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从老婆欺骗我说起 第五百六十四章 四千平办公室到手
作者:酒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6
    “邓叔这里没外人,还是你直说吧。”我小声道,这让自己怎么说。报高了没钱。报低了。也显得小家子气。

    “按照cbd商业地产的价格,这顶楼一平方要十块一天,包括水电费。打个对折五块钱一天,不贵吧。靠近卫生局。这环境,可比cbd更好。放出话去,估计很多公司挤破了头也要加价进来。”邓局长说道。

    “邓叔两层楼,可是四千平方。一个平方一天五块钱。一天也要两万块,有这个钱我还不如做慈善去了,估计马书纪也希望我这么做。”我尴尬道。心底发虚,想也不想就是摇了摇头。

    “又拿马书纪来压我。”邓局长瞪了我一眼。没好气道。

    “邓叔您也知道我们这是公益项目,如果能租得起这个地方。说实话,我宁愿不上班了。”我看他也不是真的生气。就是笑着道。

    “我倒是有个折中的方案,不收钱也行。”邓局长有些尴尬。似也知道我没钱。

    “什么方案?”我疑惑道。

    “你们这个项目,不是被卫生部监管吗?要不也算我们市卫生局一份。这样就算是一家人了,房租这个事情,就可以免了。”邓局长笑着道。

    “邓叔,这项目还没有做起来的,你们就开始一个个打上主意了。”我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反正这项目做不起来也就算了,做大了,政府肯定要干涉一下的,早点被我们卫生局监管,大家都有好处,晚一点的话,也跑不掉你们,其实想想,都是一回事,不过经营权还是你们,我们只是挂个名字而已。”邓局长解释道。

    “邓叔,这个我要和李副市长商量一下。”我顿时无奈,这是雁过拔毛。

    “没事,时间充沛,你现在打个电话商量一下。”邓局长笑着道。

    “邓叔您不是要开会的吗?不耽搁你开会?”我愣了一下道。

    “开会不着急,推迟一会没事,这个事是大事。”邓局长干咳一声,催我立即去打电话,现在就去商量。

    我有些无语,感情见我没有一口回绝,就立即趁热打铁了,看来开会也是假的,哪怕是真的,也是讲这个项目的事情。

    我走到一个偏僻的地方,邓局长也没有存心去听,他也走到一旁在打电话。

    我电话给李教授打过去。

    “你最近电话打的很勤快啊,怎么不见你来市委过来一趟,是不是不敢来见我。”李教授哼了一声道。

    “这不是能电话里解决的事情,不敢去打扰您吗?”我笑着道。

    “说吧,什么事情?”李教授问道。

    “上一次您说,我那店拿不出手,这不换了一个大的地方,属于卫生局这边的,没花钱,不过需要项目受到卫生局监管。”我小声道。

    “一个项目才刚刚有点起色,就这么多人赶上门来了。”李教授哼了一声道。

    “谁说不是呢,如果账户上的钱能动,我哪能求爷爷拜奶奶的了。”我也感叹一句。

    “你是怪我,不让你动那笔钱。”李教授呵呵一笑。

    “哪能啊,我是抱怨自己没本事,如果能解决了房租的事情,也不用麻烦李叔您了。”我急忙表态,这李叔为了女儿的事还生气的,可不敢再火上浇油。

    “等下,我在马书纪这边的,他让你把电话交给邓局长,在你身边的吧,让他听个电话。”李教授突然说道。

    “马书纪也在。”我当即紧张了一些,不过还是小跑着赶紧走到了邓局长旁边。

    “怎么?”邓局长张嘴想要问我,问的怎么样了。

    我急忙挤了挤眼,指了指手机,打了一个口型,说是马书纪。

    邓局长脸色一变,急忙接过来手机,挥了挥手让我站远点,当即对着电话里恭敬的打招呼,随后好像就没有怎么说话。

    只是一个劲的说,嗯,知道了,明白,等等字眼。

    大概五分钟之后,邓局长把电话还给了我,我尝试着喂一声的,不过那边好似已经给挂了,收了手机,我尴尬道:“邓叔,不怨我,我也不知道马书纪在旁边的。”

    “有背景就是好啊。”邓局长突然感叹道。

    “是啊。”我连连点头,自己做个项目,是求爷爷拜奶奶的。

    “装什么糊涂,说的就是你。”邓局长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邓叔,马书纪没有怪你吧。”我小心问道,如果因为这两层楼,影响了马书纪对邓局长的观感,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那倒没有,不过马书纪说我们卫生局有大局观,主动担负起责任。”邓局长面带笑容道。

    “那就好。”我长舒了一口气。

    “不过。”邓局长哼了一声。

    “不过什么?”我小心道。

    “回去把资料提交一下,今年度后半年的援助项目就你们一家了,两千万的拨款,就这样没了,想一想就是肉疼,我干嘛多此一举,早晚你们项目就是我们卫生局监管的。”邓局长有些头疼道。

    “邓叔,你这边没问题吧,如果局里一时拿不出这个钱,我们也可以缓一缓的。”我正色表态道。

    “装,继续装,你心底早就乐开花了吧。”邓局长哼了一声。

    “哪能啊,邓叔,再说了,上海也不缺钱,只是两千万。”我强忍着心底的兴奋,呵呵一笑挠了挠头道。

    “还好,没有便宜给别人,这一次宋副局长那几个项目,可就黄了。”邓局长绷着的脸上,突然多了一抹笑容,背着手就直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