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花明月暗龙惜雾〕〔叶无道徐灵儿最新〕〔云苏许洲远_〕〔战锤神座〕〔骄女涅槃归〕〔万古医仙在都市〕〔独飞雁〕〔你是我曾经喝下的〕〔暖婚情深:第一娇〕〔霸道王爷俏医妃〕〔报告竹马:你的青〕〔陈宁宋娉婷〕〔古代末日生存录〕〔谁家总裁总被虐〕〔项尘叶柔〕〔万妖圣祖项尘〕〔王妃又在使毒计千〕〔我的神捕小师弟〕〔万界武侠大冒险〕〔路鱼
爱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第三百四十章 凑 巧 路 过
    天庭,凌霄宝殿。

    玉帝坐在宝座上,注视着殿内的文臣武将,以及刚赶回来的天河水军副统领卞庄,眉角带着少许笑意。

    ‘长庚爱卿还真是,无时无刻都在为天庭考量啊。’

    虽然玉帝知道,自己此时最满意的这个仙神,只是纯粹考虑事情比较周全,各方面都会考量……

    此时,天河水军奉李长寿之命,正借天河行军,赶去北天门准备下一波‘从天而降’。

    卞庄带两名天将押着那敖事,前来凌霄殿中复命。

    按水神大人的叮嘱,卞庄此时正低头禀告有关敖事作乱之事。

    而卞庄也算有良心,禀告时,三句不离水神……

    “……西海龙宫太子敖事今已被水神擒拿,龙宫叛军被水神逼退,西海龙王被水神解毒治愈伤势后,已赶去西海海眼镇守。

    因敖事也有神位在身,西海龙王将敖事交由陛下处置……”

    一番禀告之后,玉帝缓缓点头,问道:“西海龙宫此时状况如何?”

    卞庄叹了口气,道:“没了。”

    “没了?”

    “末将亲眼所见,西海龙宫只剩十之一二,海底出现一口大坑,坑中龙尸遍布。”

    卞庄喉结颤了下,低声道:“根据西海龙族一长老所说,西海龙宫之生灵,绝大多数都被人控制了心神。

    末将所见,西海龙王身周只余寥寥数百亲信。

    从当场情形来看,水神与那些龙族叛军,必是有过一场绝世大战!

    一力护下了西海龙王与龙母!”

    玉帝不由皱眉,嗓音也有些着急,“水神可无恙?”

    “陛下放心,”卞庄忙道,“水神衣袍都没有半点褶皱。”

    白衣玉帝这才略微松了口气,旋即笑道:“也是吾多虑了,长庚爱卿人教出身,如何会被这般宵小所伤?

    卞庄爱卿,长庚爱卿现在何处?”

    卞庄道:“水神让末将与天河水军赶去北天门,随时策应北海龙宫,水神此时具体在何处,末将也不太明了,应也是去北海。”

    玉帝缓缓点头,目露思索。

    高台下的东木公扶须轻吟,走出几步,行礼道:

    “陛下,如今南海、东海都已起了战事。

    水神一力斡旋,怕也分身乏术,陛下虽已命水神照应四海,但此时四海吃紧,天庭也不可不管。”

    “木公所言有理,”玉帝沉吟几声,下令道:“木公这便点起十万兵马,去东海相助东海龙宫,再着一员大将,带十万兵马去南海龙宫驰援。”

    东木公立刻领命,风风火火赶去通明殿调兵。

    这次,天庭的动作并不算慢,很快就有十万兵马汇聚于南天门与东天门。

    像这般好戏,咳,大事,自然少不了某一身正气、心胸豁达的华日天元帅!

    南海方向的十万天兵,便是由华日天与两位不配拥有姓名的天将统率。

    考虑到其他天将实力不足,此时南海各处,龙族大军与海族叛军打的‘火热’……华日天只能亲自动身,潜藏身形、赶去南海龙宫,与龙族碰头。

    有理有据,无法反驳。

    玉帝这化身,本是想去找自己长庚爱卿汇合,但他到了南海龙宫,以天庭元帅的身份见到了南海龙王,却根本不见长庚爱卿的身影。

    问询龙王,龙王也是说水神并未来过……

    华日天心底一叹,知道自己选错了方向,自家长庚爱卿应是去了北海或者东海。

    正遗憾不能与长庚爱卿并肩未战,华日天心底一动,突然感应到了水神神力之所在,似乎就在方圆万里内。

    ——这也算天帝的一点小权能。

    当下,华日天与南海龙王约好‘出兵信号’,便匆匆离开南海龙宫,想去与李长寿汇合。

    但让华日天万万没想到的是……

    且说华日天刚出龙宫,仙识朝自己感应到的高空探查,却发现空无一物;

    又仔细搜索一阵,依然是毫无所获。

    这不由激起了华日天的少许好胜之心。

    于是,凌霄宝殿中的本体闭上双目,直接调动天道之力,加持于化身之上!

    华日天双目绽放金光,顿时看透了那片空荡荡的空域,看到了那白发苍苍的老者,以及被仙光白雾笼罩的倩影……

    ‘长庚爱卿这似乎是……在谈情说爱?

    嗯?不对……

    好你个李长庚,在吾面前都是用化身,本体竟只是在这般情形下才现踪!’

    玉帝化身心底笑骂两声,又泛起了新的疑惑……

    这仙子又是哪位?

    他这化身有天道之力加持,竟全然无法看透。

    怕惊动这女仙,华日天并未多看,故意放出气息,大摇大摆朝着南天门飞去。

    毕竟是玉帝陛下,总不能飞上去主动跟自家大臣打招呼;再说,若是直接撞破也有些不美,如此可以给臣子心理准备。

    ——天帝的小细节。

    ‘长庚爱卿做事沉稳,应当不会如此大意,发现不了吾这化身。’

    然而,直到华日天远远看到天庭大军……

    呸!

    说什么全心为天庭都是幌子!

    不过……

    ‘这般的长庚爱卿,倒是更让吾安心一些。’

    华日天眯眼笑着,先与天兵天将汇合;

    他略微思索,便带着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地,赶去了李长寿所在之地。

    嗯,他们只是在支援龙族的路上,拐了个弯,凑、巧、路过。

    ……

    南海龙宫西北方,一朵白云上。

    李长寿维持着海神的面容,背着手走在云上,与一旁云霄仙子,详细解释着西方、龙宫与自己的恩怨因果。

    自然,李长寿隐藏起了大部分算计的内容,略微增加了一些戏剧性。

    他将南海海神教的发展、龙族对天庭态度逐渐变化、西方教不断压迫……这几条线合并起来讲述,犹能说的条理清晰,丝毫不乱。

    云霄在旁听得入神,不时也会问几句,且每次开口也都能问到点子上;

    这让李长寿颇有‘她竟懂我’这般知己之感。

    想桃子,想桃子。

    其实这并非云霄‘懂他’,只是云霄能一眼看到,各处的矛盾点与结症之所在。

    而李长寿此时也略微体会到了,为何截教各位大佬,对云霄仙子都存了或多或少的敬畏……

    她每次问的问题,当真太难回答。

    就如她所问的:

    “道友又如何断定,自己推断之事必然会发生呢?

    天道有变数,大道常震鸣,推算有时也会被人蒙蔽,这些其实都是做不得准的。

    圣人老爷既有蒙蔽天机之能,那圣人老爷或许也有再造天机之力。

    你修为原本连金仙境都无,若算错一步,岂非拿性命去赌?”

    李长寿沉吟几声,颇为认真地回答着:

    “我并不擅长推算与占卜。

    仙子也知,我修行岁月不长,道境也并未达到那般高深,推算时也触碰不到太多天机。”

    云霄奇道:“那你如何做到的这般?”

    “想。”

    李长寿指了指自己的心脏,在洪荒中入乡随俗,自不能指脑袋瓜了。

    “想?”

    云霄眨眨眼,“可否对我详细说些?”

    “自然,”李长寿笑道,“首先,我所做出的推断,都是此事的大方向回如何发展,尽量去省略微小变数,不然心神肯定是不太够用。

    我习惯用的方式,是将每个可能出现的情形列出来,再将这些情形下会出现的重要事件,做成简单的选项。

    这样就如一条线上串起了一个个方格,又裂开了几条不同的分支……

    你心底能想到这般情形吗?”

    李长寿双手比划着,云霄在旁轻轻颔首。

    他继续道:

    “当列出所有的可能和发展方向,就可根据可能性的不同,提前做出针对每种情形、不同程度的应对。

    而当此事一步步发生,一条线上的方格不断被点亮,那后面大概的发展脉络,也就可知晓了。”

    “竟是这般……”

    云霄轻吟几声,随后眸中满是赞叹,道:“若说谋划之全,当应如此。

    只不过,这般或许太耗费心神。”

    李长寿笑道:“关于龙族之事,我想了七年有余。”

    云霄轻轻皱眉,轻声问:“不会感觉心神疲累吗?”

    “有些,但比起回报,这点累倒也不算什么,”李长寿含笑答着。

    “那,道友最长的一次想,持续了多久?”

    李长寿叹道:“十七年。”

    这十七年一出口,李长寿心底刚安静了一阵的‘话痨’灵念,又开始不断滴滴……

    塔爷笑骂道:“你这家伙,不愧是老爷看上的小家伙,算计一件事能连续想十七年!

    黑,还是你黑!”

    那乾坤尺接道:“尼阿古,无特侬刚,个额小宁弗得了啊!”

    李长寿淡定地一笑,就当这是单纯的赞扬。

    云霄柔声道:“那我可否问,是为了何事要想这般久?”

    “道门。”

    李长寿笑道:“不过首要出发点,也是因我在道门之中。

    总不能也让你这般问我,我可否也问你几个问题?”

    “呵,”云霄轻笑,“问便是了,你能对我开诚布公,我如何不能对你推心置腹?”

    李长寿双手一摊:“还好不是肝胆相照。”

    云霄不由笑意更浓。

    李长寿心底思量了一阵,问道:“常听人说,遇强则强、遇弱则弱,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云霄仙子不由轻嗔:“你怎得还真考起我了?”

    便是嗔怪,竟也是如此温柔。

    她慎重思量后,答道:“若我来说,这大半是好事。”

    “错了,这无论从哪个方面考虑都是坏事。”

    李长寿正色道,“首先便是自身之强弱不稳,变数太多。

    其次要依靠敌手之强弱来决定自身之强弱,便是被人牵着鼻子走了。

    算计之事,最重要的便是有自己的节奏,不能被敌手所影响……

    当然,这也只是我的一点浅见。”

    云霄仙子仔细思索,缓缓点头,笑道:“云霄在这里受教了。”

    李长寿清清嗓子,又问:“若仙子你与旁人比拼谋略,你考虑较深,到了第五层,而旁人只是到了第三层,此局可是稳赢?”

    云霄下意识抬手理了下耳旁一缕青丝,道:

    “并非稳赢,有时过多谋算,反而被对方歪打正着地破掉。”

    “善,”李长寿默默点了个赞。

    云霄笑语反问:“那水神大人,你可有解决这般情形之法?”

    “很简单,去站在每一层。”

    云霄顿时陷入思索,细细品味……

    正此时,李长寿眉头一挑,看到了天空中飘来的那朵白云,以及其上天兵阵列。

    天庭兵马?

    不在南天门呆着,为何跑这里来了?这不是把伏兵玩成了明牌?

    随之,李长寿看到了站在天兵之前的日天元帅……

    李长寿道:“仙子可要随我一同过去?”

    “嗯,”云霄仙子柔声道,“你不怕我为你惹来麻烦便好,我却是无碍的。”

    李长寿洒然而笑,驾云带云霄仙子迎向天庭兵马。

    离着这十万大军稍近,云霄轻咦一声:“功德金身,天道加持,那里莫非是玉帝师叔的化身?”

    李长寿:……

    感情,道门大佬都能一眼认出来!

    玉帝这化身是有多失败!

    虽然依旧令寿眼红……

    云霄停在云外,并未跟着继续向前,显然不想与天帝照面,不然行礼、不行礼都是不妥。

    李长寿向前,与华日天互相见礼,华日天对他一阵挑眉。

    “水神,那位仙子是谁?”

    华日天笑道:“怎么不跟咱们介绍介绍?”

    李长寿正色道:“那是我好友,截教外门大弟子,云霄仙子。”

    华日天眼前一亮,又顺势上前勾肩搭背,对着李长寿肋下轻轻打了一拳,低声道一句:

    “可以啊水神!”

    但……

    叮!

    华日天感觉自己像是打在了乾坤壁垒之上,一缕反震之力顺着拳锋倒卷而回。

    玄黄塔?

    华日天看看李长寿,又看看远处被云雾包裹,此刻依然无法看清的那道倩影,身为堂堂天帝,此刻竟……

    恰柠檬。

    李长寿淡定传声:“云霄仙子早已认出陛下。”

    华日天瞬间收回胳膊,挺胸抬头,身上战甲散发出淡淡光亮,让自己看起来多一些威风,多一点威严。

    “咳,嗯!

    水神,南海何处战事吃紧?咱们赶去支援,也好让更多生灵免遭涂炭。”

    “华元帅莫急,”李长寿正色道,“此时各处局势,龙宫尚且应对过来,咱们既然来了,不如就去海眼附近镇守,那才是龙族的死穴。”

    “善!”

    华日天点点头,随后两人对视一眼,目中都露出几分疑问。

    海眼……怎么去?

    龙族将四海海眼都藏了起来,道祖又用**力遮掩了九污泉的天机,提防被人寻到九污泉祸乱天地。

    此刻,怕是没有南海龙宫指引,或是圣人老爷推算,也寻不到……

    忽听云霄仙子传声入耳:

    “道友,东南方向九万里外有些异状,乾坤在动荡,似有大批生灵挪移。”

    李长寿道心轻震,立刻对华日天低声商议了两句。

    而后李长寿与云霄先行一步,赶去乾坤动荡之处,华日天带天兵从后赶来。

    路上,云霄趁机又问:“若此地是西方的佯攻,又当如何?”

    “此时尚无法断定到底是否为佯攻,对方进攻的方向,有可能是四海任一海眼,毕竟他们想要做的,就是逼龙族交出宝库。”

    李长寿正色道:“但,仙子……

    站在了每一层这般话,我不只是随意说说的。

    虽此时把握不算太高,却也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那,具体把握如何?”

    “九成四五,”李长寿想了想,为了言语准确性,又加了声,“大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我只会拍烂片啊〕〔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