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小天师:仙君,别跑呀 第423章 赌命成功
作者:落彤的小说      更新:2018-04-03
    白袍衣袂倏忽浮动,熄灭了残根到底的白蜡,失去火的烛心袅袅而升挣脱最后一缕薄烟。

    黎明前的天空灰白变化都在眨眼之间完成,刚还四周朦脓只见五指,等乌嫣转身就已可见大致轮廓。

    街道两侧逐渐有了人气,屋内有人擦桌,屋外有人扫地。

    忙碌于生计的人们纷纷早起,鸡鸣狗叫添柴炉灶,重新沸腾的热壶冲开提神的茶片,大锅粥香一碗接一碗配着咸菜摆放,等待一家人团坐用餐。

    街道中央静走过一位翩若惊鸿,迷了众人眼。

    紧接两米后追跟一位嫡仙倾城,勾走众生魂。

    闫诀的步伐始终与前面一致,跨度的间距也默默配合相同,与少女的距离只保持两米,不近不远。

    潋滟桃眸看上去无恙其实心态早就崩了。

    崩得四分五裂,崩得听说山下一幕他一掌就毁了府邸池塘,锦鲤遍岸。

    也想一掌弄死她抱下山那衣裳不整的男人,又或者毁了霓澜。

    不——不够,这些都不足以平息他的愤怒,毁了栩伏毁了这一切,毁了她所接触过的一切!

    “嘶——”吧嗒。

    右手上的竹篮突然从乌嫣手里坠落,从篮边滚落出几只冒着热气的肉大包子。

    乌嫣被这无预兆的痛疼得眼皮直抽,她赶紧蹲身握紧手腕防止疼痛往手臂上延,掌心金元宝图腾金光异常忽闪。

    “你怎么了?”闫诀一扫心中戾气,一瞬冲到乌嫣身侧神色紧张。

    可就在闫诀出现自己身侧的一瞬,掌心粉碎裂骨般的刺痛就跟着图腾溢出的金光一起凭空消失。

    手腕被乌嫣握出一片通红。

    “嫣大人,嫣大人,小金子我不是故意的。”镇魂钉是被刚才仙君盛怒的气息感染,即便仙君如今凡人胎身它无惧,可刚才,仙君那股要毁天灭地的气息还是根深蒂固影响它有了莫名恐惧。

    “闭嘴。”乌嫣松开娥眉,不禁深看一侧的闫诀,也只扫了一眼就拎起竹篮起身,走她自己的路。

    “我——”闫诀蹙眉张嘴想说太多,可开口却化作无声,顷刻间才发现,唯一无法指责她的行径的只有自己,他没资格怪她!

    “我有车。”他面色是落魄苍白,左眼下的欲滴朱砂痣衬得格外猩红。

    少女没有回应,闫诀还是大步上前抓走她手里俩竹篮自己帮提。

    乌嫣余光一扫,“不坐。”她默默揉摸右掌发麻的指尖。

    “那个谁过来把包子先送去给我儿子吃,顺便带句话,回去就给他。”避不开就谈清楚,乌嫣对着墙角呼唤黑影。

    盛坝在主子眼神示意下才默默走了出来,脸色很是难看的接过竹篮,离开前不忘多瞥乌嫣领口一眼,才对着主子颔首行礼离开。水性杨花,怎么偏偏就喜欢她啊!

    “手还疼吗?”默默变成两人并肩而行,闫诀温柔轻声问道。

    “它是我的。”镇魂钉再疼也是自己的灵根,乌嫣扬眉肯定现状。

    “它选了你自己就是你的,我不会夺,更不会跟你抢!”有了镇魂钉为灵根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一般人也无法抢,闫诀袖下握拳,他难得移开视线凝视天空,不愿俯视那别的男人再她身上所留下的痕迹。

    “闫诀。”走上略带湿气的石板桥,乌嫣突然停步面朝晨曦江面。

    “你想说什么?”即便又多了个琴廖,她也还是他的。

    “貔貅会你为何要主动挡住我见屉金少主?”她不问是懒,他缠不休她就问个明白,没人会知道自己的过往芥蒂。

    突袭的疑问他没想好此刻答复,闫诀转身就走。

    “闫诀,你再给我多走一步试试看!”乌嫣无绪双眸转脸猛瞪男人背影,一声铿锵就差手里握着一把砍刀直接往人后脑勺刺穿。对了,她必须找白花花制作一把招摇点的武器。

    “你不是就爱和狗皮膏药贴着我不放嘛,难得主动和你聊聊天急着去哪?闫诀——!”懒洋着眉眼,乌嫣负手相望眼明心清。

    闫诀白袍波动笔直而立,他知道无法再回避这个问题。

    “那张脸,我见过。”转身一步接着一步,直接站在她面前,直接面对好了。

    “你如何见过?”乌嫣仰着脸一字一顿,娥眉一翘,忽笑出一副言中荒谬。

    “吻走的不仅是你的情魂,情魂中还有你二十年的记忆。就存在我脑海里,我全都看过,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闫诀俯看无绪双眸,他轻声重复着终于豁然,总算当着她的面说出这六年来最想说的实话。

    “全部记忆?”乌嫣心如止水,但想毁人。

    “你不爱吃糖,你害怕饥饿,你嗜钱如命,你——不再爱人,我看见一切我通通知道。这世上没有比我更了解你的人!”闫诀越说心中越痛,为什么不是他,为什么这次他又晚了六年。

    “闫诀,我该如何弄死你啊!”挤出牙缝的温和询问,乌嫣阅览闫诀眉眼中的深情款款自以为是,她双拳握得都要失了血色。

    怪不得,怪不得这男人一直无故纠缠自己,真是个王八蛋,真是个老混账,她真的该恨自己此刻恨人都恨不起来。

    “除非我灰飞湮灭,否则缠你不灭不休!”他不会再放过她,绝对不会!

    “那就现在灰飞湮灭!”发尾被全身戾气刺得飞扬,乌嫣掌心凝聚她全部真气,一圈圈浓光包裹她的掌心。

    闫诀伫立不动,神色坚定不移。

    认乌嫣为主的镇魂钉无法忤逆吾主攻击仙君的意识,死吧,谁让仙君倒霉喜欢这个女人。

    杀意决然,闫诀只静静蠕动唇瓣。

    乌嫣一掌轰在必须死的男人胸膛。

    血洒漫天,唇角溢血的闫诀紧闭唇瓣被一掌拍飞,脸色痛苦但眼神轻松飞天落江,嘣——水花飞溅。

    乌嫣狠狠擦着吐在脸上的血珠,望着拍人一瞬消失金光真气的掌心,他让镇魂钉停止了!

    满身坠水的闫诀重新从江中飞到乌嫣面前,湿哒哒的浑身一地江水,他潋滟桃眸闪着异光,即便被乌嫣的天生巨力拍得五脏剧痛,但他也异样兴奋他的猜测无误。

    闫诀一身狼狈至极,他却满面春色重新蠕动唇瓣。他舒展俊眉稳稳笑着,笑看乌嫣掌心金元宝图腾在他古老的术语之下金光重现,笑看少女眸色终于为自己涟漪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