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小天师:仙君,别跑呀 第417章 赶紧看呀
作者:落彤的小说      更新:2018-04-03
    原来不止是琴子祁,琴廖的修为也是深不可测隐秘至深,好事,这是好事。</p>

    乌嫣一下就懒得挣扎,随意对方的发怒,宣泄他的委屈。</p>

    喜欢上自己的琴廖确实该委屈,可惜他不是给颗糖就能消气的白花花。</p>

    “我来这第一个亲的人是你。”她松拢了娥眉,梨涡浅浅对男人莞尔一笑。</p>

    银眸征楞:“什么?”俊容欣喜一瞬更是不信,蹙眉死拧,被亲的自己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p>

    乌嫣顺势坐在对方腿上,将彼此的身子贴得更近无缝。散发酒意炙热发烫的肌肤不断夺走琴廖身上而今的森森寒气。</p>

    “在这,我亲过的第一个男人是你。”被放开真气束缚的手腕,乌嫣浅酌吸气,双手缓缓攀上男人的双肩,揽住对方修长的颈脖。</p>

    “你还亲过女人?”她这是想干嘛,琴廖盛怒之下绷紧着全身肌肉一下又硬如磐石不知该他去动?算了,还是让她随便动自己吧。</p>

    乌嫣食指抚过琴廖有些青色的下巴,原来他也是会长胡子的男人,有些扎手的手感反而让她觉得此刻真实。</p>

    她指尖划过男人菱角分明的唇瓣,乌嫣想想她确实就是个王八蛋。</p>

    “女人我没兴趣,山上你陪我睡的那头一年,这张唇少说我也亲了不下百次吧。”嫩而软,真是好吃。</p>

    乌嫣翘起眼尾指腹温柔,夹魅着黯声丝丝缕缕诱哄着男人。</p>

    “真的?”琴廖控制不住的微微上扬起唇角,银眸倒是比刚才冷静不少,还闪着抑不住的兴奋,这个妖精!</p>

    “当然是真。”鼻音娇俏,推按着男人肩头躺倒锦垫之下。乌嫣挥手,满头青丝全撩到右肩免得碍事。她前倾俯身宽袍一片春色,她小手继续抚摸着对方的脸。</p>

    夜静入墨,两人体内发酵的酒意更浓,气氛暧昧得也是野火缭绕。</p>

    “上山落地的第一眼,你们五个就你这双银眸我觉得不会出现比这再漂亮的眼睛了。”单臂撑趴在结实且灼热的胸膛,昼明珠的光泽全渡在男人极品的俊美容颜上。</p>

    乌嫣指腹如羽缭过银眸外的眼角,一下又一下似在亲啄一般:“你送的那些珠宝首饰也只是贵重好看而已,可都比不上你这双眼,它才是我见过最珍贵最美的宝石。”痴痴的凝视,吐出一些从来没说出的真话。</p>

    “可你对我异常冷漠。”乱跳的心脏琴廖不断告诫自己要稳住,忍了六年,他是第一次听师妹单论自己。</p>

    “呵呵呵——你个傻小子。”乌嫣抿唇闪烁着眸色笑开。</p>

    “傻小子?”他哪里傻了。</p>

    “你对我有敌意呀,第一次见面其余师兄都师妹师妹叫的欢心,唯独就你绷着脸,臭脸一张却还是那么好看。你真以为我不知道尽头那间屋是你的房间,我随便要的?”</p>

    “嗯?”抬眉继续。</p>

    “真笨,我本就识字你屋里挂着的袍子后领绣着一字‘廖’,其余的房间衣袍都有师兄们的单字做记号。我知道那是你的房间,就是故意挑的。”想到曾经,她确实有点逗小破孩的恶趣味。</p>

    “就因为我没热情欢迎你?”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琴廖五指插入泻下的顺滑青丝,发丝间有属于她的香气。</p>

    他从没想过,当时她的想法居然是这样!</p>

    “入眼的第一人,你小子却给姐姐我摆张臭脸。没情魂前我脾气就特别差劲,十五岁的小子长得好看了不起呀,我知道你的脾气肯定不会让房,可就是想抢你的东西,让你生气。”乌嫣皱鼻嘟着嘴,一指尖戳着琴廖脸颊窝窝,这张脸要天天卖笑,那才是真正的祸害天下吧。</p>

    “然后你就故意冷落我与其余师弟亲近?”五指青丝波完,掌心顺手覆在身上寝袍下的细腰。</p>

    “所以你才气得睡不着半夜跑我的木屋里,我枕头下有刀。”乌嫣得意扬眉。</p>

    “怕我杀了你?”他居然没注意到。</p>

    “瞧你做徒弟听话的样子肯定不敢杀我,就觉得你可能会揍我,我想呀,你要揍我就拿刀划破你的脸,划破得稀巴烂最好。”说完乌嫣就呲牙阴恻恻地笑。</p>

    “那后来你怎么就主动握我手不放让我陪着你睡,那可是你自己主动的。”划破自己的脸那就是毁容了,她就要养他一辈子。</p>

    真是的,他当初就该揍她一顿才好。</p>

    乌嫣一下勾起琴廖的下巴,可惜她随身不戴镜子:“你这么可口的小子自己送上门我哪里会放过。”</p>

    “可口?”这词用的。</p>

    “好吃。”前倾上身直接裹住他的唇,用力一啄恶趣味的一声啵响。</p>

    乌嫣眼里冒着星星,看见琴廖光下烟灰银瞳骤缩放大,她下巴就搭在对方有些扎肉的下颌上,双手捧着男人的脸,这次是蜻蜓点水。</p>

    “你睡着的时候呀,我就悄悄起身这样吃你一口,是你自己修行太累察觉不到,还真能酣睡呀。”双眼弯曲明月,说出秘密的乌嫣嗤嗤的笑。</p>

    琴廖想想,他睡眠一贯很浅,但后来握着她手陪睡那一年自己不在做那幕噩梦,是他睡的最安心的一年。</p>

    双臂搂腰,他猛的就张嘴肆无忌惮,翻身压下,原来从开始就是她故意招惹的他。</p>

    身上健硕高温,她也探手深入,顺着他的霸道主动迎合。</p>

    水唇不断更深纠抵,玄衣与墨袍逐渐褪乱,女人齐腰青丝摩挲拂背,男人鬓角被炙汗湿润。</p>

    她迷乱中啄过他的眉眼,双臂不断攀上宽肩线条优美的后背,斜脸埋入对方脖颈,啄得在白皙肌肤下留下一圈又一圈红痕,让人无法视而不见。</p>

    他陷入梦寐以求的专属霸道,脖颈上的刺疼,是他与她之间的烙印。</p>

    单臂撑身,他乱了呼吸必须安抚。</p>

    可娇小身下继续妖精依附,灵手是火每寸的轻抚撩肤都在汹汹灼烧。</p>

    “你你——你停一下。”他咽喉大喘气,还诡异的此刻结巴了。</p>

    “身材真好。”修长却有肌肉,健也不是夸张的壮硕。她一声空叹,手上是剥丝抽茧后的无束腹肌。</p>

    乌嫣咬着下唇,指尖摸到他腹部的疤,是她桃木簪刺出的伤。掌心逆上凹**翘的顺滑,一直寻到锁骨处她咬出的牙印烙痕。还有脖颈一圈猩红点点。</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