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从老婆欺骗我说起 第四百五十八章 阿树的龌龊
作者:酒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19
    嘭的一声门打开了。

    再看身后,随着刺啦一声响,徐玉婉的衣服被撕破了。当然是她自己撕的。我愕然一怔。

    没想到。会是在这样一个情况下,见到了阿树。

    阿树看上去个头不高,面容普通。给人第一眼的感觉有些老实本分,有一些满脸正气的样子。身上穿着普通的职场装。应该是一个普通的公司文员,不过仔细看去。她的眼神内没有愤怒和咆哮,竟然看到自己和她的老婆共处一室,还有一些兴奋。

    这个时候徐浩也走了进来。我打了一个眼色。让他先出去。

    “你怎么闯进我家里了,还带了两个人。”阿树皱眉问道。

    “阿树先生是吧,我们**前天还聊天过。你给我发过你老婆的照片。”我自我介绍道。

    “你是那个头像是大海的?”阿树想了想突然道。

    “不错。”我点了点头。

    “兄弟这样不符合规矩吧。”阿树不满的瞪了一眼我背后的徐玉婉,她的老婆。不悦道:“你就这么急切,我还没验货的。你就开始玩了,这么想玩的话。改天我老板那里,你过去吧。”

    “老公不是这样的。是他撕破我的衣服的,我不想的。”徐玉婉梨花带雨的哭泣道。推开我,就从后面跑了出来,躲在阿树的背后哭哭啼啼的,双手抱紧了衣服,尽管如此,胸前也是大半的坦露,胸罩的带子也脱落掉了,露出胸前的饱满柔软,只剩下裙子也被扯歪了,底裤都露出了一角,配上她那副委屈的表情。

    我心底好笑又感觉有些可恶,这个女人装的还真是够像的。

    刚刚在自己面前摆出一副贞洁烈女的样子,一个转眼,就变得柔弱不堪,好似是被强迫的样子,看来当初她就是这样一步步欺骗自己老公的。

    “这位兄弟,我老婆你也看了,是不是把你老婆也带过来了。”阿树一改刚刚的不满,满脸笑意的拉住我走到了沙发前坐下,抬头不满的瞪了一眼徐玉婉道:“哭什么哭,还不把我准备招待客人的咖啡端过来。”

    “知道了。”徐玉婉点了点头,小跑着进了房间里,很快的换了一件睡裙,不知道是随手换的,还是阿树有吩咐过,竟然是一件很性感的吊带,只剩下两个肩带,若隐若现的间可以看清楚身上的白皙滑腻,给人的视觉冲击还是蛮大的。

    脚趾尖尖透着宛若,穿在一双红色的拖鞋里,低着头端着咖啡壶走了过来,一眼看去就是小家碧玉,居家贤妇的味道。

    和自己刚刚一进门时候的强硬和拖三组四,最后为了让自己闭嘴,毅然决然的想用身体做交易的女人,相错甚远。

    阿树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瞟了一眼徐玉婉,她帮我倒咖啡的时候,不小心咖啡洒了,浇到了自己的裤子上,她急忙不好意思的抱歉道。

    “笨死了,还不给客人擦擦。”阿树不悦的呵斥道。

    我看了一眼阿树的眼神里,好似很享受眼前的过程一样,更像是故意经过排练,一气呵成,而徐玉婉也配合的很到位,慌不择的竟然用小手去帮我擦拭胯间的湿润,几番一拨拉,如果不是早就知道徐玉婉前后的样子,恐怕真会被她眼前柔柔弱弱的矫情少妇的温婉下,生出生理反应的。

    “好了,我自己来。”我从桌子上抽了几张纸,自己擦了擦。

    “这位兄弟感觉如何,我老婆还不错吧。”阿树笑了笑,或许还以为我是尴尬,在他面前不好意思。

    “其实我今天来……。”我张嘴想要说的,这个时候阿树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手机号码就是歉意起身道:“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他起身打了一个眼神给徐玉婉,好似让她听话点。

    他起身去了里侧的卧室接电话。

    “你搞什么鬼。”我瞪了一眼徐玉婉。

    “杨先生不好意思,求你,不要在我老公面前问那些话,如果她知道我还撇开他去做那些事,他会疯了的,我只能装作被迫的。”徐玉婉急忙压低了声音道。

    “这样拖下去,早晚也是分,何必呢。”我皱了皱眉沉声道。

    “我们有孩子的,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孩子。”徐玉婉急忙摇了摇头道。

    我皱了皱眉。

    “这一次我不骗你,关于二姐的事情,我下次都告诉你,而且我老公他知道的不多,在俱乐部里知道最多信息的,往往是第一步踏入俱乐部的人,我老公是被我带进去的,所以他知道的不多。”徐玉婉急忙哀求道。

    她这句话应该没有撒谎,后来被带进俱乐部的人,要么是心理扭曲了,要么是抱着报仇的心思,忍气吞声进去的,大多数情况下不如首先进来的人,更能掌控。

    而徐玉婉就是先坠入那个俱乐部的女人,知道的应该更多。

    “你真知道?”我眼神一沉凝声道。

    “真知道,你放心,你知道我的家在哪里了,我躲得过一时躲不过一世,不会骗你的。”徐玉婉急忙飞快的解释道。

    就在这个时候,阿树接过电话后就是从卧室里走了进来,望着徐玉婉还在那里的就是不悦道:“还在那里做什么,还不给客人准备洗澡水去,咖啡粘在身上黏糊糊的,不洗洗怎么行。”

    “不用了。”我摇了摇头道。

    “客随主便,就别太客气了。”阿树笑着道,然后就是瞪了一眼徐玉婉,后者尴尬的应了一声,只能起身朝着卫生间去放水。

    阿树拍了拍我的胳膊,指了指她老婆的背后道:“兄弟怎么样,我老婆身材还不错吧,虽然个子不算太高,但是比例好,特别胸部一点也没有下垂,揉起来那感觉,有紧绷又有弹性,最好的莫过于那种欲迎还拒的挣扎的劲,让你感觉像是强迫一样,却又恰恰到好处,很容易就让男人飞上巅峰。呵呵,实不相瞒,别看她三十多岁了,年纪是大了一点,只是这身材只是二十多岁的样子,而且还有三十多岁的熟练和娇媚,我看你年纪还不大吧,等你尝试了我老婆床上的技术之后,就会回味无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