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箭魔〕〔农门辣妻:王爷来〕〔奋斗在洪武末年〕〔寒门贵子〕〔一胎俩宝,老婆大〕〔快穿之我家宿主是〕〔最强之军火商人〕〔绝对主角之灵傀〕〔无双〕〔重生日本写网文〕〔凰女之海棠无香〕〔快穿之完美女配逆〕〔汉天子〕〔李教授的首尔悠闲〕〔天下第九〕〔神探悍妻之老婆大〕〔都市超级医生〕〔汉兴〕〔陆先生,宠妻不要〕〔末世之深渊召唤师
爱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楚臣 第五百五十四章 绝户计
    “怎么可能?”韩道铭下意识觉得韩谦是在胡说八道、危言耸听,他韩家怎么可能有人犯下淫|乱宫|闱之祸事,谁会糊涂到这一步,难道府里的俊僮美侍还不够玩的吧?

    “你怎么可能知道?”韩钧却无视父亲、叔父看韩谦将信将疑的神色,他仿佛被雷劈中一般,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压得椅腿吱呀作响,差点直接将椅腿崩断掉,难以置信的盯住韩谦,没想到韩谦竟然会知道这样的秘密。

    韩钧这一问,便仿佛一块巨石,猛然砸中韩道铭、韩道昌、韩端以及陈致庸的心湖。

    他们目瞪口呆着的盯住韩钧,韩道铭恨不得端起椅子,兜头兜脑的朝他头上砸过去。

    他们这一刻也都明白过来,韩钧淫|乱的不是杨元溥的后宫,而是太后,难怪他调离长春宫守值之前有一段时间魂不守舍。

    不仅淫|乱其事,还生下孽子?!

    太后有段日子称病久居长寿宫不见外臣,只是因为有孕在身?

    韩道铭、韩道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副被雷劈中的样子,一时间难以消化这么惊人的消息,恨不得直接将韩钧砸死、毁尸灭迹,当这件事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韩端一直羡慕韩钧能在太后跟前当差,没想到韩钧跟太后的关系深入他以往都不敢想象的地步,脑袋有些卡壳的问韩谦:

    “倘若太后能顺利掌权,太后总不可能以此事胁迫你回叙州吧?”

    “……”

    韩谦扫了韩端一眼,视线又朝韩道铭、韩道昌二人看去,见他们脸色没有因为韩端突然问出的这个问题而有所缓解,心想他们对朝中斗争的复杂性跟残酷性多少还是有些清醒认识了,但他也不想韩钧、韩端、陈致庸他们这时候抱有什么幻想,要将他们心底最后的防线都彻底的摧毁掉,叹气说道,

    “太后要真能掌权,自然不会逼我回叙州,说不定还会重用我,但吕轻侠与李知诰想我回叙州,我却不敢轻举妄动。”

    “你是说太后实质是吕轻侠、李知诰所控制的傀儡?”韩端惊问道。

    “唉,”

    韩谦拉了一把椅子,多少显得有些心思憔悴的坐下来徐徐说道,

    “信昌侯府及晚红楼与前朝神陵司的关系,你们或许有所耳闻,却未必知道更多的内幕曲折。天佑十二年时,我、冯翊、孔熙荣与李普之子李冲,同时选为陛下身边的侍读,那时便已卷入他们的阴谋之中了,我当时差点死于姚惜水的毒酒之下,所以也知道得更多的一些。这些年来吕轻侠、李普所图所谋,都是确保太后及陛下成为受他们控制的傀儡,达到他们不为外人所知的图谋,但好在陛下、太后并不甘愿沦为受他人操控的傀儡,形势还算勉强太坏。此外,在荆襄战事以及削藩战事之中,陛下又得沈漾、郑晖、郭亮、周惮、陈景舟等人真心辅佐,而郑榆、郑畅、张潮、张瀚等人也只是暂时借助太后巩固各自的权势,与吕轻侠他们没有长期媾和的基础。我这才能找到机会,几次挫败他们的阴谋,使得陛下一直不受他们的控制,甚至叫李普与吕轻侠彼此生隙,不再成为一体。吕轻侠也一度收敛野心,劝太后放弃干政,叫陛下看似掌握大权,但我还疏忽了,没想到吕轻侠这些人一辈子都在玩阴谋,他们怎么可能甘心失败?一是我没有想到陛下在他们的教唆下,早就失去对我的信任;二是我没有想到李知诰会是吕轻侠的人,李知诰这些年却先骗得李普的信任,之后又骗得陛下的信任,这时候已经成功的将淮西兵权尽握其手。另外还有一个,就是我没有想到他们见无法控制我,却转头在韩钧身上做文章,而且这还是他们的一石多鸟之计——我得到的消息时,太后已在长春宫秘密生子,而所养之子也已经被吕轻侠秘密转移出去,不知所踪,长春宫里仅仅传出一道消息说是有宫女与一名普通侍卫苟合被杖毙……”

    韩端、陈致庸有些难以置信的朝韩道铭看过去,他们所处的层次还不够,所接触到的信息源还很有限,听韩谦所言,如听天书夜谭,难辨真假。

    韩道铭仿佛被重锤狠狠的砸中,脸色灰败的坐在那里,他作为太后一系的大臣,对太后身边的很多事情都看在眼里。

    而韩钧与太后苟合这么久,都没有半点风声传出来,甚至在太后有身孕期间还偶尔接见外臣,都没有露出半点破绽,这说明要么太后身边的人都是太后的嫡系亲信,要么完全是吕轻侠的人早就控制住太后身边的一切。

    韩道昌愣坐在那里,已经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只感到丝丝寒意从骨髓深处透上来。

    “所养之子既然已经被转移出去,这种事是不是便说不清道不明?”韩端张了半天嘴,还是抱有一线希望与幻想的迟疑问道。

    “这种事哪里需要真凭实据?他们想借陛下的手杀我们,只要确保陛下相信有这事便行,”韩谦苦涩的说道,“而韩钧这段时间不敢到长春宫露面,太后说不定心里早已生怨恨,而太后想着挣扎他们的控制,想要毁灭证据,会不会先想到拿我们韩府下手?总之这么大的把柄,被她们抓在手里,她们有太多的玩法了,主动权也尽在她们的手里——你们现在就回金陵去,我等会儿会演一出戏给外人看,大伯、二伯你们不要怪我态度会显得太粗暴!我回叙州后,你们也尽可能不要跟吕轻侠她们起冲突,想来她们不到山穷水尽之时,也不会轻易拿这事相要挟……”

    韩谦示意冯缭将厅里案上的花瓶摆饰,拿两只过来给他,准备砸一砸。

    “你也说了,她们不到山穷水尽之时,不会用这事相胁迫,而我们既然已知这事,有了防备,也不会完全没有反抗之力。”韩道铭稍敛震惊的神色,沉声说道。

    “我韩谦从来都不甘受制于人,战后他们即便不拿这事相胁迫,我也会回叙州去。我在叙州自是逍遥快活,我固无大志,但手下三千精锐儿郎,守沅江绰绰有余,何苦留在这里时时担忧颈背叫人拿把利刃抵着?”韩谦说道。

    “你要怎么才愿意留下来,有韩家倾力相助,又有你妹妹在宫中陪伴陛下身侧,难道眼下不是你权倾朝野、重为帝师的机会吗?”韩道铭狐疑的盯住韩谦问道。

    “权倾朝野,是满面风光,但试问千古以来,有多少身负污名的权臣,能得好死的?”

    韩谦摇了摇头,对韩道铭的话完全无动于衷,说道,

    “我留下来要是能老实一点还好,而我真有权倾朝野的野心,一旦被吕轻侠他们视为必须要拨除的威胁,她们必定会刺激陛下灭我韩家——这也是我为何责怪冯缭没有思虑周全就领大伯你们渡江的缘故啊,一个分裂的韩家才是他们希望所见。大伯你们真要是倾力助我,他们很可能熬过这次危机后便不会容下我们。难不成我们还有机会到陛下跟前辨解这一切皆是吕轻侠恶意诬蔑?吕轻侠都五十多了,算她能活到七十岁,我到时候也不过四十岁出头,我有的时间,何苦跟她们争一时义气?”

    “这事倒不是不能反过来给吕轻侠他们埋一个陷阱?”冯缭在一旁说道。

    “你擅作主张还不够坏事,轮得到你乱出什么主意?”韩谦瞪了冯缭一眼,叫他闭嘴。

    接下来韩谦自己走到靠墙的供案前,抓起两只花瓶狠狠砸向梁柱,又朝韩道铭拱拱手,说道:“大伯、二伯你们等会儿走的时候,记得脸色要难看一些!我先出去了!”

    冯缭心里却是好笑,心想难道韩道铭他们这时的脸色还不够难看啊?

    看着韩谦“气急败坏”的走出院子,但是韩道铭怎么可能就此一走了之?

    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他们向吕轻侠她们忍气吞声就能熬过去了,现在满城君臣都看到他们渡江过来,韩谦一旦重返叙州,所有的猜忌都会落到他们头上。

    到时候都不用吕轻侠出手,便会有无数的明枪暗箭朝他们身上扎过来,更不要说太后生子一事,将始终是一柄利刃悬在他们的脖子之上。

    过了许久,韩道昌还抬起来头,跟老大韩道铭说道:“冯缭说的不错,我们不是不能反过来给吕轻侠他们挖一个陷阱,但只是要委屈一下韩钧了……”

    “什么陷阱,委屈我什么?”韩钧不解的问道。

    “……”韩道铭蹙紧眉头,看着庭中的残花败叶,久久无法决定。

    “倘若钧儿是天阉,又暗中叫陛下知晓此事,吕轻侠他日倘若敢用此计陷害我们,则定能叫她们弄巧成拙。钧儿已有两子一女传宗接代,我们便暗中对外说这都是领养回来掩饰钧儿隐疾的,此计则能天衣无缝。”韩道昌劝他大哥说道。

    “什么!”韩钧如遭雷击,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们想到是这样的绝户计,要将他给废了,然后谎称他是天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庶夫套路深〕〔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从天帝开始〕〔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第一序列〕〔蓝梦冰封之心〕〔浪迹武侠世界的小〕〔军门小娇妻:慕阎〕〔近战狂兵〕〔寒门祸害〕〔神医狂妻:国师大〕〔重生之修罗归来〕〔绝世妖僧〕〔剑骨〕〔醉卧河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