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五零之穿成极品他〕〔归莲记〕〔重生之先声夺人〕〔茵魂不散〕〔穿越农女不缺田〕〔将军,医女大人逃〕〔路人男主的自我修〕〔百日婚约,亿万总〕〔仙武暴君之召唤群〕〔神级明星系统〕〔雾中启示录〕〔我无敌了亿万年〕〔九转神帝〕〔返回2006〕〔农女殊色〕〔画堂归〕〔左苏〕〔心为缘起不知悔恨〕〔扶明录〕〔妆宦
爱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倾南北 第一一八三章 也是后路
    也正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隋唐两代的君主也在极力的推动科举。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

    李荩忱对世家下手,或许并不主要是因为世家掌握了一部分的家国大权,而是因为他想要让大汉向前走。

    沈君高的手微微抖了一下:“但是?”

    但是作为世家的一部分,怎么可能真的对世家的存亡不管不问?

    徐陵看向沈君高:“季高,某且问你,就算是你今天能够护得住沈家、护得住这江南士族,难道你能够永远的保护下去么?当年晋室衣冠南渡,世家之中的首位可不是你我的徐家和沈家!”

    沈君高惊讶的看向徐陵。

    “这乌衣巷之中也是大族林立,可是你且看看,可还有王谢之身影?!”徐陵一挥手,冷声说道。

    王谢两个大族在这三百年的浮沉中早就已经消散,剩下的后人也搬出了象征权力和地位的乌衣巷,甚至他们都没有能力在朝堂上说出来只言片语。之前陈叔陵的母妃彭贵人死后,他因为看中了谢安的坟墓,竟然直接把谢安的棺材拉出来,把自己的母亲埋了进去,一直到陈叔宝登基之后方才重新把谢安安葬,在这个过程之中,谢氏也只能忍气吞声,哪里还有当年“朱雀桥边、王谢堂前”的架势?

    相同的道理,别说三百年,恐怕一两代人之后,徐氏和沈氏也就因为种种变故而破败。

    世家这个体制是长久的,但是体制之中是哪个世家在扮演主要角色却是不断变化的。

    就算是李荩忱不把世家怎么样,沈君高也没有办法确保沈家能够这么一直长久富贵。

    沈君高的背后已经被冷汗浸湿。

    这个问题他的确从来没有考虑过。

    “等到家族落魄之后,难道你还以为我们能够找到机会东山再起?”徐陵冷哼一声,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也没有什么不能再说出口的,“相比之下,如果我们沦落入寒门甚至是平常百姓家,只要学院还在,我们的子弟照样还有机会进入学院、照样还可以考取功名,这样我们就有翻身的机会。”

    顿了一下,徐陵的声音缓和一些:“或许看上去世家子弟将会失去直接上升的渠道,但是真正有才能的人难道会被遮掩住他的光辉么?只要我们家族之中的有才之人,照样可以走上去。我们的确是多了一些竞争的对手,但是也给自己留了一些后路,这不是什么坏事。”

    沈君高的手微微颤抖一下。

    字字诛心。

    徐陵伸手关上了窗户。

    沈君高静静的站在那里,良久之后方才郑重的一拱手:

    “谨受教!”

    而徐陵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季高,陛下能够把你从岭南调回来,就已经是不计前嫌了,要自重。”

    沈君高霍然抬起头来:“孝穆公的恩情,晚辈没齿不忘。”

    徐陵笑了一声,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些事情,没有你想象之中的那么简单,当然了······也没有那么复杂。看在故人的面子上,老夫也不可能不管不问,不过······”

    叹了一口气,徐陵看着若有所思的沈君高:“老夫也清楚,你在几个兄弟之中性格看上去最为寡淡,但是实际上内心之中争强好胜不比别人差,既然走到这个位置上了,你有自己的担心和选择都在情理之中,但是老夫想你应该也不会总想要让自己活在故人的影子里吧?”

    沈君高微微颔首:“晚辈清楚。”

    故人说的自然就是他的兄长沈君理,能够一人历经南陈三代而位极人臣,把沈家从原本的小世家变成一等一的豪门。沈君高作为沈君理的继承者,自然一直想要走出自己兄长的影子。

    而至少从现在看来,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突然间沈君高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对自己的前路如此清晰过,自己的确在为了沈家、为了父兄几代人打拼下来的家业在活着,而现在,或许更应该为了自己、为了更多的追求活着了。

    “你还年轻,路还长着呢,”徐陵说道,“跟着陛下走,老夫真的很期待你们能够走的更远,比之前的那个大汉走的更远······”

    沈君高错愕的看向徐陵,徐陵一笑:“老夫是老了,估计是看不到那一天了,等真的九州混一,勿忘告诉老夫啊。”

    “晚辈谢过孝穆公。”沈君高再一次拱手行礼。

    “老夫不过是提点了你两句,没有必要再三谢某,”徐陵摆了摆手,“若是要谢,就谢你们生在一个好的年代吧。”

    沈君高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而徐陵喃喃感慨:“这滚滚大潮奔涌不息,若是二十载前,老夫也想做那潮头弄潮儿啊。”

    ——————————-

    “沈君高去见了孝穆公?”李荩忱饶有兴致的问道。

    “回陛下,今日孝穆公就见了刑部尚书一人。”陈禹急忙回答。

    “有意思。”李荩忱笑了一声。

    随着现在白袍规模的扩大,内部已经不再是单纯的一个部门,各式人等负责内外情报搜集和探查,虽然重心依然在对外上,不过也开始逐渐加强对内部官员的探查。

    这就像是一张巨大的网,把天下都套在其中。而陈禹就是这张网的编织者。若不是他的身份,李荩忱不可能对他如此信任。毕竟萧家现在也算是皇室的一部分。

    而若是换做别人,恐怕很难被李荩忱如此重任。

    “陛下可要知道说的是什么?”陈禹低声问道,“白袍在徐府之中有密探六人,身居高位来往方便的有两人,如此大事,他们应该会注重探听。”

    “不用。”李荩忱淡淡说道。

    陈禹有些奇怪:“可是······”

    沈君高是世家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而徐陵更是东南士族的主心骨,他们在大年第一天商量的事情肯定不是小事,很有可能是对朝廷不利的事情,陛下怎么······

    “孝穆公是聪明人。”李荩忱微笑着说道,“他知道应该做什么,而什么是底线。”

    顿了一下,李荩忱紧接着说道:“徐家就算是真的有异动,也不会是孝穆公。白袍把注意转移到其余几个不老实的家伙上吧,另外其余几个不安分的世家也都给朕盯紧了。”

    “诺!”陈禹急忙答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裴七七唐煜〕〔家有庶夫套路深〕〔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男主,你的小青梅〕〔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七零炮灰女知青[〕〔第一序列〕〔浪迹武侠世界的小〕〔剑骨〕〔军门小娇妻:慕阎〕〔神医狂妻:国师大〕〔皇后娘娘万福金安〕〔先婚后宠:总裁大〕〔网游洪荒之最强抽〕〔诡秘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