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从老婆欺骗我说起 第四百八十九章 最动人的情话
作者:酒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9
    “你对我的关心,不浮不躁,让我很有安全感。和你在一起。可以真正的安心。至于年龄,其实也相差不大,说出去。别人都以为你年纪不大的。”我认真道,其实单纯从容貌上而言。她看上去不但比小女孩漂亮。即便皮肤也胜过于很多年轻的女孩,唯独给人感觉年纪大些的缘由。或许就是气质上,不像是小女孩爱撒娇和幻想罢了。

    而她这样的女人,往往对于男人更有吸引力。或许她把年纪大当成自卑和缺陷。而男人的角度,并不这样认为。

    “这是我听过,最动人的情话。”楚雨柔眼眸内露出一抹感动。微微的踮起脚就亲吻到了我的嘴边。

    我没想到在马路正中央,她这样的性格。会如此的大胆,稍微回过来神后。也没有抗拒,紧紧的抱住了她。

    “其实还有一点忘记说了。从第一天你当我的导师,我就挺高兴的。没想到你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好。只不过之后没敢乱想,你太冷了。”我在她耳边嘀咕了一声道。

    “对于你们男人,这样不是更有征服的冲动吗?还说不敢,从你第一次看我的眼神就没有放正过,别以为我不知道。”楚雨柔低喃了一声道。

    我苦笑一声,还好是抱着她的,没有被她看到自己脸上的尴尬。

    实在是被路边的人看的有些拘束,放开了她,拉着手一起朝着回酒店的方向走去,等到了酒店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了,毕竟是赶飞机来的上海,也有些乏了。

    回到房间里,楚雨柔去洗澡了,突然这个时候房间门被敲响了。

    我皱了皱眉,没有喊服务员,就是走过去打开了门,一看是可怜巴巴的陈曼婷。

    “你怎么找到这里了?”我关上门,带着她走到一侧的楼梯口,哪里敢让她进房间里。

    “我其实一直都跟着你的,只是你没发现罢了。”陈曼婷撅了撅嘴,嘀咕了一声:“大街上热吻,没想到你闷不吭的,还挺浪漫的。”

    “少打岔,不找个房间好好休息,跑上来做什么?”我瞪了她一眼。

    “身份证丢了。”陈曼婷有些尴尬的说道。

    “真的?”我愣了一下,不信的望着她。

    “我骗你做什么,真够倒霉的,估计是急哄哄的上出租车,下来的时候太匆忙了。”陈曼婷一脸郁闷的看了我一眼,好似怨我。

    “那怎么现在才吭声。”我皱眉道。

    “玩了一通,想开房间的时候,才去找身份证,发现找不到了。”陈曼婷尴尬道。

    “你就不该来北京,没事在这里瞎凑热闹。”我瞪了她一眼,看着她穿戴的衣服,已经变了样,清凉的夏装,超短裙加上一件吊带衫,露出两条白皙的美腿,好身材显现的极为完美,好似大街上刚刚看到过的一些女孩的装束。

    “身份证丢了,你还去逛街买衣服,你真是闲的。”

    “补办临时的,也要人家上班才行,我总不能闲着。”陈曼婷嘀咕道,就是贴身搂着我的胳膊,有些可怜兮兮的。

    “跟我来。”我最后也没有多说什么,带着她走到楼下大厅,用自己的身份证给她开房间。

    “总统套房还有吗?”陈曼婷张口就问前台服务员。

    “今天的没了,明天有退的。”服务员回答道。

    “那……。”陈曼婷还想说话的。

    “想什么的,随便住两天就赶紧走,钱是天上掉的,你一个人住什么总统套房。”我没好气的瞥了一眼陈曼婷,直接对服务员道:“开一间最普通的单人间,如果她想升房间的话,别理她。”

    陈曼婷气呼呼的,好似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服务员很快开了一个普通的房间,即便如此,希尔顿的房间,哪怕普通的也要一千多块钱一间,拿好房卡,让她自己拖着行李,进了电梯。

    等进了房间里。

    “杨医生,这房间是不是太小了,还被前面的楼层给挡住了,什么风景都看不到了。”陈曼婷一脸郁闷道。

    “凭你的长相去酒吧溜达溜达,没准能钓到凯子,到时候住山顶,都行,想看什么都可以,我可没有闲钱,让你潇洒,别在这里给我抱怨。”我沉声道。

    “那你怎么住的那么好,还和那个女领导。”陈曼婷嘀咕道。

    “那是她订的,还有别什么女领导,女领导的,她已经辞职了,以后不该说的别乱说。”我不得不警告她一句。

    “你放心吧,我不会告诉秦莉,估计她知道,一定很伤心。”陈曼婷撇了撇嘴,女领导还挺有钱。

    我瞪了她一眼,有些事情就不想多提,一连被孙梦雪和陈曼婷撞见我和楚雨柔一起来北京,自己毕竟还是有妇之夫,多少有些尴尬。

    “杨医生,之前那个女孩,不会也是追着你住在这里的吧?看起来很漂亮,还真是挺胆大的,竟然敢当着那个女领导,不,你那个女人的面,争风吃醋。”陈曼婷八卦的问道。

    “管好你自己,明天赶紧去办个临时身份证,早点回上海。”我没心思和她在这里瞎扯,想到楚雨柔洗澡估计也快好了,就打算先离开。

    “杨医生,我之前虽然有过不堪的过去,可我现在努力再改了,你也不用对我这样的厌烦吧。”陈曼婷叹息了一声道。

    “我不是对你厌烦,作为朋友,我觉得自己已经做得很到位,帮你订好房间,你还想我怎么样?”我有些头大。

    “我想你陪陪我。”陈曼婷低声道。

    “你觉得合适吗?你可是秦莉的朋友兼闺蜜,她前两天还为打你的事情,有些自责和内疚的。”我皱眉哼了一声。

    “这个时候提秦莉做什么,何况秦莉不在,我有责任帮她守着她老公。”陈曼婷尴尬的一笑。

    “守什么守,你那些歪心思我不知道,上一次的事情只是一个错误,不过还好没有发生直接的关系,你就别乱想了,合同都已经签了,你不需要多此一举,非要拉近我们俩的关系。”我皱了皱眉认真道。

    “反正你是男人也有需要,我也不想便宜别人,又不给你收费,争什么名份,你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陈曼婷有些郁闷,走过去就是拉着我的手轻声道:“再者说,我来都来了,一个人在外地,也想找个熟悉的人,而不止是一个男人。”

    “和你说不通。”我一脸无语的看着她,竟然能面不改色的说出这种话,还能装出一副委屈可怜的样子,也懒得多说,直接甩开胳膊,拉开门就要出去。

    “喂,杨医生,我还没有吃饭的,能不能点餐?”陈曼婷急忙抓着我的手,小声问道。

    “随便点,我会记账的。”我皱眉扔下一句话。

    “没钱肉偿行吗?一顿饭的钱,你都不舍得。”陈曼婷水媚媚的眼睛望着我,好似以为我不敢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