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小天师:仙君,别跑呀 第381章 无瞳壁虎
作者:落彤的小说      更新:2018-04-03
    琴姮坐在审判位上盯着,没看见常青,没看见拍卖会的其余人,她就顶着刀眉绷脸端坐。看前面的贱人敢站到何时。</p>

    年轻身子骨硬朗,看你做得久还是我站得迟,乌嫣斜扫高位,现在除了他们就没人说话互动。</p>

    “嗯,不够。”乌嫣对白花花努嘴摇头。</p>

    “太阳快下山了,时间就是金叶子!”</p>

    “嗯——还是不够。”</p>

    刺激乌嫣这难题刁钻的呦,白花花向来为所欲为惯了整个灵界都是他的,做事直接吩咐下属就行,这主动找事的劲他也没多少呀,又不是乌嫣现在就要死他拿不到白玉了,根本不着急呀,有啥可着急的。</p>

    白花花也努努嘴,绕着四周扫了一圈寻寻刺激点。</p>

    银眸?乌嫣刚失控,他还是别扯上对方吧。</p>

    喝茶的掌柜?那家伙就是来看戏的没用。</p>

    屋顶闫诀嘛,身份不详的家伙他暂时不想有镇魂钉在身的乌嫣太靠近。</p>

    “直接怼她,咱们有国师,白吃包子就把他打成白痴!”白花花说得两眼放光。</p>

    “对啊!国师不拿来用不是太浪费我的金叶子。”乌嫣一脸奸诈,绝对不能白花钱呀。</p>

    秉着几十载不能亏本的念想一旦升起,她立刻双手展唇扩音状,盯着审判台前面临时搬来小桌子办公的九门新副督一口倒吸气,气沉丹田扩音一口气吼道。</p>

    “我知道剥皮案的真凶是谁!</p>

    我要翻案,剥皮案的真凶就是这刚赶来的霓澜国最尊贵的女人——长公主琴姮!</p>

    我要翻案,长公主琴姮才是杀人犯,周赤俞要沈镜月死,就是为了得到九门副督这个官位,周家太傅与长公主琴姮联手欺瞒帝君,一个为了得到官位,一个为了嫁祸她人。他们俩家故意蒙蔽尊贵帝君。</p>

    我要翻案,帝君亲妹妹犯案,却捉拿查案的九门副督沈镜月做替死鬼。</p>

    我要翻案,朝廷徇私枉法,庇护皇家亲属,欺瞒百姓,以为随便死个人就想糊弄过去,便宜了事。</p>

    九条花样少女的命也是人命,他们不能含冤和青蛙一样剥皮惨死,而真凶长公主和太傅家却坐在审判台上看着被害者家属磕头谢恩,还感恩的跪拜千岁。</p>

    长公主是真凶!她锦衣玉食养尊处优这辈子屁事不干,还杀老百姓家的闺女,剥人家皮肉只为了自己一时玩乐。</p>

    你们不相信,那就别信,反正下一个随便死的不是你家婆娘,就是你家闺女。</p>

    你们不相信,就一辈子别出门见光,反正长公主是皇家的人,你们都是蝼蚁,你们死不足惜!”</p>

    这穿过真气划破霓澜天际的一道狮吼巨音不断波散。</p>

    最近距离的震耳欲聋,捂着耳朵的白花花和沈镜月都干脆趴在地上。</p>

    百姓们听得如雷贯耳张嘴瞠目,被余音慌神。</p>

    一下晃了心悸的修行者们立刻屏息不动,不敢分神,怕这魔音促发心颤。</p>

    “这个疯子!”铘衾揉着突然欲裂的太阳穴,起身余音弄得他脚软。</p>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怎么回事?”难道修为越高就越对乌嫣这透过真气的嘶吼有所干扰?</p>

    闲染握拳走去窗边,凤眸直勾勾的望着全身散发薄雾金光的乌嫣,那气息太圣洁太纯粹。他嘣的一下立刻关窗,微弱的心悸似有舒缓。</p>

    “疯丫头,溢出镇魂钉的气息说话这些凡俗俗子如何吃得消。”屋顶盘坐的闫诀无恙,想想镇魂钉认主的原因或者是一位乌嫣好欺负吧。在自己手里把玩的时候,哪敢这般造次!</p>

    他不禁扫到同样无恙的太子殿下琴廖,桃眸细细斟酌对方的状态,不禁拢眉深看,他这凡人胎身怎么会不受上古神器的影响。自己毕竟是原主人提前断音入耳做了准备的。</p>

    琴廖修得什么功?凡人胎身的修行者不可能对镇魂钉一点反应都没有。</p>

    “我要揍你。”白花花似听到一声嘻嘻嘻的轻笑从乌嫣掌心发出。</p>

    “你们没事吧。不明白状况的乌嫣弯腰扶鬼扶人。</p>

    “拿开金光手。”白花花吓得直接地上打滚避开那枚金元宝图腾。</p>

    “小金子找死?”乌嫣立刻问体内的镇魂钉。</p>

    “没有!”玩够了赶紧反驳。</p>

    “嗯?”她记性有时候还行。</p>

    “不不不,嫣大人您误会了,您刚才通过我余音环绕,无修为者没反应,但有修为者灵根对这上古法器的气息格外敏感,就好像一般鬼看见鬼煞不敢出现一个道理,气息就是这么强,不怪小金子我。”镇魂钉这次学着白花花的童音稚气的解释道。</p>

    “赶紧收起来,不招摇会死啊。”乌嫣嘴上这么说,但是眉眼不禁懒洋洋的快步走到斩首台边边,伸出手指头很是故意的数着神色痛苦的人儿。</p>

    “一个,两个......七十五。”嚯噢!好家伙,霓澜‘老百姓’的修行者日子过得真不咋滴,瞧瞧人堆里一个个穿得和流浪汉一样。</p>

    琴姮双手拍在桌子上,断指的疼痛让她瞬间冷静。</p>

    周赤俞是杀人的目光盯着无法无天的少女,即便和太子相识,她知不知道沈镜月会如此就是帝君示意!</p>

    ————</p>

    乌嫣这一吼,吼得太医院戒备最森严的屋内,某位沉睡良久的男人在全天不间断的迷香中兀自启开那双摄魄勾魂眸,翻身一口黑水从鼻腔喷出,却见玉砖上的黑血居然聚拢成一只黑漆活壁虎,两只眼珠还是无瞳血珠。</p>

    黑水全收,诡异壁虎歪头,无瞳血珠对视上方的男人。</p>

    面无表情的琴子祁却一脚将壁虎噗呲踩扁,他似认识此物,惨白近乎无肉的凸出指骨弯腰徒手挖出壁虎两只血珠一样的眼珠。</p>

    他先将一颗放在指腹间真气一掐直接碾成红粉,再捏着另外一颗摆在自己眼前对视着说话:“这就是下场。”说完,直接掐成了粉末,没有一丝迟疑,即便刚刚清醒。</p>

    ————</p>

    “瞧瞧她的话,确定要留着她?”皇宫某处无人烟的楼阁,楼顶暗角阴影处,沉闷的空间墨袍男人沉稳声询问道。</p>

    “我们还想再观察看看她的潜质。”阴影中的斗篷老者压住一抹莫名不适,言语间稳稳的按住面前中年人的杀心。</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