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箭魔〕〔农门辣妻:王爷来〕〔奋斗在洪武末年〕〔寒门贵子〕〔一胎俩宝,老婆大〕〔快穿之我家宿主是〕〔最强之军火商人〕〔绝对主角之灵傀〕〔无双〕〔重生日本写网文〕〔凰女之海棠无香〕〔快穿之完美女配逆〕〔汉天子〕〔李教授的首尔悠闲〕〔天下第九〕〔神探悍妻之老婆大〕〔都市超级医生〕〔汉兴〕〔陆先生,宠妻不要〕〔末世之深渊召唤师
爱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楚臣 第四百八十二章 参见
    ,精彩无弹窗免费!

    见张平在大殿里坐着,韩钧便站在殿门一侧恭侯,不忙着进去惊扰到太后。

    张平此时所呈禀的,正是今日延陵帝与诸参政大臣于政事堂召见思州、辰州过来的使者,询问思州民乱的情形。

    思州乃是僻远小州,刺史等位长期以来都受杨氏把持,州内人丁也就六七万众,暴发民乱,在很短时间内就聚集起三四千人,声势可以说是极大,稍有不慎,思州就有可能变天。

    更何况思州还紧挨着叙州。

    因而思州及辰州使者赶到京中,延佑帝得报,便第一时间召见了使者。

    不过,如何处置这事,诸参政大臣分歧很大。

    至少今天并没有讨论出什么结果来。

    现在除了张平到长春宫呈禀其事,延佑帝还遣使快马驰往舒州、润州等地,找李知诰、张瀚等大将问策。

    “参政大臣一个个都是人精,思州暴民都高喊等贵贱、耕者有其田,难道都还不敢将窗户捅破?”王婵儿坐在凤榻之上,声音慵懒又满是不屑的说道,“难道直说此事乃韩谦在背后指使怂恿,天就塌下来了?”

    “谭育良早年乃潭州密间,为韩谦驱逐出叙州,仇怨不浅,而谭育良往锦和劫狱,传信又是受被缚县狱的囚徒所邀,就目前来说,确实难说谭育良是受黔阳侯指使……”

    听张平说这话时的语气十分平静,韩钧都禁不住探头往大殿里看了一眼,心想有人说张平两度任监军使,与那竖子关系莫逆,没想到他说这话,却也不避嫌。

    王婵儿却也没有质问张平的意思,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得,你们一个个怕东怕西,我一个妇道人家也不好多说什么,但事情既然都已经发生,诸公都没有商议出一个定策来,是不是却也显得朝中无人啊?”

    韩钧琢磨着太后话里的意思,心想太后大概就是觉得张平主要不愿将事情搞大,却不是真蠢看不明白什么,或者就是替叙州说话。

    韩钧暗感参政诸公都是这个态度,父亲的处境要稍稍好些,要不是所有人都怒斥韩谦狼子野心,他父亲在政事堂跟着数落也不对,不跟数落也不对。

    “沈相是什么态度?”这时候坐在太后侧边的吕轻侠问道。

    “思州暴民,或剿或抚,沈相觉得关系不大,但广德府知府事的位子不能再悬而不定。”张平回答道。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说陛下得知思州民乱、召议群臣,是大提小作了?”王婵儿疑惑又略带不满的问道。

    “沈相到底是什么意思,张平不敢妄自揣测。”张平始终不掺合个人意见的说道。

    “好吧,我都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趁着天未黑,你赶紧回宫里伺候陛下吧。”王婵儿现在拿张平的态度有些没辙,挥了挥手将他打发,省得留在大殿看着碍眼。

    张平起身告退,走出大殿时看到韩钧,也只是微微颔首,领着守在殿门前的随行小厮,往长春宫外走去。

    韩钧这时候跨步走进大殿,看到吕轻侠、姚惜水、春十三娘都伺候在太后身边,上前行礼道:“韩钧见过太后,今后数日,乃韩钧与杜涛在班院当值,太后但请吩咐。”

    照着规矩,韩钧请过安,王婵儿应该关切的唠几句家常,询问城里发生的一些趣事,便要打发他到宫门外当值去,但王婵儿似乎当韩钧不存在似的,略带疑惑的问吕轻侠:“沈漾的态度很值得琢磨啊,你怎么看他的反应?”

    “张平此时一心贴着陛下,他的话未必尽如实情,我这便要找人验证一下,才能揣测他的意图。”吕轻侠说道。

    “那你们便快去打听打听去吧。”王婵儿似乎更关切国事,要吕轻侠、姚惜水、春十三娘赶紧去打听更详细的情形。

    吕轻侠、姚惜水、春十三娘三人起身告退,韩钧上前也告退道:“微臣也不打扰太后休息了。”

    王婵儿敛去公事公办的脸色,皓腕托着香腮,支撑在御案前望过来,先不说话,待吕轻侠她们跨出殿门,美眸翻转,如春光流泄,低声嗔道:“你是不是这几天在外面风流快活狠了,这便要躲着我走?”

    要不是吕轻侠、姚惜水才出大殿,还没有走远,她便要迫不及待的爬过御案,坐到韩钧这冤家身上去了。

    “微臣心思都在太后身上,其他女子与太后相比,如萤火辉月,真是要强塞过来,也是味如爵蜡。”大殿门扉未闭,宫侍经过能看到大殿内的情形,韩钧只能踞坐到御案前,隔着御案跟王婵儿说话。

    下一刻便见一只未着罗袜的玉足从案下伸过来,探入甲禁之内,顿叫他的胯下如擎天之柱勃勃怒撑起来,韩钧伸手轻握那香腻玉足,轻问道:“太后现在信微臣了?”

    “算你识趣。”王婵儿媚然一笑,脚也不收回来,只是抵在那里便觉得十分欢喜,美眸里都似要有水流水出来,而别处则已春水盈盈将满……

    …………

    …………

    “太后现在越来越肆无忌惮了,我们都还在大殿里,她就恨不得跨韩钧身上去,”春十三娘撇撇嘴,说道,“亏得我们住到长春宫来,要是在皇城里,到处都是缙云司的耳目,非出大乱子不可——真是要找机会提醒太后收敛一些了。”

    事情秘而不宣,才是她们手里所掌握的筹码,一旦败露出去,她们都难以控制势态的发展。

    “沈漾为何说思州事小,要先定下广德知府事的人选?”姚惜水没有接春十三娘的话茬,也不愿讨论王婵儿与韩钧的事情,头也不回的跟着吕轻侠、春十三娘继续往宫门外走去,心思仍然在今日政事堂诸公与延佑帝对思州之事的争论上。

    吕轻侠微蹙着眉头,眼角露出深深的鱼尾纹,半晌没有回答姚惜水的问话。

    姚惜水继续猜测说道:“或许沈漾单纯觉得韩谦即便将思州吞并过去,也不过增加三五万人丁以及一片荒芜之地,也没有什么大碍。相比较之下,广德府近在京畿之侧,三县又有高达三十万人丁,出乱子则会伤大楚的元气吧?又或者沈漾的想法更直接一些,现在既然知道韩谦有吞并思州的野心,广德府在这时候更不能出什么乱子……”

    “韩谦乃是狼子野心之徒不假,你的猜测也是合理,但我总觉得不那么对劲。”吕轻侠这时候与姚惜水、春十三娘走出宫门,沉吟着说道。

    春十三娘插话说道:“照惜水的猜测,韩谦待广德府乱事先起、朝廷无暇兼顾太多时,再取思州不是更合理一些?”

    “广德府若乱,牵连极广,韩谦算计再深,也极可能会为梁国做嫁衣,”姚惜水说道,“或许太后这边,也应该在这事上支持沈漾。”

    大哥已经成功取替杜崇韬主持对寿州叛军的进剿,姚惜水也不希望广德府生乱,至少这时候不希望。

    不然的话,没有一个稳定的后方提供兵员及物资,大哥怎么可能取得对寿州叛军的作战胜利?更不要说寿州之侧,还有心怀叵测的楚州,北面还有平息内乱后、国力正迅速恢复的梁国。

    当然,之前因刺杀案而导致广德府形势斗转直下,是杨元溥以及几乎所有世家宗阀都在背后推波助澜,仅沈漾、杨恩极少数人想广德府安定,她们实际也没有可能改变什么。

    现在形势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姚惜水便觉得她们是时候让太后在这件事上表一下态了,她相信有些在广德府搞事的人,这时候也应该要有些耐心,先等思州的形势平静下来再说。

    这也应该能为大哥争取到更多的时间。

    “话是这么说,但也不能叫韩谦吞并思州的意图得逞,却不知道政事堂那一群老狐狸,会做出怎样的应对?”春十三娘略带疑惑的说道,“直接调辰州或邵州的兵马,进入思州助剿吗?”

    “邵州兵马要应对撤守永州的叛军,调不出多少人马出来,而杨元溥真要调邵州兵马去思州,还不如宣布叙州谋逆呢。

    “邵州兵马不动,但辰州、业州、思州的兵马加起来,都未必能钳制住叙州啊,”姚惜水说道,“要是辰州番营精锐尽出,韩谦有机会全歼辰州番营精锐,未必不会狠心撕破脸啊!”

    仅一个思州,韩谦或许不敢轻易撕破脸,但有机会同时吞并辰州、业州、思州,朝廷想要进剿叙州,没有辰州番营在内线接应,就会变得相当艰险,姚惜水觉得韩谦未必不会铤而走险去搏一把。

    不管怎么说,从更保稳的角度看,邵州没有多少兵马可调,辰州番营更要守住辰阳这个关键节点不落入韩谦之手。

    要不然的话,韩谦只要分兵守辰阳及巫口寨,便能堵住朝廷大军进剿的通道。

    “军国之事,知诰他们更擅长一些,”吕轻侠跟姚惜水说道,“你亲自往舒州走一趟,看知诰对钳制韩谦吞并思州之事有什么看法!知诰要有什么想法,我们这边才能配合着行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庶夫套路深〕〔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从天帝开始〕〔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第一序列〕〔蓝梦冰封之心〕〔浪迹武侠世界的小〕〔军门小娇妻:慕阎〕〔近战狂兵〕〔寒门祸害〕〔神医狂妻:国师大〕〔重生之修罗归来〕〔绝世妖僧〕〔剑骨〕〔醉卧河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