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从老婆欺骗我说起 第六十章 见不得光
作者:酒白的小说      更新:2017-09-12
    “你回来了?”嫂子干涩一笑。

    “调派到哪里了。”我点了点头。

    “鼓楼区中心医院。”嫂子说道。

    “那不是……。”我猛的一楞,那不是她老公在的医院吗?如果到了那家医院,她岂不是一点自由都没有了。

    嫂子没说什么。低下头。

    “我找导师说一下。就说需要人手。先缓一阵子再说。”我想了想,于公于私都不想她去那家医院。

    “不用了,文件是院办下发的。已经到手了,何况只是借调过去几周的时间。那边医院在整改。需要一些人手,走的也是正常手续。宣传科就我们三个人。你是她的得力手下,只有我一个闲人,……何况咱们的事。你找她。不是火上浇油吗?”嫂子很冷静,到现在还不忘为自己着想。

    办公室安静了下来。

    “照顾好自己,我会尽量帮你。调过来的。”我皱了皱眉。

    “知道了,就是等你的。即然见到了,那我就走了。”嫂子嗯了一声。作势抱着箱子要走。

    “我送你吧,刚好出去洗车。”我帮她抱着箱子。朝着外面走出去,感觉这一次调配。如果没有大的变动,她一时半会是回不来的。或许她也知道这个缘由,所以才一直坐在这里等着见我最后一面。

    “那个视频用了吗?”嫂子在车里问道。

    “没用。”我摇了摇头。

    “今天晚上下班,我陪你去一趟万达,到时候再看情况。”嫂子好似知道我怕连累她才没用,就主动提议道,她想要趁着还有空,尽快帮自己把问题给解决了。

    “你现在……。”我有些于心不忍。

    “只是转过去帮忙几天,又不是不发工资,怕什么。”嫂子呵呵一笑,倒是不担心的样子。

    “嗯。”我点了点头,既然知道了是在三楼,自己也想去看看。

    我把她送到了鼓楼区中心医院的大门口,目送着她进去,总感觉像是把她推进了火坑里去一样。

    就在附近找了一家洗车店,把烟盒和一些小物件收了起来,副驾驶的前排储物柜里一打开,却发现一条女士的丝巾,起初没在意,毕竟这是女人的车。

    不过仔细一看像是老婆身上的,而楚雨柔几乎没见过她多打扮,更别说这种多余的丝巾。

    我苦笑一声,怪不得她让我把不该放的东西收起来。

    只是老婆,为什么把丝巾放进里面?

    我摇了摇头,多少知道一些了,看来老婆嘴上不说,心底也有一些小心思。

    “会不会这一次的调配,是楚雨柔操作的。”我证了一下,毕竟她已经接二连三的提醒自己,在工作场合不要掺杂私生活,特别是和嫂子的,这一次东西都放到她的车里了。

    她会不会误会,这是嫂子的。

    她这个性格的女人,可是宁愿疼的忍着,都不用嫂子的姨妈巾,岂会容得下,车里有其他女人的东西。

    我把丝巾塞进裤兜里,不安的在树荫下抽着烟,总感觉要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大概半个多小时之后,楚雨柔给我打过来电话,问我在哪里,让我回来的时候在医院大门口等她。

    我扔了烟头,走到洗车店也差不多快洗好了,给了钱就驱车赶回了医院,等到了医院门口的时候,看到她已经站在了门口的公交站牌,好似挺着急的样子。

    “怎么这么慢。”楚雨柔一上车皱眉道。

    “洗了个车,耽误了一下。”我解释道。

    “嗯,回家一趟。”楚雨柔嗯了一声道。

    我开车直接朝着陆家嘴的方向开去,因为刚十一点的关系,路上车不多,大概半个多小时就到了,原本以为她只是上楼拿什么东西。

    “下车吧。”楚雨柔愣了一下,看自己没下车。

    “东西很重吗?嗯,那我过去一趟。”我点了点头道。

    楚雨柔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直接上了电梯,我跟着她去了她家,她一回来就直接进了卧室。

    我走过去打开客厅的空调,刚坐在沙发上一会,就有敲门的,打开门一看是楼下保安,后面还跟着一个似是楼下超市的工作人员,推着满满一推车的东西。

    “先生,这是楚小姐购买的东西,您看对吗?”保安递过来一个清单。

    “嗯,是的,送进来吧。”我看了一眼上面留的手机号码,钱已经付。

    工作人员把推车里的东西一一摆放到桌子上,现场对照了一下,这才确认离开。

    我看了一眼桌子上,大多数是一些餐饮方面的素菜,不少都是荤素搭配好的半成品,还有一些饮料和啤酒等等日常用品。

    她倒是图省事,一次就买好了,而且还这么多。

    我看了一眼她家的冰箱,双开门足够大,就把东西一一摆放到了冰箱里,不大一会,她走了出来,换了一身简单的居家装,淡色略显宽松的裙子,不过穿在她高挑的身材上,依然曼妙,多姿。

    “不去医院了吗?”我愣了一下。

    “不去了,你不是会做饭吗?东西买好了,做顿饭。”楚雨柔看了我一眼交代道。

    “中午就是过来,做饭?”我有些诧异。

    “不行吗?”楚雨柔皱了皱眉冷声道。

    “行。”我点了点头,答应她的事还历历在目,不过只是做饭而已,就捋了捋袖子,到了厨房里忙活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