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女逑仙 第56章 符箓对决
作者:桃青青的小说      更新:2018-04-09
    在法器上,青衫文士作为炼气期修士,最高只能驱使中品法器。自己有中品法器,对方也有。虽然自己的修为比骆宁心深厚,但是对于操纵法器来说,影响不大,自己不占太多优势。

    在法术方面,骆宁心毕竟是十一层修士,就算她的金箭术再强,也拼不过自己的火蛇术。但是对方似乎有足够的丹药,在源源不断的补充之下,威力丝毫不减。自己的法术威能又比她强不了太多,因此这点优势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在防御方面,骆宁心有多张十二层金刚符护身,绝不是自己能够轻易攻破的。而自己的符箓虽然所剩不多,威力也差,但好在自己的储物袋里还有一个中品银盾,威力不可小觑。

    说来青衫文士非常好奇宁心的十二层金刚符到底是从何处而来!甚至都想活捉她问明金刚符的来源。

    眼看着骆宁心在十二层金刚符的保护下,再次面不改色的拿起一个青色小瓶喝下了些什么,青衫文士对骆宁心的储物袋就越发热切起来。而失去了变异灵兽的他再看向骆宁心腰间的灵兽袋,目光就变得更加火热。

    青衫文士绝对相信骆宁心的储物袋里一定放着很多值钱的东西!只是一枚十二层水准的金刚符就能弥补他今日布阵所耗费的灵石,她储物袋里剩余的东西恐怕还能让他拍回五六个匿灵法阵!

    只是可惜了骆宁心灵兽袋里的变异雪松貂。认主后的灵兽即使是结丹真人都不能操控。他就算留了骆宁心的性命,也不能得到她的雪松貂。变异雪松貂!即使是筑基期长辈都眼热觊觎的变异雪松貂,自己的珍贵灵兽居然就那样被她杀死了!

    青衫文士越想越是恼怒,再加上他恢复灵力法力的丹药已经所剩无几,手下的进攻就更加猛烈狂暴起来。

    青衫文士驱使一柄飞剑、一柄飞爪,一共两件中品法器攻向骆宁心,然后又接连释放出五、六个火蛇术,掷出一枚相当于十一层修士全力一击的金箭符,竟是要将骆宁心的多层护罩一齐攻破,将骆宁心一击灭杀!

    骆宁心神色一凛,知道对方是要拼命了。当下骆宁心也接连祭出自己的中品匕首和一柄早先购买的中品柳叶飞刀,然后用炽焰弓对着青衫文士连发三箭,并一连串金箭术射了出去。最后,骆宁心还是不放心,从储物袋里又掏出了两张相当于十二层修士全力一击的火蛇符,向青衫文士掷了出去。

    看到骆宁心还能从储物袋里掏出十二层的火蛇符,青衫文士的脸上登时蒙上了一层灰色。若是对方还有大把的十二层攻击符箓的话,那自己这一战就难有胜算了!

    青衫文士困在炼气顶峰多年,早已进阶无望。近几年来,他一直依仗自己东尹门精英弟子的身份和炼气期顶峰的修为,与执法队串通一气,在东尹坊市附近做杀人夺宝的事情,夺得的储物袋与执法队一起分赃。

    青衫文士修为强悍、对敌经验丰富,在东尹坊市罕有敌手;而且此人心思缜密,阅历丰富,除非很有把握的生意,否则一般不做。

    往日在茶楼与骆宁心见面时,骆宁心表现的就是十层修为。而青衫文士高了她整整两个小境界,自认为今日的这场买卖必是毫不费力、手到擒来。

    所以他除了布置幻阵、匿灵法阵以外,并没有额外准备其它的应急手段,比如攻防符箓、恢复状态的丹药等。青衫文士储物袋里有什么就有什么,一点都没在坊市里补充。

    因此与骆宁心这样一位能源源不断的从储物袋里掏出好东西的人对战,青衫文士顿时感到捉襟见肘、力不从心。虽然附近布置了幻阵和匿灵法阵,但在此处与骆宁心长时间斗法,绝不是什么好事。

    首先这两种阵法虽然有一定的迷惑效果,但是筑基期高人若是仔细探查,还是能发现一点端倪的。这些日子还是五月盛会的开市期间,附近聚集了不少筑基期散修。要是哪位高人无意中发现这里设置了阵法用来劫杀赴会散修,必会给东尹坊市的声誉造成巨大的影响。

    如果被人揭出自己就是东尹门弟子,那么就算自己靠山再硬、在东尹门的地位再高,东尹门迫于压力,都无法保住自己。而且就算自己侥幸能够不被查出、蒙混过关,执法队的那些人为了减轻罪责,也会将自己招供出来,自己以后的日子肯定是不好过了。

    况且就算附近没有筑基期高人探查出异常,布阵的灵石也是有数的。等灵石的灵力耗完,而没有替换的话,这两座阵法就会失效。到时候别说是筑基期高人,就算是路过的炼气期低阶散修,都能发现这里有人在打劫斗法!

    所以,现在青衫文士面临着两个选择!一是拿出储物袋里的所有符箓,手段齐上,将骆宁心一举灭杀;二是果断放弃这单生意,立刻撤走!

    这样的念头在青衫文士的脑海里只出现了一瞬,青衫文士就断然选择了前者。

    他若是坚持下去,一口气掏空储物袋里所有的进攻符箓,就会有极大的胜算赢得胜利。只是牺牲一百灵石的符箓而已,换来的是骆宁心身家丰厚的储物袋。而他若是弃战而逃,那么不仅灵兽白死,就连向师父借出的幻阵和花大价钱购买的匿灵法阵都要搭在这里,实在是损失惨重!

    想到这里,青衫文士当机立断。他一拍储物袋,一连掏出六枚上阶火蛇符、水箭符、金箭符,连同自己的法术、法器一起,全部向骆宁心砸了过去。

    一时间,树林里水、火、金各属性法术迭出,各色光团翻涌闪动,爆鸣声此起彼伏,真是蔚为壮观。

    骆宁心见到青衫文士的举动,不由一声冷笑:“比符箓吗?”当下也掏出了一大把符箓,不仅数量比青衫文士的还多,而且全部都是十二层的水准!

    这场符箓的对攻,自然以骆宁心的胜利而告终,毫无悬念。青衫文士至死也不明白眼前的这位眉清目秀的瘦小少年,为何拥有那么多在坊市上都买不到的高阶灵符。

    骆宁心用火球术毁了青衫文士的尸体,并快速扫了一眼青衫文士的两个储物袋。果然,此人身价不菲,身上的中品法器很是不少!但现在不是仔细搜索储物袋的时候。骆宁心当务之急,先把储物袋里的所有玉简都快速的看了一遍,很快就找到了幻阵和匿灵法阵的布阵玉简。

    骆宁心嘴边勾起笑容。她立刻就按照两个玉简上所示,将指定位置上安放的阵珠、阵旗等物全都起了出来,并仔细的放置在玉盒之中。

    拿好东西、清理好战场,骆宁心翻身上马,绝尘而去。

    ——一场斗法写三章,我自己也是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