汉的板斧招沉力猛,不敢和他硬碰,只是一沾即走。但此时,四枚金箭的三枚被大汉的青木盾护体所阻,化为灵光溃散,最后一枚却穿过了大汉的护体光罩,钉在了大汉的腹部。

    大汉一声痛呼,向后退出数步。

    骆宁心猎手出身,对猎物从来都是毫不留情。尤其是受伤的猎物,骆宁心深知垂死反击的厉害,绝不会心慈留手。当下骆宁心再次凝出四支金箭,向大汉射去。

    大汉身上已经受伤。虽然对于修士来说,这种伤势比较容易愈合,不会伤其性命,但若是不能及时恢复,肯定会影响行动力和施法的效果。

    此时若是与人拼斗的生死关头,大汉必会拍出一两张防御符箓,全力以赴继续战斗。但此时后面还有九场斗法在等着他,他手头的防御符箓不多,而眼前的少年法术不弱,估计不是很快就能转败为胜的。若是他在此战浪费了太多了符箓,即使胜利了,也会影响后面的几战。

    这位大汉虽然相貌粗豪,但心思却较为细腻。看着疾射而来的四支金箭,大汉心思急转,最终高喊了一声:“在下认输!”瞬间就被传出了法阵。

    大汉被传出去不久,很快骆宁心感到了一股非常明显的斥力。骆宁心知道这是法阵在传她出去,于是她身子一动,借着法阵之力掠到了台下。

    擂台下是胜负登记处,有一名看似六十多岁、白白胖胖的修士坐在那里,看其身上的灵气波动,应该是筑基初期的修为。此修士穿着一件绣着华阳宗标记的白色镶青边道袍,两只不大的小眼睛迷缝着,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乍一看比较和蔼,但多看几眼又觉得此人甚是精明。

    此时,那筑基修士正在给黑塔大汉在其令牌上登记战绩。只见该修士将大汉的令牌贴到额头,只是一瞬便把胜负记录登记完毕。

    黑塔大汉看见骆宁心过来,也不说话。他阴沉着脸,拿过自己的令牌就离开了这里。

    骆宁心只觉得此人脾气挺倔,也不知说什么好。随后她恭恭敬敬地向那名筑基修士问候了一声,将自己的令牌递了过去。

    那名筑基修士似是好奇的向骆宁心扫了一眼,然后似笑非笑的给骆宁心铭印战果。骆宁心不敢在筑基修士面前多待,接过令牌后就赶快离开了。

    根据令牌中的比试规则说明,擂台比试只在白天进行。为让修士得到休整,赛过一场的修士三个时辰内不会被安排比试。但如果该修士赶时间想赶快比试完毕,也可以向叫号处进行申请,这样他的号码就会立刻进入抓阄池中。

    需要休息的修士可以选择回洞府,也可以选择在华阳宗临时安排的一个小广场中打坐。骆宁心的洞府离此处较远,来回一趟也要半个多时辰了,于是便选择在小广场中打坐休息。

    骆宁心到达小广场时,已经有很多修士在里面了。骆宁心找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从储物袋里拿出蒲团,盘膝坐下。

    此时大部分修士都在一心一意的打坐,抓紧一切时间恢复灵力,备战下一轮比试。但也有一些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有的人施了隔音结界,别人听不到他们的对话;但有的人就那么肆无忌惮的谈笑聊天,让骆宁心颇为厌烦。

    在骆宁心不远处就有四个人在聊天。骆宁心嫌他们聒噪,本想离开。但那些人说的却是华阳宗挑选弟子的一些“内幕”,让骆宁心起了兴趣。

    听着这些人又嫉妒又不忿的话语,再回想起排队报名时那对姐妹花的对话,骆宁心才知道原来华阳宗选弟子并非只有打擂台这一种方式。

    ————持续的斗法开始了!另外,我今天修改了前面的bug。一是把宁心侄子的名字由骆雨生改为了骆冬寒;二是把咬死宁心兄嫂的青木狼改为了青木毒豺;三是把夏兰芝的年纪由一百三十四岁改为了一百二十七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