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小天师:仙君,别跑呀 第411章 木门当底
作者:落彤的小说      更新:2018-04-03
    仇阙察觉少女说完自己相似她情人的那番话后,看待自己的眼神就真的只是看他屉金少主而已,再无留情。没有情魂的人,这般寡情也很是正常。</p>

    “既然少主后续已想妥当那就行,我走了。”乌嫣朝还在吃东西的白花花睨看一眼,不起身她可就自己走了。</p>

    为所欲为的臭女人!白花花想到自己的东西对方没给,他立刻跳下圆凳,衣襟上的食物渣渣坠了一地。</p>

    “喂,你们这送吃食怎么不送衣袍呀?”白花花撅嘴,他可是有形象的鬼,当鬼煞也是要面子的好嘛,瞧死女人那破眼神,他吃这么多到底是为了谁呀。</p>

    仇阙瞥眼。</p>

    “白少爷请跟我来。”步迎弯腰领人走,顺便扭头多问一句:“乌姑娘需要换衣裳吗?”</p>

    “我不用。”乌嫣不客气的摆摆手,脏衣还是新衣她穿着都没啥意义,不臭不破她没鬼讲究。</p>

    只剩她与自己二人,仇阙负手眉眼浅浅道:“在下好心提醒一下乌姑娘你,碧穹人这事不要再声张。”</p>

    “理由呢?”乌嫣看花看叶看影反问。</p>

    “有些人对传说呲之以鼻,有些人对神话虔诚膜拜,姑娘你在栩伏闹出动静再大就当你是疯子打打杀杀,这都是栩伏内的事没什么大碍。</p>

    可你的身份不小心被碧穹的人知道,你没有任何征兆就能无恙的出现在栩伏,尤其你的修为等异样,碧穹的人不会坐视不管,抽魂锁魄那都是小事。”她掌心那金元宝图腾,仇阙至少知道在碧穹都不是凡物吧。</p>

    “碧穹的人又不能随便下来!”乌嫣眉心蹙起,确实,师傅也特意交代她身躯属于碧穹人的事一定要低调。</p>

    “那你以为凤琼楼的闲掌柜呆在栩伏是赚这些个银两的?”俩人还真是不熟呀,仇阙噙起唇角神色颇感意外。</p>

    “娘,我们该走了!”一袭合身水兰衫的白花花,顶着白玉冠发在入口挥手招人。</p>

    闲染那凤琼楼他提前下手早就搞定,碧穹的人除非亲自下来,不然是不会知道栩伏发生关于乌嫣的一切。</p>

    “多谢少主的提醒,告辞。”乌嫣点头颔首继而大步擦肩而过。</p>

    她曾经遗憾没有和那张脸最后一面告别,今天算完成了原来的一股心愿。</p>

    ————</p>

    连着不夜街的江边坝岸,初夏袭来霓澜的夜幕降得越来越晚,墨蓝的天际还能清晰可见黑影中的团团云绵。</p>

    隔江眺望,岸边比邻的雕梁画栋楼宇小阁一扫冬日的厚重闷红,挡风避寒的窗棂全数拆卸,各色薄幔为窗在风曳中翩翩。</p>

    无论是红坊还是小倌倒映江面的景却相似的红烛媚影,从窗向外高响喝酒猜拳,琴瑟莺燕。</p>

    扫走的寒冷,江坝平屋边开了一排夜食小吃摊。</p>

    黄油纸棚,矮方桌,散卖的白酒配上浸味的牛肉猪耳等各色卤味,既当晚餐也算消遣。</p>

    其中一家左右分别隔十米空地的老号夜食店平房,与比邻摊位人满为患比起来他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家生意显得格外萧条。</p>

    可一片金叶只包场一夜,一天收入抵别人一季夏天,倒也不算吃亏。</p>

    一袭素衫围着碎花大围裙,烈火翻腾铁锅鱼块的老板兼厨子歙青只觉得自己是倒了血霉,那俩瘟神怎么又来了,这么多店偏偏就来他这家,还吃上瘾不成!</p>

    开盖,勾芡,最后调出浓汁,满满一铁锅的红烧鱼块歙青直接倒入装羹汤的最大号碗中出锅装盘。</p>

    他忙得还没停,直接勺一瓢冷水洗锅倒水放油,砸下葱姜蒜倒上沥干的活虾全丢锅里爆炒,一掌真气淬大火热,青皮变红壳加上烈酒等调料,一次端两菜他才健步出屋。</p>

    “烧个菜还这么慢,白米饭煮好了没?”一人吃欢的白花花小盆友面前是四张方桌拼凑的晚餐盛宴。</p>

    全数吃空的碗碟让歙青瞧着都要无法呼吸,他可是渡着真气加大火在烧菜,半个时辰可是烧了够三十人吃的硬菜大餐,这小鬼居然还嫌他速度慢。</p>

    “有本事你自己烧去。”歙青浓眉扬起,向上撸起有些下垂的卷袖,满手油光揪起碎花围裙使劲的擦拭。累死他也喂不饱小鬼无底洞一样的胃口。</p>

    “娘呀,这不懂事的老板居然让我去烧菜,钱白给的呀。”白花花眼没离开桌子,双手剥除辣虾壳,往嘴里丢进一只虾仁,他现在也就随便喊喊某人没空理他。</p>

    “你娘这是睡着了吧,也不怕着凉。”歙青看看自家大门,又冷眼往坝下撇,得——对方绝对不会着凉的。</p>

    自行一圈,外人也只有观看无法参合的份,对方除了给金叶之外今个可真是安静,</p>

    “你还不去给爷盛饭,看太多小心被挖了眼。”白花花嚼着鲜美虾肉不屑扭头,等他吃到乌嫣睡醒再要东西好了了,他如今的好脾气真是感天动地。</p>

    “小少爷吃饭说话还这么血腥,吓得小的我等下手抖多放一碗咸盐可不好。”歙青赶紧收回视线,顺手收走要叠摔下地的空碗空碟。</p>

    “放一缸盐也没问题,爷就瞧着你吃光。”白花花扬脸挑眉,筑基的修为他饿着肚子也是随便吊打的份。</p>

    “哼。”惹不起歙青端碗就走,他灶上还炖着肉呢。</p>

    又过了半个时辰。夜幕彻底的浓黑,江坝的歌舞升平还有渡船夜游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响。</p>

    白花花原座没动吃的开始漫不经心。</p>

    厨房一粒米不剩的歙青拖来满满一板车从隔壁买来的食材,只恨自己干嘛要选择开夜食店,黑店杂货铺选个摊子卖货也比这烧菜洗碗的活轻松。</p>

    顺便朝下瞥了一眼,这位是真会挑地方睡觉呀。</p>

    头顶是白花花吃喝狼藉的方桌。</p>

    坝下斜坡草坪上卸了人家夜食店门板打底,睡醒的乌嫣闻着鼻尖菜香一个深呼吸启开眼眸,又吁出一口气,想起身没啥动力,她脸对上方苍穹望着无边星空,除了身下比较硬,她就静静的躺着吧。</p>

    盖住她全身的银狐裘衣是不属于她的金贵蓬松与柔软,江边的风大,睡一觉这裘衣倒是还将她的身子烘的感觉不到寒意,极是舒服的暖乎乎。</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