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小天师:仙君,别跑呀 第386章 伙计唠叨
作者:落彤的小说      更新:2018-04-03
    “主子,您手掌上的伤还没上药。”拈花关切垂眸,黑匣子的捏伤主子只是擦拭了血迹,那么深的口子却刻意忽视不做处理,自家主子从来不会让如此形象。完美、无误、冷静、沉着,这才是她的主子。</p>

    “轮得到你来对我说教!”凤目半拢,闲染深沉眸色探出衣袖,他淡扫掌上三道口子,是伤口自己无法愈合,那黑匣子不是寻常物。只是他不可能什么都说,难道让他和下面那货色一样随便就不知轻重的瞎嚷嚷。</p>

    “属下不敢。”拈花蹙眉绷脸,事到如今她必须有话就说,主子要陷得太深如何是好!</p>

    “哼,没瞧出来你现在哪里不敢的。”握拳懒散眉宇,闲染轻笑讽刺。</p>

    “您对乌嫣太上心。”拈花干脆抬眸直视主子说话。</p>

    “你和竹栖勾搭的也不浅。”她和竹栖勾搭可不是自己的指示。</p>

    “我与他都清楚各位其主,勾搭而已没有将来。”她是情窦初开但不是无知少女。这一点拈花与竹栖相处的每一刻深情时,她就会提醒自己竹栖永远是人,自己永远只是一只妖。</p>

    “你俩私事自己处理,拎出来和我这东扯西拉什么劲。在教训你呢,转脸就开始数落起主子,瞧瞧你现在胆子大的。”闲染见拈花这双如丝媚眼注视自己的目光太认真,多大点事,何必呢。</p>

    这拈花除了认主那天和现在一样倔强,平时对自己很是温和。</p>

    她以前那爆性子——算了,想什么以前,他和这对姐弟来了栩伏就没什么‘以前’可提的。</p>

    该死的!都是和乌嫣那货学坏,瞧着这手下是跪着,气势上就差站着伸手朝自己眼珠戳指尖了吧。</p>

    “自打乌嫣出现,您对她破了自己多少规矩您非常清楚。”跪得笔直的拈花凝眉问,要掌柜真的没有变化,自己如此逾越早就没命。</p>

    局中人看不清,旁观者是一览无遗,或者掌柜清楚,但那心思晾在一边不管不顾,他越陷越深怎么办?他要情不自拔再如何养伤?情伤不比内伤,内伤还能调理好,能入主子眼留下的情伤她怕不治。对于闲染的忠诚不二,拈花不愿看见掌柜有一丝难过,如果未来有,那就现在就掐碎。</p>

    “得得得,你这都开始教训主子,还想把自己教训哭了?你自个的规矩不是也破了不少。”闲染抬手抵在眉心,几分苦恼,见拈花委屈的样,他又觉得可笑。漫不经心勾唇儒笑,唇角笑出的弧度是三千溺水,一瓢不取。他本就是油盐不进的人啊。</p>

    “属下才不会哭,主子您对乌嫣到底有没有意思?”拈花埋怨质问,没意思不接触,有意思追到手!</p>

    “意思?”闲染摇头。</p>

    拈花幽怨的神色立刻送来。</p>

    “乌嫣秘密挺多,人倒是难得的有意思。”呆在她身边大部分人都有这想法吧。</p>

    “您喜不喜欢乌嫣!”急死妖了。</p>

    “谈不上喜欢。”他此生为止,近乎没有喜欢的东西。</p>

    ‘喜欢’这种高亢的情绪,师傅说他六亲缘浅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没有这种情绪是命中注定,但有了也是少福多祸不用执念于此。</p>

    “那乌嫣和琴廖或者闫诀或者别人好上了,您可别瞧着难过。”拈花不是威胁,她是真的不希望掌柜难过。</p>

    “你到底是自己怕乌嫣跟别人跑了,还是在操心你主子我孤独终老呀?你要看上乌嫣,竹栖那边我亲自去做说客。”俊容慵懒侧目,凝视‘体贴’的属下。</p>

    乌嫣跟谁跑也只是存粹的跑,没有情魂的家伙无人能够在她那颗心上留下痕迹。</p>

    闲染懒得聊了,他劳心劳苦的赚钱养得都是些什么话唠伙计。</p>

    “我俩的寿命很长,您就放全了心,有我和舍纪陪着主子您到死的那一天。以后乌嫣的消息属下不会再精简了。”掌柜装没意思那就没意思吧,心口发酸水谁吐谁知道。</p>

    “等我死的时候,你俩要回去就自己回去。”人的寿命有限,闲染不会让两妖陪在自己无趣的坟前守着一世又一世,拈花抱着舍纪找自己认主不是没有缘由,他一贯自私,给不了对方太多,唯一能送的就是七八十年后的完全自由身。这点,他早就安排妥当。</p>

    “您真的不想得到乌嫣吗?”拍卖会上,拈花看着主子多努力克制自己一贯的‘等价’叫唤,以为乌嫣真的自陨那刻,掌柜两眼发直看,何止是握着黑匣子指间流血,差点掏出那把油纸伞。</p>

    “就这么肯定的告诉你吧,这世上是没有任何人能得到乌嫣的。”缺心眼的事闲染想想还是拈花将来自己发现好了。</p>

    拈花眨眼疑惑,掌柜为何如此笃定!</p>

    “我以一无所有为代价得到现在的一世自由,掌柜我已经没有其余东西可以去置换其它欲望,你呀真的不用瞎操心,有些人注定一世一人。”寒泉透澈冷暖自知,儒雅俊容那双凤眸逐渐薄冷,昔日雅人深致是一面,曲高和寡是一面,心无所挂再无浓情,这才是闲染一直维持的真心。。</p>

    “主子,夙灯走了。”拈花决定今个跪瓷实。</p>

    “嗯。”走就走呗,虽然死了些家奴,虽然带走所有钱,他喜欢赚钱,又不是真缺。</p>

    “您养了她三年。”人也不是随便就捡回来的。</p>

    “她太骄傲却无自信的资本,定心不够杂心太多,这类人养一辈子我也不会重用,自己走了也好。”对于夙灯,闲染确实因为乌嫣的出现,有些事走向彻底变了。</p>

    “您是为了舍纪吗?”主子养三年的女人,做手下的舍纪居然喜欢上夙灯。</p>

    无论主子对夙灯何种打算,夙灯都是对照霓澜一品大臣家的嫡女规格,衣食住行,学琴画书礼仪等等金贵着伺候。</p>

    无论是单相思还是刻意勾引,舍纪都犯了做人手下最忌讳最致命的错误。掌柜至今只字不提,拈花却一直惶恐愧心。</p>

    “舍纪最终不是在你与夙灯之间另可自断情愫,他也算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免费上了一课亏不算白吃。”夙灯确实有点手段,也是对舍纪有用的手段,与姐姐相比舍纪这情窦初开还没真开始就结束,这惩罚够了。</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