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小天师:仙君,别跑呀 第412章 第二耳光
作者:落彤的小说      更新:2018-04-03
    她面无表情的垂眼睇看,身子不禁往下缩缩,盖不住肩头可容易得风湿。</p>

    凭空从右侧脸边就横生出一双凝玉皎白的手腕,白月下可见这手腕没啥肉很是纤细。修长指骨弯曲提起裘衣两角盖实了她的双肩,最后不忘往脖子口再塞一把,做到密不透风的保暖。</p>

    “睡饱了?”墨夜男人低沉的声显得磁性魅惑,尾音带着一抹说不明的落寞轻笑。</p>

    就当水鬼,乌嫣盯着天选择继续视而不见。</p>

    琴子祁勾起少女的一束青丝,一圈接着一圈优雅地缠绕在自己的中指之间,缠得指尖血液不通冰凉泛灰,紧得拉扯起少女的头皮,不准再无视他的存在。</p>

    她又不是死人,乌嫣掀起一对白眼往上翻,少了符咒的脸和某人还真几分相似呀。</p>

    “说话!”琴子祁甩开几根被拔掉的头发,一手真气拂开少女挡住额头的刘海。</p>

    “怎么穿了这一身粉红衫?”嘣声轻响,对方松发她后脑砸回木板上。</p>

    “哼,我再不穿得鲜艳些怕某人太瞎,瞧不清面前一直有个大活人。”斩首台她离开自己一直呆在隐身结界内跟着,跟进屉金,跟来江坝。</p>

    他当然清楚乌嫣一眼就能看出自己有了变化,可她凭什么不问,谁准她可以目大不睹的。</p>

    “宓嫙呢?”九门总督府可不是抓走一个沈镜月就能彻底崩溃,今个斩首台后来路人里面冒出的九门暗卫显然是来劫法场的。</p>

    “你不是想让那小妮子学点赚钱之外的防身手艺,我给她找了一堆师傅丢山里去了。”琴子祁没啥感情的说别人。</p>

    微凉的指骨缓缓触摸下方只十来天没瞧见的小脸蛋,变化大倒也正常,少女的年纪本就一天一模样,可没有表情的脸与眼让他想起某人,他不爽的拢眉:“这么好的一副身躯,怎么就摊上你这劣质的魂魄!”二十六岁?民间俗语是女大三报金砖,女大六抱金豆,这二十加十六是抱金矿还是抱炸药呢。</p>

    她还是睡觉吧,乌嫣干脆闭眼。</p>

    眼皮立刻被揪起,男人鼻息间的呼吸由上扑下。</p>

    乌嫣猛然睁眼:“有话就说,没事赶紧滚蛋。”这男人真是没完没了还。</p>

    “为什么要告诉琴廖你没有情魂?”他以为只有自己一人知道的秘密,等醒来不该知道的全都知道。</p>

    勾魂摄魄的眸很是幽怨的凝视少女的眼,是人是鬼都很清楚琴廖与乌嫣曾经相处整整四年。</p>

    “你......噢,今个你也在,这事现在大伙都知道吧。”单臂撑着,男人半身挡住她眼前的月光,乌嫣想这明月照乾坤如此姿势很是不妥,她不要脸面,琴子祁可是霓澜二皇子。</p>

    可想着伸出手推人也是浪费力气,她还是保持原样就这样躺着吧。乏了,灵魂还有这十六岁的躯体一夜颠簸,收镇魂钉,毁玉佩,说秘密还有再见故人脸,乏得她都想长睡不起。</p>

    潜在的十万黄金危险她先无视,该有的比如面前这位,所有质疑她也屏蔽,她就放任全身的重压挡在门板上,江边看天,该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滴就咋滴,所有的别人都和她没关系。</p>

    “你除了还能呼吸,现在可真像个死人。”琴子祁右手两指掐住下方的红唇,眼眸闪烁。</p>

    “呜呜——放手,那就别打扰尸身安息,施主请慢走。”不会是要亲她吧,自己一定要这么水性杨花?</p>

    感受不到乐趣的亲昵都是体力活。她还是动了,摆放好男人左掌的位置掌心朝上给她当枕头,身子向外挪了挪,一脚踢起裘衣重新盖住两人的身。</p>

    “坐就坐得舒服点。”裘衣盖两身,她听见从对方胸膛传来的蹦蹦蹦的心跳声,节奏不算太快,可和以前跳动的比起来很有劲。</p>

    “你就真的这一辈子不会再有感情了?”她不断避话,他却有的是问题想问。</p>

    “没感情也挺好的,比如现在我对你的需求只有枕头和保暖,没有任何非分之想,你也清楚我没对你有遐想,无法改变我没情绪这件事,对于喜怒无常的你们一眼看穿一个人不是件好事吗?”</p>

    “论胡说八道还是你这嘴巴最厉害,你现在鬼煞在手怎么不想着找回被人夺走的情魂,找回来你就和以前一样能真笑真乐了。”还是弱不禁风的苍白眉眼,浅浅凝视这张绝色,琴子祁压低磁性的声,靡音在黑夜黯风下有些勾魂引诱,有点温柔宠溺。</p>

    江面波光粼粼,水面涟漪圈圈。</p>

    他其实恨不得立刻就吃掉她,一口接着一口饮着月光吃干抹净,喉结滚动他咽下男人的欲望,他不想伤害她,即便她都感受不到伤害的恐惧,或者就是感受不到他才想在她的记忆里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p>

    “你也挺会聊天,找回情魂得到笑乐还有怒哀你怎么不提,凡事都没有绝对的好处,对于我没有情魂这事优于有情魂,所以不必找也不需要。”</p>

    “你倒是什么事都想得通通透透!”油盐不进。</p>

    “除了死,谁不是拿自己一生做筹码当棋子蹦跳,为了最快走到自己的终点摒弃糟粕是对的选择。”</p>

    “你的终点难道只是离开栩伏而不是新的开始?”琴子祁募得眯眼,移头俯视对准下方没有情绪外泄的双眸。</p>

    “脸变得白净还挺俊。”男人眉眼依旧阴柔但多一分外放的狂佞,她抬头啵了一下男人脸颊,反正亲一个和亲一双没啥区别。</p>

    可男人神色冷峻,纹丝不动。</p>

    她再抬头往凉唇小啄一口,啵——</p>

    男人苍白面容妖气横生,眸色反倒更加凉薄。</p>

    她慌乱单手无措的捂嘴,眨眼嘟唇翘起眼尾一脸无辜的歉意道:“忘记你爱干净,是我太脏了。”</p>

    眸色一瞬犀利,琴子祁扯下乌嫣捂嘴的手,扬手就一个五指巴掌甩了过去。</p>

    “啪——”</p>

    夜深清脆,一众捂脸摇头。</p>

    白花花睨一眼下方情况,这是今个乌嫣挨得第二个耳光,理由相同,都是她轻薄男人,这理亏的事他可不方便插手,继续剥皮皮虾。</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