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从老婆欺骗我说起 第六百零六章 李艳的屈服
作者:酒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22
    她白皙的身子显露在自己的眼前,她好似慢慢的习惯了眼下的场合,她少了一些羞愧。脸上却多了一些潮红。嘴角微微的轻喘着气。余留下的一些良知,让她双臂不自已的捂住了腰下那块迷人的地方。

    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我。眼神内透着羞愧和尴尬,整个白皙美妙的身体。不自已的缓缓的颤抖。好似她现在的这个样子,让她感觉到内心的羞耻和有被凌辱的感觉。

    “你说。如果你现在的这个样子,发到了我们同学群里,会有多少人认识你。又会有多少人认识你的老公。”我望着她的身体。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生过孩子,有着年轻女人的白皙。带有少妇的韵味和风情,那是一个让男人一眼看去。都想扑过去的身体。

    我叹息的说了一句道。

    看到她现在的样子,竟然忍不住想到了老婆。她又是被什么人威胁的,宁愿背着警察。放走那些威胁她的人。

    她也是不情愿的吗?

    如同眼前的李艳一样。

    此时李艳听闻自己的话,俏脸的余红瞬间变成了一片惨白。身子微微颤抖,脸上露出了惶恐之色。怪不得羞耻,蹬蹬蹬的急步走到我的面前,迎面香风一阵飘来,跪倒在床边,哀求道:“杨政,你别这样好吗?我求你了,你怎么着我都行,给我一点……体面好吗?”

    “高院长的照片,有吗?”我沉声道。

    “有。”李艳咬着嘴唇,却不想给我。

    “接下来只要你配合,我不为难你。”我沉声道。

    “杨政,如果这些照片流传出去,坏了他们的事情,他是不会放过我的。”李艳扑腾一声跪在地上,竟是丝毫廉耻和自尊都不顾了,一个劲的给我磕头。

    “够了,李艳,事到如今,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我不可能为了一念之情,就放过他的。”我眼神内一闪而过的迟疑,随后就化成了凝重。

    “杨政我知道你还有别的办法,求求你了,你就饶过我吧,只要你饶过我,我愿意一辈子服侍你,随叫随到,我知道你大学的时候也对我有好感的,你……你也看到了我的身体,你肯定有感觉的,是不是,你肯定有感觉的。你想让我怎么服侍你,我都愿意,都愿意。”李艳哀求道,双手抓着我的手臂就是往她的脸上,脖子,胸前去摸,红唇一边低喃的求着我,一边犹如一条小狗一样,亲吻着能触及我皮肤的身体,好似借此来唤醒我的冲动,我的渴望。

    她希望我能收回刚刚的那句话,即便在她的身上发泄,在她的身上驰骋,乃至精疲力尽,她也愿意。

    她尽最大的努力和身体上的每一寸,来取悦我,让我放弃对我的索要照片。

    “只要我不一败涂地,宋校长就会利用你,用你的身份,来一次次的算计我,你说,我应该怎么办?”我抓住她的手腕,望着李艳姣好的脸庞,丰腴的身体,沉声道。

    “你让我怎么办,你们到底让我怎么办?我已经听话了,什么都听了,为什么还逼我,还要逼我。”李艳呆愣了半晌,突然双手捂着脸,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整个人像是被触及到了内心的最深处,解开了那丑陋,肮脏的那层膜后,再也无法如同行尸走肉一样被他们驱使而不敢反抗。

    她此时的整个人犹如崩溃了一般。

    “一辈子还长,人总要为自己活着,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能不能摆脱。”我沉声道。

    “我如果没有孩子,没有一个爱我的老公,我会不顾一切的,可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晚了。”李艳掩面哭泣道。

    “李艳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你已经在我的房间,你以为冉亮事后会不知道?宋校长会不知道吗?”我沉声道。

    李艳脸色忽的一阵惨白,身子止不住的簌簌发抖,整个人就瘫软在我的脚下,好似站不稳了一样,我扶着她起来,坐在了床上。

    我没有逼她,夜还长,有的是时间让她思考。

    李艳犹如一个被抛弃了灵魂,只剩下白净身子的女人一样,躺在床上,软趴趴的,竟是连身子都不盖上,眼神透着空洞。

    我点了一根烟,等她想通了,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完,快八点多的时候,老婆给自己发了信息,我只是告诉她晚点回去。

    然后就这样,一直等到九点钟,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李艳好似有些冷了,低着头往被窝里钻了钻,整个人蜷成了一团。

    “杨政,我应该怎么做?”李艳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臂,脑袋从被子里探出一角,眼神内依然透着惶恐,好似只有如此,她才不至于这么害怕。

    “扳倒他们,等他们无力反抗的时候,对于你而言,他们并不在乎,或许到了那个时候,你也能完全的解放出来,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你别梦想着两全其美,左右逢源,他们不是傻子。”我沉声道。

    李艳有些迟疑,另外一只手紧紧的攥了攥被子,好似使得身体不至于心寒而冷粟。

    “事到如今,你没有退路可走,真真假假,即便你不给我高院长的照片,不透露他们的信息,我也会借这个由头,去威胁他们的,有时候证据不是非要拿到手的,到那个时候,你说他们但凡有怀疑,会不会第一个先怀疑到你的身上,你到时候讲得清楚吗?”我沉声道,低头看着有些慌乱和惶恐的李艳,“李艳,不要怪我心狠,这种事情你迟早都要面对的,呵,他们以为我重感情,孙亮背叛了我,刘强背叛了我,但是有些事情不可能再有第三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