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机甲大师〕〔天降横财〕〔超级精灵之龙一〕〔无限气运主宰〕〔山沟皇帝〕〔蒸汽朋克下的神秘〕〔霸占诸天〕〔女总裁的逍遥兵王〕〔极品全能学生〕〔修真从武侠开始〕〔拜见教主大人〕〔相思入梦恨别离〕〔偏宠替嫁小娇妻〕〔超级至尊兵王〕〔邪君的第一宠妃〕〔灵鼎山人传〕〔透视小邪医〕〔至尊剑皇〕〔美女总裁的龙血保〕〔最强兵王
爱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楚臣 第四百七十五章 怒火
    “啪!”

    一方砚台摔在庭前的石铺地上,砸了一个粉碎。 .kshu.la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众人皆是一惊,雀鸦无声的看着面色铁青的韩谦站在廊下,他们没想到接到信报之后,韩谦会如此的盛怒难遏。

    “我父亲身遭惨刑,心里却想着战火之下生灵涂炭,我千辛万苦,不惜以身犯险,只为避免战火席卷太广,他们一个个可好,唾手夺得天下,不念我一点点好便也罢了,却煽风点火无所不用其及,难道真不怕大火熊熊烧起,只会将他们自己烧得片甲不留、烧得都成灰烬吗?”

    韩谦越想越恨,越想越怒,摔了一方砚方远不解恨,猛的将廊下摆着习字的桌案踹下台阶。

    “好好的桌子,也没有碍着你,你朝它发这么大火做什么?”赵庭儿柔声劝韩谦莫要为金陵发生的诸多事,发这么大的脾气,“或许是有人想搅浑水,但金陵那么多王公大臣,不可能一个个都不知轻重缓急——沈漾、杨恩不是极力主张薛若谷顶替尚文盛去主持广德府吗,不就是怕有人在广德府搞出些乱子吗?”

    “仅沈漾、杨恩、薛若谷三五人知道轻重缓急管个屁用——朝堂之上郑榆、杨致堂、李普、郑畅、张潮、黄化、富陌、韩道铭、韩道昌这些人,州县之内卫甄、富耿文之流,有一个算一个,哪一个不是聪明人,但十多二十万底层妇孺在他们眼里算什么?要是这些妇孺不甘愿成为任他们践踏、揉捏的贱民贱种,他们哪个不是恨而除之后快?”

    韩谦气得手都微微发抖,说道,

    “上百叛奴,有大半是不良于行的老弱妇孺,他们逃跑时都经过哪些地方,最终逃往哪里,不要说职方司及缙云司都有眼线盯着广德府了,溧水、南陵、郎溪、宣城等县那么多的衙役耳目都瞎了眼,能看不出一点蛛丝马迹?最后含含糊糊的说可能逃往广德府,不就是嫌广德府的水不够浑吗?不就是想着将广德府搅得鸡飞蛋打、然后找借口将广德府彻彻底底的拆散掉、抹除掉,才觉得痛快吗,才觉得不那么碍眼吗?这些蠢货不就是想着金陵驻有重兵,不就是有恃无恐、自以为是想着广德府即便掀起民乱,也有把握扑灭吗?”

    “有些人的目的,是想搅得广德府掀起民乱?”高绍见韩谦猜测势态会严重到这一地方,也是震惊问道。

    “陛下或许也想着顺水推舟,在广德府掀起些波澜,但不至于愿意看到广德府掀起大乱,我想陛下的算计,应该会在关键时候出手,遏制住恶化的势头,并借此打压宗阀一派在朝中的势力。”冯缭说道。

    冯缭多多少少能理解韩谦此时的气急败坏,并不是他自己受到猜忌、针对,而是担忧广德府大乱后,江南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局势又起战火,到时候又是数十万人死伤,使得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大势又变得一踏湖涂——这将使得他父子二人以身犯险甚至为此付出性命的努力,都化为灰烬。

    “那竖子有什么资格玩阳谋?”韩谦这时候也是气糊涂了,同时对杨元溥也是失望透顶,说道,“我留下这么好的筹码给他,他不敢接,却满心想着我有没有在广德府做什么手脚。别人推着尚文盛去广德府,想要搞事情,他默许之,不就是也想看尚文盛在广德府搞些事情,好让他看清楚我到底有没有搞手脚吗?他凭什么认为能恰到好处的控制住广德府的势态发展?他但凡知道一点轻重缓急,即便心里再想除我而后快,也不应该这时候在广德府玩火。这把火烧起来,他知道有多少人巴望这把火会越烧越旺,他知道有多少人到时候会摁住他的手,不让他去灭火?”

    “这事怨我想得太简单,当时就想着掩饰韩东虎擅自出走一事,没想到那么多人巴望着将叙州牵扯进去,”冯翊颇为后悔的说道,“要是当时索性将韩东虎出走一事捅破,倒不至于让他们找到借题发挥的机会。”

    “这事跟你不没有关系,树欲静而风不止啊,”韩谦长吐着气,一屁股坐|台阶上,说道,“所有人都一心想搞出事情,搅浑水,我们怎么避都避不了——”

    “要不我亲自去一趟金陵,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冯缭问道。

    韩谦差不多将所有人手都从金陵收回来,目前他们也只能借助州县所设的驿传以及路经叙州的商旅搜集必要的一些信息。

    冯缭心想着与其在叙州无端猜测,不如再派人手过去,以便随时能掌握广德府及金陵的动静。

    “那个尚家老仆,应该知晓一些详情,却被卫甄用刑害死,我们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无济于事。”韩谦摇了摇头说道,这时候他越发看清楚世家宗阀的顽固跟愚蠢。

    世家宗阀并不是没有聪明人,有时候恰恰聪明人太多,太看得清自己的利益得失,却越发的顽固而愚蠢。

    韩谦也不认为冯缭这时候亲自过去能有什么用。

    主要是当世信息传递效率太慢了。

    即便叙州有人手潜伏在金陵及广德府,想要将消息传回到叙州,也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韩谦之前也不愿意将叙州有限的资源,消耗在组建一个庞大而相对高效的情报网上,成本太高。

    现在冯缭赶去金陵,等调查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再传信回叙州,叙州到那时候再做相应的处置,黄花菜不早就凉透、凉彻底了?

    韩谦走下台阶,将他刚才踹下去的桌案扶起来,亏得条案是檀木打造,结实得很,没有被踹散架。

    冯缭、高绍、洗寻樵他们要过来帮忙,韩谦不让,说道:“我自己拉的屎,自己擦屁股。”

    冯缭、高绍、洗寻樵尴尬的笑笑,拢手站在一旁,看赵庭儿、奚荏二女走过去帮韩谦将没有摔坏的笔筒、镇纸、印符等物捡起来。

    “老郭,你想到什么主意?”冯翊看郭荣伸手虚捻着并不存在的胡须,顶了顶他的腰,小声问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都还不清楚,哪里能有应对之策?”郭荣说道。

    韩谦将条案搬回到廊下,将朝廷经驿道驿站公开传阅州县的邸抄重新摊开,想要从中解读出更隐蔽的消息。

    这时候一名侍卫走进院子里来禀告道:“骑营校尉韩豹求见大人。”

    “他过来做什么?”冯翊疑惑的问道。

    韩东虎擅自出走一事,冯翊、韩东他们回来后,韩谦当时也只能暂时搁置起来不处理,对其弟韩豹在骑营任职更是没有什么影响,一切照旧。

    虽说现在形势是有了新的变化,但他们也才看到最新的邸报,韩豹应该什么都不知道才对啊?

    “让他进来吧。”韩谦示意侍卫将韩豹带进来。

    此时的韩豹也不再在愣头愣脑的乡下青年,到叙州后接受为期长达四个月的专班学习,才刚刚重新回骑营任队率,此时的他身穿铠甲、腰执佩刀,人长得魁梧健硕,自信而英气勃勃。

    看到院子里这么多人,韩豹也只是微微一怔,继而上前来禀道:“骑营韩豹参见大人——昨日我娘与小妹住家里,有人从门外塞进来一封信,我想着大人应该知晓……”

    “韩东虎这孙子有脸回叙州了?”冯翊好奇的问道,“他人都逃回来了,怎么却没胆露脸,我又打过他?”

    韩谦接过信看过片晌,又递给冯翊他们传阅。

    冯翊看过信这才知道韩东虎并没有回来,而是托其他人将信捎回叙州,至于其人是谁也没有露面,将信塞到韩家宅子里人就跑了,应该也是从尚家逃出去的一名家兵。

    冯缭深感棘手的蹙眉说道:“果然是太多人拼命的将风吹向广德府!”

    韩东虎派人送回的信里,写下他所知道的有关刺杀案一切细节以及他所能看到、想到的疑点。

    这也叫叙州之前的诸多猜测都差不多得到验证,也能据信猜测深处更汹涌的波澜与杀机,但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无计可施。

    “是不是将田城他们都召过来商议对策?”高绍问道。

    田城、赵无忌、周处、林海峥、赵启等人都分掌诸县事或领兵分驻芷江、渠阳、黔阳等地,目前仅冯缭、高绍、洗寻樵、冯翊等人留在辰中县协助韩谦处理州衙事务。

    “派人将这事情通禀他们就行,人未必都要赶过来。”韩谦说道,不觉得大家凑到一起大眼瞪小眼能有什么帮助。

    眼下最为痛苦的,就是明知道广德府正酝酿着极大的危机,但他真要直接派人去干涉,很可能会叫局面变得更糟糕。

    然而,即便仅仅曾并肩作战过,即便他只是曾经给广德府的妇孺以承诺,都不能眼睁睁看着广德府当前的危机最终演变成难以遏制的民乱,叫那些人找到借口进行血腥镇压。

    即便不管十数二十万妇孺的性命,广德府掀起民乱,最终被镇压下去,也会叫江淮大地元气大伤,使得他父亲与他的努力最终化为灰烬。

    只是,他现在应该做什么,又能做什么?

    见韩谦一屁股坐在台阶上,冯翊小声问他哥:“是不是可以派人去找韩东虎?祸端是这孙子惹起来的,现在他与苏烈等人又确实在一起……”

    冯缭见韩谦都没有抬头看过来,便知道韩谦不认可这种做法,想想也是,他们即便派人联络上韩东虎又能做什么?

    韩东虎能派人送信回来说明发生的一切,也算是念头叙州对他的恩情了,但不能指望太多。

    难不成叙州此时还能命令韩东虎以及那么多的尚氏叛奴,带着上百口家小去投案?让他们心甘情愿用上百颗头颅换广德府危机解除?

    冯缭与高绍、洗寻樵、冯翊、奚荏站在一旁小声商议,但商议来商议去,发现他们能想到的办法,都未必能控制住势态恶化。

    所谓鞭长莫及,莫过如此。

    “侯爷其实有一策可用,只是侯爷没有下定决心而已!”即便在加入叙州之后,与其他人都会保持一定距离、并不怎么密切交往的郭荣,这时候站在一旁说道。

    听他这么说,其他人都转过头来,不明白郭荣说的是什么意思。

    韩谦抬头看了郭荣一眼,拍拍屁股站起来,其他人都满眼疑问的看过来,都猜不透还有什么计策能用。

    “容我想想。”韩谦迟疑了好久,却还是难下决定,示意他人都先回去,他有些事还需要更深层次的权衡利弊。

    接着韩谦便走进屋里,不再理会众人。

    “郭大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这时候还跟我们打什么哑谜啊?”冯翊不像冯缭、高绍、洗寻樵他们那么矜持,他有些忌惮韩谦,但直接揪住郭荣没有一丁点的心理压力,追问道。

    “陛下与朝堂之上那一个个老谋深算的大臣们,不就是担心侯爷在广德府做了什么手脚,才千方百计的想着搞些事情去打草惊蛇,甚至不惜掀起民乱吗?”郭荣站在庭前,说道,“倘若侯爷能叫他们认识到广德府一旦真掀起什么民乱,最终只会叫侯爷及叙州得利,陛下及诸多大臣,态度必然就会有所转变……”

    “关键是咱们也没有做什么手脚啊,怎么叫他们认识到后果对叙州有利?”冯翊不满的说道,“再说了,他们搞出这些事,不就是想找到叙州在广德府做手脚的把柄吗——你这算是出的什么主意啊?”

    金陵战事过去没多久,韩谦在广德府的影响力是毋庸置疑的,真要派大批人手潜回广德军想要搞事情,绝对能搞出事情。

    除了世家宗阀固有的仇视外,这恰恰是延佑帝及诸多像郑榆、郑畅、杨致堂等精明人物对广德府最忧惧的地方。

    这可以说是广德府不彻底拆散就解不开的一个死结。

    目前禁军及侍卫亲军兵强马壮,叙州真要承认在广德府有做手脚,并给抓到真凭实据,驻守金陵的十数万兵马难不成是吃素的?

    杨致堂、郑榆等人再忌惮叙州,就算镇压广德府会再次挫伤大楚的元气,会拖延清剿寿州的进程,但他们也必然会优先解决腹心之患的。

    退一步万来说,即便广德府烧起的大火,延佑帝及杨致堂、郑榆、张潮等人灭不掉,致使江淮大地再次陷入战火纷飞、弥漫的混乱之中,最终也只会失此时已经平息博王之乱的梁军得利。

    叙州还是太弱小、太偏僻了,至少在这时没有乱而取之的机会。

    江淮真要不稳定,杨元溥也只会更加加强对湖南诸州的控制,加强对叙州的限制。

    冯翊、冯缭他们可不像韩道勋等人,有那么拯万民于水火的崇高执着理念,就是因为看不到有乱而取之的可能,他们才头痛。

    要不然的话,他们才懒得管那么多。

    “我知道郭大人意思了,”冯缭这时候恍然明白过来,看向走进屋里、略显孤寂的韩谦背影,朗声说道,“郭大人所说之计,或许可行!”

    “叙州与金陵相距太远,真要有什么风吹草动传往金陵,也是两三个月之后了,那时广德府多半已经乱了。”韩谦这一刻也是深感进退维谷,难以决定是否接受郭荣、冯缭二人的建议。

    “不管时间赶不赶得及,但叙州当有獠牙。”冯缭坚决的劝谏道。

    “你们都出去。”冯翊猜不透韩谦跟郭荣及他哥到底打起哑谜,心里实在难在,先着韩豹、韩东及其他级别不够参与机密的侍随人员先出去。

    冯缭看了洗寻樵一眼,跟冯翊说道:“你、熙荣以及司户参军也暂时先回避一下。”

    冯翊急着要朝他哥瞪眼。

    “寻樵进来议事无碍。”韩谦这时候在屋里说道。

    洗寻樵这一刻想明白郭荣、冯缭与韩谦所议之策是指什么。

    冯缭刚才希望他暂时回避,并不是他级别不够,而是他作为土籍大姓子弟的身份敏感!

    不管在谁的心底,这种身份上的敏感烙印,不可能因为这三四年推行的土客合籍新政就这么快彻底消弥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庶夫套路深〕〔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从天帝开始〕〔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第一序列〕〔蓝梦冰封之心〕〔浪迹武侠世界的小〕〔军门小娇妻:慕阎〕〔近战狂兵〕〔寒门祸害〕〔神医狂妻:国师大〕〔重生之修罗归来〕〔绝世妖僧〕〔剑骨〕〔都市之娱乐圈太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