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小天师:仙君,别跑呀 第359章 屉金少主
作者:落彤的小说      更新:2018-04-03
    “噢!原来你是那个不近女色的国师大人啊。”乌嫣肯定没什么表情。没见其人,国师之名她似乎听了很多次。顺眼扫过闫诀闲染他们,神色依旧居然都知道对方这等身份,除了自己才刚刚知道。</p>

    “起身吧。”铘衾疏离说话,一双丹凤眼缓缓俯看众生,尤其是琴姮。</p>

    琴姮看着国师身上那只猴子,她怎么敢此刻再说杀猴的命令,被身侧的常青繁花扶臂起身。</p>

    “一场误会,三位请回吧。”站稳了脚跟,琴姮曲起仪态端庄的笑意睇看三位不如不来的斗篷人。</p>

    “那老者先行告退,有空再找国师大人您再续。”老者每一个‘您’字,喊得琴姮肝颤。</p>

    她真是疯了,这样的绝色少女,这样异常言行的一群人,她怎么就没忍住去招惹。</p>

    铘衾颔首,三位黑衣斗篷人加上抱着常青一起来的纤细少年瞬间消失。连着消失的还有出去找晶魂的一团墨雾。</p>

    国师、太傅、太保都是霓澜正一品的大臣,怎么这位异常年轻的国师威名如此显赫?乌嫣打着个哈气,侧脸贴着铘衾手臂继续在白花花回来之前先小憩一下。</p>

    “国师大人如没有别的吩咐,琴姮可否先行告辞。”连自诩的本宫都不说了,琴姮垂眸是骨子里溢出的恭顺。</p>

    “行了,你们就先回去吧。”留着等死不成。</p>

    铘衾没想到自己这么多年居然此时此刻露出真容,而让他露出真容的对象,身上这只猴子居然这样也能睡着。</p>

    不近女色的国师?呵呵,她说这话是真不拿自己当女的看是吧,倒是她何止看过自己的真身,连着自己全身都在东郊看光了。</p>

    ‘春情’那药够猛的,乌嫣和这繁家大小姐的债怎么忍到现在还没清算。</p>

    “那国师万福!”琴姮最后还屈膝行礼。</p>

    同时间,直接停在屉金门外的马车冲下一人。四边八角等候良久的屉金伙计们顷刻上前相拥,赶走大门外长公主的精卫们。</p>

    “传令下去,犯我屉金者——杀无赦!”</p>

    年轻男人深邃双眸不掩杀意,一夜顽固厮杀剑眉星目下的俊容被溅上几滴鲜红,雪白的内衫绯红留的全是别人的血,当然他抱着人自己也没少受伤。</p>

    “少主,这些全是长公主的人马?”屉金伙计不知少主如何满身戾气,消失半夜找不着人,这一身血腥天都要亮了才出现,里面霓澜的国师可在呢。</p>

    “欺负我们屉金的人,就要付出代价!”他们是开门做生意安稳了太久,才被不长眼的直接上门欺负是吧,欺人太甚!</p>

    随着少主走进大厅的灯火通明,四周不断增添各各密门出来的屉金伙计们。</p>

    随着步伐移动,遮掩的外袍褪下不少,血气方刚的伙计们在亮堂的光线下终于看清少主怀中抱着的人是属于他们屉金的黑衣劲装。</p>

    “呃,海,海棠的脸!”错愕惊呼,握拳聚怒。</p>

    随着少主怀中外袍不断垂下,海棠惨不忍睹的半脸彻底露出。</p>

    一霎间,所有屉金伙计明白少主满身戾气的来源,同僚们赤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红双目顷刻拔剑。</p>

    “杀——”</p>

    各队头头斜握长剑,直接朝着声势浩大整夜包围屉金的公主精卫们开始肃穆铲根。</p>

    铮铮刀剑奏响,鲜红烫热大地。</p>

    屉金屋顶朝着青白天际间放出尖啸白烟,向着整个霓澜国其余三十一家屉金钱庄发出信号。</p>

    随着看见总店发出的信号,三十一家店铺朝空放出红烟,开始整理本店的人数,等待下一笔冒犯屉金的大清算。</p>

    屉金内部墙后的特殊管道发出低鸣信号,不断的,递进的,声声传递,由上之下延伸,一直传入屉金实业百丈下的机密处。</p>

    ‘屉金这是疯了?’四面八方赶来的各方人马还没从国师出现的惊愕中醒来,就见屉金阶梯鲜红直流,包围整个屉金的公主府人马全都倒下,不知从哪冒出这么多统一劲装的屉金人马。</p>

    即便脚边堆尸,手中长剑坠血,但还是望着屉金外面连夜赶来的人。对方什么身份,什么来路,谁是主子,现在隐藏在哪个方位,他们屉金无所不知。</p>

    十一颗晶魂轻松搞定的白花花,飞回异变的屉金半空,乌嫣安稳肯定没问题,他望着这上空一下子盘踞出来的怨魂黑雾,还是在自尊心和现实面前争扎了一下,飞快吞噬所有能助他成长的一切有用低廉量大的怨魂,在空中飞一圈解决全部。</p>

    天马上就亮,白花花往大厅回飞赶紧换回黑匣。</p>

    墙壁内的低鸣响遍整个拍卖会的大厅。</p>

    旁观的步迎瞬间一改木讷神情,一声响指,身后五十位伙计顷刻包围大厅所有出口,也挡下要走出大门的长公主人马。</p>

    这形势?所有人都各为其主。</p>

    “真想造反不成?”琴姮都要离开,居然被屉金的人挡下。</p>

    “是你长公主琴姮目中无人!”伙计开道,仇阙抱着海棠大步走进大厅,戾眼直盯着琴姮这张无法无天的面皮,从没想过他们屉金会被人欺负成这样。</p>

    “少主!”步迎立刻移到满身血腥的仇阙面前,伸手刚要去检查少主手臂上最深的伤势,可手鬼使神差的就去揭开少主双臂怀抱着的,那遮住全脸的,与自己相同品相的黑衣劲装。</p>

    “步迎,人还活着。”仇阙腾不出手阻挡对方揭看。</p>

    这一掀,步迎浑身打了个冷颤本能紧紧闭眼,他最终还是让自己有勇气打开发胀通红的双眼,看着最熟悉的海棠,就半天没见着面的海棠,此刻半脸红肉,垂挂下的半张面皮冰冷骤曲没有温度,冰凉得他的心肝都在剧颤。</p>

    “谁干的?”步迎抖声摸过海棠的鼻尖,呼吸微弱。</p>

    “她发出信号,我闯入琴姮那剥皮秘宫,还是晚了一步。”</p>

    看清楚年轻人怀中抱着正是他们掳走的女看门人,长公主和常青早就躲在所有修行者内,躲在墙角瑟瑟发抖。</p>

    “怎么回事?”琴姮掐着常青的腰,她这秘密被发现戳穿绝对完蛋!</p>

    “不知道啊。”常青大气都不敢出,该死的刽子手他只说不留完璧身,这剥皮的事说好等长公主回府再说的呀。</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