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小天师:仙君,别跑呀 第363章 开局审问
作者:落彤的小说      更新:2018-04-03
    她繁花霓澜国第一美人,在天青少女出现之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p>

    如今,第一首富成为别家。第一靠山算是完蛋,更是好不容易出现个比老女人更有权势的国师大人,而且这么年轻这么俊美,刚还说要她,现在和扔东西一样将自己弃之糟糠。</p>

    没关系!等她成为太子妃,等她的男人成为现任帝君,她是注定的凤命,你们这些家伙都给她一个一个洗干净脖子。</p>

    繁花不愿的,不愿答应那个‘它’所提出做交易。</p>

    一夜拍卖会,她看清自己的无知渺小。这个世界从来不是有钱才行,要有修为,要有权势,要有可以让别人跪拜的背景。</p>

    颔首行礼,繁花最后看着天青少女一眼,她终于下定决定,她要回去与‘它’做交易,都等着吧。</p>

    “这么多人她谁都不恨,却只恨娘你,那人可真有意思。”白花花冷笑。</p>

    此刻在场的人眼神都好,心眼都多。</p>

    繁花至今还不知道,她所恨的天青少女冠上她的身份可在繁家好吃好喝生活过一个月。</p>

    这天青少女始终没让繁花死,可不是不计前嫌大发善心呀。</p>

    “她是很有意思。”乌嫣敛眉讥笑,刚才繁花对琴姮措手,可不是她个描红绣花的千金大小姐该会的功夫。</p>

    “记得提醒我查她的功夫哪学来的。”乌嫣找到自己的备忘录——白花花。</p>

    “又没灵根那点功夫算个啥记着了,可你放虎归山留后患,小心驶得万年船。”白花花从拈花那知道二女芥蒂,但没想明白那样的芥蒂值得乌嫣给对方留这么长时间活命。</p>

    “不急,她是我走之前最后一件事,要个完美大结局,仪式感这东西你不懂。</p>

    天命?凤命?是人为驱使还是天意注定,我倒要好好研究研究,这天和我之间,到底谁的命更硬。”乌嫣漫不经心,冷冽着唇角轻笑。</p>

    有病,白花花蹙眉心中腹诽道。</p>

    “你要走去哪?”还想上天不成?铘衾站在乌嫣身侧耳没聋。</p>

    “办正事!”乌嫣前倾半身摸摸消肿的脚腕转动脚踝还有点疼,这点小疼不算什么,她快速穿袜子套靴试试走了一步。</p>

    脚感还行吧,就是走得不能太快,她朝着前面仅剩的二人走去。</p>

    入门口刚巧,步迎与盛坝同时走进。</p>

    “来来来,一起过去。”乌嫣招手叫唤步迎。</p>

    “娘,玉符。”白花花现在记事可清楚了。</p>

    “对了,我的划账玉符没问你要回来。”乌嫣摸着白花花头顶啾啾,有用就是好鬼。</p>

    “乌姑娘请拿好,海棠的脸真是多谢姑娘您了。”步迎双手错开交叠,微低头递上玉符,无论言语还是姿态,都是满满真诚的谢意。</p>

    伸手收回玉符:“不用太客气。”乌嫣轻笑却紧接说道:“刚才说了,我不是免费帮忙的。”</p>

    “乌姑娘需要什么?”步迎当然清楚对方会出手,就有自己的打算。</p>

    “剥皮案三千两白银的酬劳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我看重许久,希望你们屉金给了方便,让我赚到这笔钱。”</p>

    “嗯?”步迎脸上的木讷有些许茫然,这对话起承转折的幅度颇大了一些,有何关联?</p>

    舍纪都回马车拿着自家成套的茶盘,落座喝茶的闲染对拈花趋指向前,给他看牢乌嫣。</p>

    拧着手中绢丝,拈花如丝媚眼经过闫诀时不禁多看一眼,朝着乌嫣身侧贴去。</p>

    顺便抬起她闪着宝石的三根手指:“三千两白银,凤琼楼要拿三百两提成。”</p>

    乌嫣瞪眼,抢钱还是打劫!</p>

    ”怎么,去卜靈塔的路费你当养车夫不花伙食费啊。”拈花摆出一脸精明。他们家开当铺不是开钱庄。</p>

    给自己吃了什么?免费车夫铘衾坐到闲染面前,很自熟的拎杯喝茶。</p>

    “她是要你留下这两人性命。”拈花对着步迎帮乌嫣扯回话题说重点。</p>

    “不行!他们死有余辜。”步迎握着腰间剑柄,还留着人是打算审问清楚经过再处死。</p>

    “我希望他们俩死得其所。”死就要死得利益最大化,要死得有价值,乌嫣财迷反驳。</p>

    “我给你五千白银,现金还是存账!”步迎满耳朵都是钱,他直接给了不就省事。</p>

    “不行!三千白银必须是九门总督府给的缉凶赏金,我觉得长公主才是霓澜城内剥皮案的凶手,为了霓澜国千万百姓,我觉得真凶必须绳之以法!”乌嫣只执念自己要赚的钱,其余的,多一分不拿。</p>

    白花花瞅着面前的尸堆,无邪黑瞳斜眼睇看着乌嫣此刻嘴脸,他们这些家伙‘绳之以法’是人说的话吗?</p>

    “当然,我与凤琼楼一起接单,其中三百两等我拿到钱再给你呗。”免费车夫还是要的,虽然现在鬼会自己出去觅食,但自己出门能坐下干嘛跑着。</p>

    “你胡说八道,本宫明白了,你是要帮沈镜月翻案嫁祸本宫,她才是剥皮案的真凶,她才是!”琴姮垂着似乎骨折的左手绝望的张望着那喝茶的国师大人。</p>

    为什么不救她?为什么!</p>

    她身上可流着霓澜皇家最尊贵的血脉,她可是现任帝君的一母同胞亲妹妹。</p>

    “宦官,沉默了半天想啥呢?”乌嫣干脆换个人对话。翻案这事吧,还必须活人开口才有价值。死人说的鬼话,普罗大众私下相信乱神怪象,可一旦放台面上,外界传播沈镜月的角本,只剩几个时辰突然翻案,就变成权贵之间阴谋论的辩解。九门副督的位置,还是换成沈镜月较和她心意。</p>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常青捂着肿脸,低头不多言。</p>

    谅你这死奴才也不敢瞎说!就算现在死,她琴姮也不会说出实话。</p>

    “什么都不知道?”乌嫣提唇轻笑,那就没有价值了呗。</p>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他也想活着,说还是不说只是早死晚死的区别。画出的黛青细眉早就抹没了。</p>

    常青拨浪鼓一样摇头,他永远都是棋子,永远都是奴才,永远都做不成真正的男人,男人注定做不成,那他就要做最好的棋子,最忠心不二的奴才才行!</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