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从老婆欺骗我说起 第四百三十九章 接替马书纪的秘书?
作者:酒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13
    “李教授,书纪请你们进去。”中年男子再次走出来,就是低声道。

    我看了一眼中年男子对李教授的称呼。看来大家都喜欢喊李叔为李教授。也是。他虽然是副市级的配置,不过当过老师的人,还是喜欢学院里的称号。

    李教授点了点头。转身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这才先一步走进了办公室。

    我明显发觉。李叔拍我肩膀的时候。对面的中年男子看向我的眼神有些细微的变化,擦肩而过时对我点头一笑。

    我回了一笑。深吸一口气,即将要见到执掌这块繁华土地,几千万人口的那位。心底还是难奈不住的一阵紧张的。

    “老李来了。”刚一进去。就听到一阵爽朗的笑声,一个个头不高,有些偏瘦。看上去文质彬彬的男子,大概五十出头的样子。百度上有关于他的实际年龄,已经五十六岁了。比李教授小了两岁。

    不过在这个年龄,坐到这个位置。还是年轻的,属于国内的少壮派。

    “办公场所。总是老李老李的喊,也不怕你外面的秘书听到了。”李教授笑了笑。对我点了点头,先坐在了一侧的沙发上。

    或许是半辈子的感情,李教授到了这个年纪又是晚年帮他做事的,倒没有太多上下级的约束,这也是上位者的智慧。

    李叔虽然是为了李琴,晚年出仕,可当了一辈子的老师,如果真拿上下级的身份说话,他估计也受不了那份约束。

    “这就是小杨同志吧。”马书纪示意我坐下。

    “马书纪,您好。”我这才跟着李教授坐在一旁。

    “老李已经把大概的事情给我说了一下,昨天你们卫生局的领导也过来了,我想听一听你是怎么说的。”马书纪刚坐下,就直接看向我问道。

    被马书纪盯着,我不由的坐直了身子,心底多少还有些紧张,慢慢的平息了一下心底的慌乱,很快就把事情的大概给讲述了一遍,当然私人恩怨的事情,马书纪没时间听,也没心思去过问,就没说。

    不过关于盛达制药是通过老婆那家公司,想要卖给市医院的事情,我没有隐瞒,有时候自污,也是一种坦诚。

    “市医院严格来说不属于政府部门,家属在外面做一些小生意,只要合理合法,也是无可厚非的,这个事情到时候你让卫生局那边自查一下,如果没问题,留个底,以后也没人会揪住不放。”马书纪点了点头提醒了一句。

    “是,马书纪。”我点了点头,马书纪这边没问题,也算是向组织报备了,以后这个问题也没人敢揪住不放,心底也稍稍安心了。

    “你刚刚说,还有账本的事?”马书纪问道。

    “有的,就是这个。”我急忙从包里掏出账本,双手递过去放到他面前的桌子上。

    “一家小小的药企,就能贿赂这么多的医疗人员,还牵涉到了警务系统,看来是我的失职啊。”马书纪自嘲的一笑,看了一眼李教授道:“不像我们那个年代了,经济发展越快,人心就变化越大。”

    “经济越活跃,越容易滋生犯罪,这是必然的事情,从另外一方面来说,也是对你成绩的一种肯定。”李教授笑着道。

    马书纪颔首一笑,自然没有当真,当然也知道这是一种社会发展的必然,否则也不会请李教授过来,进行经济改革的推进。

    “这个事情你来做吧,我会叮嘱公安部和纪检部以及卫生局那边全力配合你。”马书纪认真的翻看完之后,放下账本就看了一眼李教授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秘书走了进来,轻声道:“马书纪,北京那边的领导还有五分钟就到市政府了,和您约的时间,快到了。”

    前后就聊了十分钟不到,看来执掌这座城市,应对国内外的政事还是很忙的。

    “马书纪,那我们先走了。”李教授起身道。

    我也急忙起身,不过看李教授说走却是没有走,而是看向马书纪笑了笑。

    “你个老李,还是一股知识分子的脾气,想要就直接说。”马书纪笑了笑,亲自走到书柜前,从里面拿出了两条烟,走了过来道:“一个给你的,另外一个就给小杨同志吧,不过年轻人还是少抽点烟。”

    “多谢马书纪。”我心底一喜,一方面是马书纪的认可,另外一方面这烟可是有钱也买不到的,特供烟。

    “行了,事情办完,我们走吧。”李教授爽朗的一笑,转身就先走了。

    我跟着李教授出了书纪办公室,心底也小小的舒了一口气,一直走回李叔的办公室,这才放下心来,对着空调吹了吹,感觉后背都汗湿了。

    “李叔,好像马书纪也没多问什么。”我诧异道。

    “本来就没有什么事情,到了他那个层次,看的都是国家大事,政治动态的变化,这些事情只是走个过场,不过顺势拿条烟,还是不错的。”李教授一边拆开烟,一边示意我,把门给关上。

    我关门的时候,听到他最后一句话,差点没有跌倒,总感觉李叔喊我过去,就是拿烟的。

    “先说好,你的那条烟要分我五盒。”李教授不忘提醒道。

    “行。”我尴尬道。

    “年轻人少抽点烟,这是为你好。”李教授干咳了一声,好似为了掩饰刚刚的赤条条的话。

    “李叔您也少抽点烟,李琴可是一直叮嘱我,让我劝你少抽点烟的。”我小声道,又帮他倒了一杯水。

    “你是故意气我的吧。”李教授一怔,只吸了一口,就把烟头给摁灭了,挥了挥手道:“罢了,罢了,你的那条赶紧放包里,别让我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