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小天师:仙君,别跑呀 第436章 上焚魂鼎
作者:落彤的小说      更新:2018-04-03
    与他感受相似的还有师傅长老包括六位掌门,而之下修为的弟子被元老随意散发的威压抑得各各面色惨白鬓角汗迹苦苦撑着。

    “回禀目稽元老,下面的尸首是大长老的爱徒清风,跪着的孩子是徒儿的弟子闲染,五长老的弟子云阳看见闲染杀了清风。

    先前大殿喧哗是在查实真凶,据目击者云阳所言,闲染杀人缘由是为抢清风手里的上品宝器。毕竟是徒儿的唯一弟子,朝岚只观不审。”师傅扬手,有人抱出那上品宝器。

    “恳请目稽元老主持公道,闲染杀人夺宝是人赃并获的事,就连先前掌门查看证人的记忆也是有闲染杀了我徒弟的画面,可这孽徒就是不承认,就连掌门还继续信他!”大长老面色紧绷,换了个人坐在高位,他不敢和之前一样无理说话,但话中师傅包庇弟子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其余六位掌门听到发生的小事都是一副失望,但也默默接耳交传轻声议论。

    大殿众徒全望着老者等待对方的下句话。

    “昆仑掌门——”老者握着上品宝器看了一番才唤人。

    “元老有何指教?”

    “你打理昆仑的事务可没修行上心啊!”语气很轻,言辞颇重。

    “朝岚知错。”师傅被训的面色窘迫。

    “不敢管还是懒得管,不想管就该换能干者上!”目稽云老话越说越重,除了师傅之外,旁人嘴角笑容越发的浓。

    这位突然出现的元老让他重新审视不要轻举妄动。他肯定是打不过对方,而身边对坐的两宗四派的掌门他觉得出现的时机未免太巧,太快。

    “朝岚愧对昆仑祖训。”师傅只有认错,要不是‘凶手’是他的徒弟,何必闹的如此丢人现眼的地步。

    他突然萌生了对不起师傅的念头,如果他这五年他不掩天赋,不让世人觉得他会妒忌他人宝器,这种指责就不会存在,更不会让昆仑的弟子如此信以为真。

    想起师叔那句你是师徒两人,五位长老均分昆仑万众。

    如果这五位长老与两宗四派的掌门站在一面,他师傅的掌门之位真的只是虚名悬坐。

    许多事,你设想远没有亲眼感受来的猛烈真实。他不求掌门之位,但看着师傅脸上的难堪之色,这养育自己十年的‘父’,他有义务护他尊严!

    “老身难得回来一趟,处理了这徒孙纠葛,倒是可以帮你昆仑掌门挑个能管事的人分担繁务。可不能让昆仑当成笑话。”

    “悉听元老之言。”师傅不拒绝。

    目稽元老这话一出,大殿哗然。

    各有机会的五位长老,眼中的笑意已经藏不住。

    而六位掌门却面色铁青,神色他觉得是嫉妒,对昆仑的嫉妒。

    当时他的想法是老者这样的人物选出的人不凡,旁宗旁派才会妒心。

    之后是先前一方命案夺宝的重复阐述。

    他望着空中那幕被目稽元老抽出的证人记忆画面,只知道对方的修为是他望尘莫及的境界,所有的一切超凡,对方只需挥手就可完成,轻松得世间一切对老者都是信手拈来。

    ahref/oo/16125/gt;

    “这份记忆是真的。”目稽元老挥手将云阳的魂忆归位,“带他下去休息。”

    朦脓睁眼的云阳迅速被人带走。

    “孽徒闲染,你再继续狡辩啊!”有了目稽元老的确定,大长老更是兴奋。

    “我没杀人!”他本以为元老可以还他清白,他死死盯着五长老闲云野鹤面具下那份得逞松笑,对方制造的假证据大殿上众人亲眼所见,还有元老加持证据不假,他不能慌,他干脆站起身,无罪的他凭什么继续跪着。

    “闲染跪下!”师傅神色剧变厉声呵斥。

    “我无罪。”他承受威压,直视目稽元老。

    “你是认为老身在说谎?”元老居高临下俯视着他,浑厚凌冽的威压卷起风刃,吹得他的肌肤划破,浮现无数细微的割伤。每个字直击他的心脏,连着五脏都一起俱疼。但他就是站着,绝不倒下。

    “有没有说谎徒孙不敢妄言,但那份记忆中的凶手绝不是我闲染本人。”

    “空口虚言,那可是上品宝器谁不羡慕。”元老收起针对自己的威压,说着的时候还扫了一眼那看戏的六位掌门。

    “徒孙就不羡慕!”不就是一块废铁剑。

    “老身只说最后一遍,空口虚言就是枉然。”目稽元老身姿向后慵坐,不想再和他废话。

    “来人上焚魂鼎,以命抵命。”大长老握拳目光如锥。

    “你敢——!”师傅拍案起身,满目痛苦挣扎。

    大长老的囚仙绳凌空朝他飞来,他飞身,五位长老不知是忍了多久先封出口,再合力抓住自己。

    “闲染跪下!”师傅站着不能动,他出手帮了自己昆仑就真是个笑话。

    五位长老齐力时,大长老下手最重,反而是五长老近乎没有出手,还在装是吧,他宁可挨其余长老的掌风,也抓着五长老不放。

    “还不停手?”目稽元老一掌拍飞他们全部。

    “看来大长老真的爱徒心切,其余四位长老也够齐心。

    老身没记错的话焚魂鼎可是戒律殿所有所管所用。百年而已,昆仑行事的规矩和人一样,如此不堪入目!”目稽元老说完,五位长老捂着伤齐齐跪下,他秉着气就是要站着,虽然坐在地上会更舒服。

    “弟子悲心错言失礼,请目稽元老原谅。”大长老被直击的威压刺得嘴角溢血,神色大骇却不敢逾越元老。

    “掌门慈心不舍,大长老才如此错言,请元老体谅他爱徒被杀情绪不稳。”二长老帮腔,却当自己没一起出来打自己似的。

    他就知道二长老的为人不会好心帮大长老,又是自己做好人实际火上浇油,暗说师傅与大长老都不适合管昆仑的事务吧。

    “上焚魂鼎。”目稽元老无视长老们。

    “元老——”师傅望着自己,神色已经绝望。

    戒律殿的人立刻飞送鼎炉入大殿。

    怕伤到一般弟子特意设下一层结界,此鼎不算大只有三人的高度,通体晶石幽黑,鼎口却溢着难掩的嗜戾之气。

    ,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