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小天师:仙君,别跑呀 第322章 卜靈塔前
作者:落彤的小说      更新:2018-04-03
    “何止精明,裂肤刑真有这样的好处霓澜帝君稳赚不赔。这就说通帝君为何不希望琴子祁生个会直接转移符咒的皇孙出来。</p>

    琴子祁扛过裂肤刑的极致,霓澜国或许可以统一四国。即便他扛不过也就自己倒霉得疼死得了,而霓澜还剩个名正言顺的太子殿下当下任帝君。”乌嫣面无表情地喝茶润嗓。</p>

    “难道第二趟送进宫的琴子祁身子真有什么变故才让帝君气得明日就处死沈镜月?”拈花如丝媚眼不由得曲起一针思量。</p>

    “女尸人赃并获、肤皮入药、还有巫术——”乌嫣半敛眼尾兀自喃语道,右手食指节奏相同的敲击案木桌面。</p>

    拈花也在心中琢磨,霓澜国这秘事当铺根据冤魂们的阐述知道的最多最齐全,现任霓澜帝君哪来的渠道知道倒霉了上百年的符咒会有好处。</p>

    “花花,你知道施咒方那圈人叫什么吗?”乌嫣前倾身子猛的抓住小孩嫩手,眼闪精光语气迫切。</p>

    “我一个灵界看大门的这些都是鬼煞间闲聊才得知。那圈人叫什么我不记得,就是一族人特别喜欢鼓捣点不入流的东西,比如囚鬼收魂符文诅咒一类的。”白花花根本扯不出自己的手。</p>

    他蹙眉突然想到什么继续道:“对了,你得小柒——嗯不对,他们那圈人执念栩伏与灵界的鬼门关,栩伏六十年一次开大门的活总能看见他们的身影。就是群神经,我们那轮岗交接班呢,他们就献祭大量的怨念厉鬼挤入鬼门关出现个裂缝就想往灵界闯,灵界看大门的鬼煞们最烦的就是这圈人。”</p>

    “找到了,是他们,肯定就是他们!”乌嫣握牢白花花的手,眼神本能的快速划过一点湿润,眨眼间消失。</p>

    “栖灵县。”拈花揉着一手的珠光宝石,她懂得乌嫣的激动。</p>

    只有白花花小盆友眼神游离二女之间,他一头雾水。</p>

    “沈管事卜靈塔到了。”车夫先下马车等候。</p>

    乌嫣松手一手臂夹住白花花腰身跳下马车。</p>

    拈花姗姗下车。</p>

    一人一鬼一妖隔着江面上的青石板拱桥,仰视不远处巍峨宝塔。</p>

    “沈管事马车无法上桥,你们只能步行走过去。”中年车夫本分的说道。</p>

    乌嫣后背直挺,单臂抱着五岁娃娃眉眼间神色莫名肃杀,她眺望远处塔刹如锥,郁郁葱茏中的擎天一柱塔顶势必直插云霄。</p>

    白花花藕节胖手搭在女人肩头,他童真黑瞳注视着身后的拈花再睨看听见太多的车夫。</p>

    虽然被鬼暗示如何做事拈花难免不爽,但还要蛮腰扭身走至车夫面前,媚眼注视着车夫双瞳,她吐气间五指珠宝溢放迷幻流光,柔荑划过车夫双眼绚烂至幻溢入对方眼中、</p>

    车夫瞳孔中拈花的倒影被这珠光璀璨覆盖。</p>

    “忘记今天为止发生的一切,停好马车等我召唤。”</p>

    “是。”车夫木然转身,牵马的瞬间神智恢复,脑海一片空白却清楚停车等待沈管事。</p>

    处理好人,拈花踢着裙摆跟上乌嫣并肩走。</p>

    “真善良。”白花花讽刺,只是让车夫不记得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他还以为收魂解决。</p>

    “回去难道你驾车。”拈花小声怼鬼。</p>

    好大得胆子,白花花包子脸要动。</p>

    拈花赶紧手指着身侧乌嫣,她用力摇头暗示鬼煞别惹事,你吾主心情不好最倒霉的可不是她这只妖。</p>

    ‘栖灵县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回去自己是要找这只小妖问个一清二楚,尤其乌嫣刚才不自知的眼眶湿软很让自己意外。</p>

    白花花扭头,软脸蛋耸搭着睇看死女人紧绷着的侧脸,明明就是自己的吾主他却看不懂这张脸下任何情感。</p>

    “拈花,从刑部大牢关押换地这卜靈塔有何不同?”穿过林间小道就到目的地,整理了一路马车对话的乌嫣这才恢复淡淡的表情侧脸询问拈花。</p>

    “这建筑维修过但也有千年历史,霓澜立国时它就存在,这块地原本是霓澜皇城,四周也原本是最繁华的城中心。</p>

    后来经历千年皇权内斗外斗,几十场大火战火皇城烧得只留下这一栋塔楼,最繁华的城中心也面目全非。</p>

    五百年前,霓澜皇宫正式搬迁,连着城中百姓居址也一并挪移,这里不再是中心地段,开始种树填江渠湖,改朝换代一轮又一轮的交替,置身树林间的这栋塔楼也被遗忘于大众视野。</p>

    你看它这么高耸外部刻意保持风化朴实,其实内部究竟有几层无法辨别,被改造成霓澜最严的防守,可让帝君为难时刻庇护藏身,也成为只属于霓澜帝君一人的牢房。我刚来霓澜国那年来过但没进去过,它的气味我很讨厌!”拈花以前主管拈花坊,玉琼楼也只收厉鬼。</p>

    “帝君一人的牢房看押沈镜月,这规格倒是够高的,可这最严的牢房侍卫倒是没看见一位。”乌嫣奚落。</p>

    没看见不表示没有,白花花朝树林翠绿深入望过去一眼,乌嫣都能弄死的蝼蚁他更加视而不见,他动手容易肚子饿。</p>

    终于走出头顶缠延的翠色枝桠,满目光辉普照她们仨,苍古的气息迎面扑来,卜靈塔的真身也近距离的显现。</p>

    “站住!此处私有禁区何人敢大胆擅自前来,立刻速速离开。”紧闭大门的卜靈塔外,几十层灰石宽阶一瞬间气势磅礴。</p>

    百位戎装黑甲的禁军侍卫们有阵排开,整齐的表情不苟言笑,统一的配刀刀刃已然对准闯入者。</p>

    头顶斜阳折射铮铮刺眼的刃芒,只要闯入者第一脚踏上阶梯霎那,他们的任务就是直接将人砍个七拼八凑。</p>

    “好大的气势呀。”乌嫣声甜,拖抱着白花花不断向前行走。</p>

    阶梯上的黑甲禁军们意外闯入者是俩女一娃,意外不表示特殊,胆敢逾越雷池照样砍了。</p>

    站在阶梯顶端的禁军副官认真审视这行闯入者的目的。</p>

    “瞧你们各各严肃着脸,我又不是来劫狱眼神这么凶狠干嘛,吓着娃娃可不好!”乌嫣停步阶梯五米外。</p>

    耳垂上的金托红宝石坠子在青丝边光辉下轻轻摇晃,她敛眉表情极淡,掌心节奏相同地轻拍着白花花热乎柔软的后背。</p>

    “这里不是亲子游玩的花园,请——立刻离开。”劫狱二字让副官更确定下方三人的不对劲。</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