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师祖 第九百五十四章 引祸(下)
作者:凌无声的小说      更新:2018-04-22
    陆鸿看着许子季的眼神变得玩味起来,有心想要询问什么,却又怕一言不当暴露了身份,同时又思量着如何在不使用自己剑招的情况下败他,是以看向他时就像在看一个猎物。

    许子季有些受不了他的眼神,凝眉道:“莫非阁下非要把我青河书院烧成一片白地才甘心不成?”,

    “不错,你也活不了”,

    陆鸿目中骤然一闪,“呼”地一掌拍出,重重掌劲如排山倒海般倾泻而来。

    掌剑双修后他特地加强了掌法的修炼,这时看似轻飘飘的一掌推出,掌力却是重逾千钧,甫一出手就有万马奔腾之势。

    许子季持剑横档,掌劲在他的剑下波开浪裂,一道阴冷冷的剑气却骤然袭来,他剑锋一动便“当”的一声震开剑气,自己也倒退三步,看向陆鸿时眼神却发生了变化。

    财神阁虽然神秘莫测,但尸鬼界潜藏这么久,对财神阁中的人并非是一无所知,事实上尸鬼界已经掌握了金银玉石四部重要任务的所有资料,无尘乃是财神阁的后起之秀,关于他的情报还不全,但却知道日前他将伏魔袈裟赐给一个姓萧的老和尚,用以镇压法相寺内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

    据他掌握的情报来看,那个姓萧的老和尚根基不浅,但术法单调,只会几门咒术,属于三板斧类型的,并不会什么掌法剑法,这人怎么明明披着佛魔袈裟却要使什么掌法?

    难道是为了掩人耳目所以又把伏魔袈裟赐给了别人了?

    “三神明火咒,恶业天灾,火焚三界”,

    陆鸿却不知道他一瞬间就转过了这么多的念头,剑气方过便念动三神明火咒,黑色的火焰呼啸而来,许子季足尖一点,身形一动间高高掠起,避过重重火浪,剑锋翻转,两道剑气当即射出,却见陆鸿挪步侧移,接连两闪,却未能尽数避开攻势,仍旧有一道剑气穿身而过。

    “哼,就这点本事也敢......”,

    他话没有说完,眼神却已经变了。

    方才那道剑气明明已经穿过了陆鸿的胸口,但他却没有受一点伤,更没有受到半分阻碍,居然就这么穿过剑气,脚下步法一动就到了自己面前。

    “当”,

    “嗤”,

    又是那种阴冷冷的剑气袭来,许子季仓促之间只能挡住要害,剑气堪堪擦着他的脖颈而过,陆鸿旋即重重一掌打在他的胸口将他打的口吐鲜血,人也跟着飞出十数丈远。

    只是因飘渺剑法的几寸毫厘的一瞬失神,许子季却立刻就落了下风,被陆鸿一掌将胸口打的一片血肉模糊,心中愤怒而又骇异,眼中乌光一点,瞳孔中的颜色散了开去,森森魔气顺着手臂,手腕,手指一直流转到剑身,脸上青筋暴起,转瞬间就变得面目狰狞。

    “小子,我要吃了你”,

    许子季低吼一声,满脸狞恶之色,双手握住剑柄力劈而下,于剑尖处暴涨的乌色剑芒从空中猛地压落下来,直劈向陆鸿头顶。

    “现出本体了吗?”,

    陆鸿嘿然一笑,左手竖在身前,口中念动金刚神咒,伏魔迦沙上顿时金光大绽,佛力流转,那巨大的乌色剑芒甫一压落下来就发出“当”的一声巨响被挡在金色的光幕之外,一圈圈金光荡漾开来,如同金色的涟漪扩散,猛一激荡那黑色的剑气就被震散在上方。

    陆鸿右手掐诀,指尖处流光窜动,一截光柱“呼”地一声从乾元袋里跳出,光芒当空延展,化作一根铁链向前直刺而去。

    那光芒跳出乾元袋时才不过三尺长短,但变化之际却好像无穷无尽,径自向前蔓延而去;许子季怒吼一声,单足一踏,裂地三尺,重重泥浪从脚边扩散开来,他身子一斜踏踏踏拖着剑飞跑过来,方才的儒雅和震惊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野兽一般的狂暴。

    手中长剑猛力一斩,直刺而来的铁链被他劈的生生改变了轨迹,向着侧面飞去,他的速度却更快更疾,长剑在手心旋转成一个螺旋,以最锐利的攻势向陆鸿穿透而来;陆鸿却不管不顾,口中念动金刚神咒,凭借着伏魔迦沙的防御硬抗这一剑。

    “当”,

    不出所料,纵然许子季现出本体全力一击也无法破开金刚神咒,他的长剑被挡在金刚之外,身后却传来一声风向,先前被他的长剑硬生生劈开的锁链复又飞回,“嗤”地一声穿过他的后心,又透前胸而出。

    “妖魔,你的死期到了”,

    伏魔迦沙,子午神兵,两件克制尸鬼的神器,就算许子季有着颜无暇一般的根基和战力也抵挡不了双神器加持后的陆鸿;他伸手握住锁链的末端,用力向后拉扯着,将许子季本就狰狞的伤口越撕越大,越撕越长,越撕越狰狞。

    许子季却感受不到这副肉身的疼痛,手中的长剑不断劈斩试图破开金刚神咒,他一剑比一剑狂躁,一剑比一剑生猛,虽然没能破开金刚神咒的防御,但却压着陆鸿硬生生向前推进了七八尺。

    陆鸿的反击却更加残酷,猛力一拉子午神兵所化的锁链就陷入他的皮肉中,再一扯,硬生生剖开他半个身子,血液飞溅中陆鸿探出手扣住他的脖子“彭”的一声将他砸在地上,抬脚就踩在他的头颅上,不待他发狂反击,陆鸿又是一脚重重揣在他胸口,踢断他胸前三根肋骨,将他直踢得滚飞出一丈多远,重重地倒撞在后方火焰四起的阁楼中。

    “转告吞天老魔,神州是我财神阁的禁脔,不是他所能踏足的地方,清河书院已付之一炬,化为焦土,若是再建我便再烧,吞天老魔若是还敢窥探神州重器,我财神阁必杀入尸鬼界,让你们亡族灭种”,

    将一切责任都推给财神阁后,陆鸿足尖一点就飞向西面,当空施展三神明火咒将下方的阁楼全部都变成一片火海,这才狂笑一声扬长而去,待许子季状若疯魔从火海中跑出时已经看不见他的身影,四面八方只剩下席卷的火焰和夜风的呼啸声。剑道师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