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从老婆欺骗我说起 第四百四十六章 沦为奴隶的李艳
作者:酒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16
    看到徐浩的安排,我心底稍微安心,朝着咖餐厅里走了过去。刚到门口。女侍应就是询问我是不是杨先生。

    我点了点头。

    “宋先生在楼上等您。”女侍应带着我上了楼。楼上没有什么人,宋校长是靠窗坐在那里的,看到我过来。就是点头一笑。

    她旁边还有李艳,之前是出行都带着陈曼婷。而现在换成了李艳。再次见到宋校长,他多少有些沧桑了许多。个子瘦瘦高高的,头发梳的板直,衬衫也整的很有型。不过不管怎么打扮。气色看上去略微有些差,估计最近发生的事情,没少操老。不过整体看上去,还算是游刃有余。出行都带着女人,也不怕早晚死在女人身上。

    “你到一边坐着等一下。”宋校长对李艳说了一声。然后就是伸手请我坐下。

    “说吧,有什么事情。”我沉声道。

    “不慌。杨科长想吃点什么。”宋校长说道。

    “不用了。”我摇了摇头。

    “也是,杨科长现在是日进斗金。进了经改小组,又加入了党校学习。日后前途无量,哪有空陪我这个老头子闲聊。”宋校长笑着道,不过女侍应还是端了两杯咖啡过来。

    “人都是被逼着才成长的。”我淡淡道。

    “那杨科长可要感谢我了,我应该算是你的贵人了。”宋校长哈哈一笑。

    我冷哼了一声,没见过不要脸的,像是没事人一样,真的忘记了我和他之间的仇恨了吗?

    “杨科长南京那次,我有错在先,不过顾小鱼的婚礼上,你也出了一口气,咱俩的恩怨,是不是可以一笔勾销了。”宋校长笑着说道。

    “如果我说一笔勾销,你能信吗?”我皱了皱眉。

    “我信,毕竟没有永远的仇恨,只有永远的利益,有利可图,干嘛非要结仇的。”宋校长脸上露出认真之色,点了点头道。

    “你找我过来,就是聊这些事情的?”我轻哼了一声,利益确实是可靠的关系,可自己还谈不上为了利益,和他一笔勾销。

    不过这个时候,我也没有和他扯这些,倒是想看看,他想要说什么。

    “昨天的事情,你应该也知晓了吧,我是来向你解释的,那个事情绝对和我没有关系。”宋校长满脸严肃的保证道。

    “你和我保证?呵呵,你就没怀疑,是我报的警?”我望着他道,在思量他说的话,有几成可以相信的。

    “杨科长只是想知道真相,应该不会再没有抓到方文龙和刘强之前,就举报那个地方的,何况哪怕举报了,也不过是泄愤,对你也没有太大的好处,我相信依你现在的政治觉悟,不会轻易鲁莽行事的。”宋校长摇了摇头道。

    “言归正传,我可是看到你没少出入那个地方,就连李艳也去过吧,你怎么撇清这个关系,就不会是你想害我?”我皱了皱眉沉声道。

    “看来杨科长还是有些手段的,已经查出来了,那到底是什么地方了。”宋校长高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那里确实是其中一个聚点,如果我想害你,就不会今天过来了。”

    “我和你们有矛盾,这么巧合,昨天有人约我过去,当天晚上就出了事,如果没人事先报警,会这么巧合吗?你的解释,不能让我满意。”我想到那些人的阴险和别有用心,一想到如果自己当场被抓的后果,就有些蹙眉不悦。

    “有人约你?方便告诉我是什么人吗?”宋校长皱了皱眉道。

    “你三天前,刚刚接触的那个女人。”我说完话就是直直的望向他,想要从他的眼神里,看出其中的端你来。

    “哦,我知道了。”宋校长忽然恍然大悟,扭过头瞪了一眼李艳,喊她过来。

    我微微蹙眉,想要看他搞什么鬼把戏的。

    “宋校长,有什么事情?”李艳不解的走了过来,好似看出了气氛很凝滞,有些小声道。

    “三天前的那次花园街的聚会,那个女人是你介绍的吧,你打的什么主意。”宋校长脸色一沉低喝道。

    “我不知道。”李艳看了我一眼,有些羞愧,咬着嘴唇低着头道,毕竟是那种派对,现在又面对我这个老同学,她好似还做不到坦然面对。

    “你不知道?那个女人是你特意介绍给我的吧。”宋校长哼了一声,冷不丁的道:“如果不说实话的话,我有的是方法,让你后悔的。”

    我皱了皱眉,感觉宋校长不像是给自己演戏,看着他如此逼迫李艳,心底又有些不是滋味,不过还是没有动弹,这个事情越是疑点重重,就越是想尽快知道真相。

    “宋校长求求你,不要把那些东西给我的家人,我已经什么事情都听你的去做了。”李艳扑腾一声直接跪在地上满脸惊慌道,又转过头看向我,拽着我的裤腿哀求道:“杨政,念在我们老同学的份上,你就帮我说几句话吧。”

    我皱了皱眉,多少有些于心不忍了。

    “杨科长这个事情你别管了,我知道你心疼你这个老同学,不过事情已经发生,她也回不了头了,如果放着一个不听话的女人在身边,鬼知道,会是什么结果的,对于老同学的反骨,这个事情你应该深有体会吧。”宋校长对我笑了笑道。

    我叹息了一声,孙亮给自己带来的伤害,到现在想起来,还有些隐隐作痛。

    “李艳说吧,这个事情如果不解释清楚,我和杨科长就没有办法往下面谈,你是了解我的,如果坏了我的事情,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宋校长皱了皱眉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