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小天师:仙君,别跑呀 第273章 昨日警告
作者:落彤的小说      更新:2018-04-03
    “该死的小柒——算了。”

    “本——我——我这就离开。”声音的主人发现乌嫣真身破洞内的丹田已经闪过金光,立刻隐去自己一贯的称谓先离开再说,不再纠缠现在的乌嫣。

    对方说完话自飞的木剑就失去牵引向下坠重新回到半空中乌嫣的手中。

    “撤!”眼前发生的一切绝对不正常,黑衣首领绷紧的神经与瞪圆的眼珠子随时都有可能吓得爆开。

    “忘记带上我了?”闲染那件被血水染湿的鸦青外袍划破空气,带着血水的腥味啪嗒盖在黑衣首领的头上。

    “这洞,这脸,还有割头存着,账这么多你们怎么能跑了。”挡在去路的方向,对面火折子的光照得死侍们的脸色比鬼还难看。缓慢的呼吸,乌嫣感受到了冷,感受到了疼,这是活人才有的知觉。

    全身坠入冰窖的寒意却被自己丹田处四散的暖流不断的洗涤。

    “那些你断气后的话怎么可能会听见!”看样子不再弄死一遍是离不开了。

    黑衣首领在暗处朝着属下做了手势,死侍们惊骇但逐渐围着乌嫣纷纷拉开可以克制修行者使用修为的寒玄丝。

    “又是这东西。”才人魂归位乌嫣也不会使出真气,她努努嘴垂下桃木剑侧身向这群人的目的地指了指手,示意他们离开。

    “我可以再杀你一次。”怎么又不想打了?黑衣首领稳住自己的情绪开口道,她之前应该是死了吧。

    “放心,等养好我肚子上的血窟窿会去找你的。”看清楚对方眼中的贪念,乌嫣知道打不起来了。

    ‘不能现在弄死这样的人,留着上门寻仇再好不过。’黑衣首领亲眼看见这死而复生的修行者又怎么愿意将乌嫣送进宫中给旁人研究。

    对方养好丹田他再夺舍一次灵粹才能让修为更进一步。现在杀,在场的其余死侍他不能把握可以一次性全灭口,这里离宫不远了。

    “主子那——”有死侍恢复理性赶紧阻止黑衣首领放人,帝君的任务活人还是尸体至少要带回去一个。

    ‘噗呲——’

    黑衣首领一个反手将掌心内凝聚的风刃按进死侍的心脏内绞碎。

    其余死侍们看明白意思,纷纷收回寒玄丝,往另一个方向给乌嫣让开小道。

    肚子通风,乌嫣弯腰还是捡起闲染那件外袍给自己裹上,她弓着身拖着袍摆模样可怜兮兮惨不忍睹的越走越远。

    黑衣首领在属下清理好现场后从怀中掏出一瓷瓶晃荡发出声响:“一人一颗,不吃就现在死。”

    死侍们没想到首领会让他们服毒自杀,他们死侍为帝君而死,首领吩咐任务但还不足以让他们自尽。

    “刚才装在油纸袋里的伤者,被之前撑伞的男人给半路抢走了。这可是你们梦寐以求的涤脉丹。”黑衣首领将丹丸倒在掌心内。

    ‘涤脉丹’三个字让死侍们眼光一亮,他们的首领居然一下就能拿出十几粒这普通人为了成为修行者,可以拥有灵根修行而制造出的禁药。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当然了,你们谁吃了之后没熬过药效死了可不算我害的。”黑衣首领向前伸出对这些死侍最蛊惑的涤脉丹,这东西就是修行者的他也不是花钱能买到的。

    第一步迈上前,首领掌心的涤脉丹就一颗一颗的少下去。

    “你们可别回去后一起服了,轮着搭时间服用,好东西用着还是低调些。”洗涤丹这么珍贵他一人一颗的送,其余的死侍首领也会对自己今夜的行动经过起疑,不能让乌嫣这人今夜的事被其余首领知道。

    共同得到好处的死侍们同时垂首,表示对首领本人的绝对服从。

    自己还真是大难不死,拖着身子乌嫣也走不快,她不确定身后那些人会不会又来袭击,寒玄丝克制修行者运出真气,那黑衣首领没有克服寒玄丝的本事刚才就不敢直接杀了那死侍。

    避开寒玄丝的方法自己还是要提早知道。

    拖着身子终于走回可以看见灯火的方位。

    一众整齐的马蹄声从乌嫣的正面大道冲涌而来。

    整齐的黑衣劲装,一幅幅玄铁面具,领头清澈的眼瞳一眼就扫到那宅院墙角下朽木靠着的烂泥正是他们寻了一夜的对象。

    “姑娘终于找到您了!”领头人矫捷跃马,健步上前赶紧扶住乌嫣。

    不久前才听过的青涩声音乌嫣终于可以靠在暖和点的肉上休息一下:“小黑黑我是昨天约你家主子太阳下山前见一面,换今天见面也该等出了太阳再说吧。”乌嫣阖眼缓慢说话,反正这下自己不会摔地上。

    “竹栖大哥一个时辰前派出所有人寻您,下了死命令找到您一定要带回镇魂司,多有得罪了。”小黑黑少了平日的顾忌,抱着乌嫣就上了马车回镇魂司。

    她自己没死,那他就没死!

    懒得动,乌嫣想到福咒拢紧腹部的衣料子喃语道:“得罪就得罪呗,都要见面的。”

    马车停止时的震动牵扯了伤口,晕睡中的乌嫣睁开眼望着上方的玄铁面具有点恍神,杏仁眼中瞳孔的焦距逐渐对上:“啊,到镇魂司了呀。”

    “您别动,应该伤的厉害我抱您下马。”乌嫣这浸湿外袍的呛人血腥味小黑黑在宛水城时就见过一次。刚才睡着的乌嫣挡住衣襟他没办法在马车上检查伤口,到现在都不确定这一身血到底是乌嫣还是别人的。

    “行了,我就稍微靠一下睡一睡,真当我多虚弱似的。”表情维持冷静的起身,乌嫣皱了下眉,她是想逞能的走进镇魂司,可抱着要疼死的心理准备起身居然没之前那么惨烈的疼法,她迟疑的隔着外袍摸摸腹部的窟窿,好像体内有股暖流的东西在治愈自己,赶紧解决福咒再检查身体吧。

    乌嫣走下马车,吸入鼻腔的空气比之前凉透的身子冷。荒郊寂静,安静的都听不见鸟叫。

    天空已经撤掉黑幕和月亮,透过凌晨的雾霭,灰蒙的云层重叠着,交替而挪移。

    云层错综,晨曦第一缕耀眼刺目的金辉覆盖大地。

    “天亮了。”乌嫣喃语道,伸出的手背能感受到阳光照着的温度,自己这次没有魂飞魄散是警告,她做事不能再有昨日的处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