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小天师:仙君,别跑呀 第253章 归12
作者:落彤的小说      更新:2018-04-03
    “在下不知。”墙后小黑黑对乌嫣那是诚实回答,主子的行踪他一个属下怎么会知道。

    “我约他今天见面,时间地点等他确定好了你来通知我,反正我在哪你们都能找到。”乌嫣需要尽快解开这多余的福咒。

    随时都能找到你?那可不一定吧!

    “在下听清楚了,姑娘还有什么其他吩咐?”

    “跟着我的这么多尾巴你不处理一下?”她今天想低调一些。

    “九门总督家与新晋首富家您和他们主子都认识......”小黑黑画外音这两家需乌嫣自己出面解决。

    “烦人,你主子太阳下山前没消息就明天再约,天黑我可是要睡觉的。”乌嫣给了见面的时间期限。

    “在下明白,这就去找主子确定与姑娘见面的时间。”乌嫣昨个进李家今天不会去撬周家吧。

    小黑没再听见声音,他如猫轻盈跃上墙头一瞧乌嫣不知何时离开,刚才她不是要钱要马就这样走啦?

    摸着脸上的玄铁面具小黑眯起长睫毛朝外打出一响指,很快墙下聚来路人打扮的四位手下,他换领导的语气吩咐道:“我去镇魂司,姑娘今天不想尾巴太多,除了九门还有隐宗两家其余的尾巴你们处理掉。”

    “属下们明白。”

    乌嫣翻过杂乱无人的后巷,左转又绕甩掉所有尾巴才朝着九门总督府的方向赶去。

    “不准进,不准进,通通站后面一个个查看再进。”

    前方肆起喧嚣,半路偷扒人马车后面的乌嫣这才松手下马,顺手抹了点煤灰的小脸加上松垮的男袍,灰蒙蒙的长发用桃木簪不羁的束起,这一身行头不像乞丐但也和流浪汉有多大区别。

    她往前面挤,内城的城门前从早上开始就黑压压站满排队的人。

    “真是的,我这回家还不能回啦。”从南城娘家探亲回来,抱紧包袱的妇人嫌弃皱眉,赶紧躲开矮瘦的乌嫣继续接着与身边的路人抱怨。

    “正一品那李家早晨屋子榻了之后这内城开始不让出去,进去的也要严查身份,你看排队排这么长。”等烦的路人们一边往前挤移,一边都竖起耳朵旁听打发时间。

    提到李家,乌嫣默默放慢往前挤的动作。

    “李家房子塌了查这进出的人干嘛,听说那地段上面的房子全没了,下面老大一个坑呐!”

    “嚯呃!那李家下面怎么那么大的洞摆着,他们家地鼠呀?”

    “有钱人家不都挖个地窖摆摆古董放放冰块什么的,奇怪就奇怪在李家什么实力,人家柴房门指不定都是铁造的,地窖还能随便塌啦!”

    “可不是,有人,有人说和消失的东郊一个样,咱们霓岚得罪了天神,要亡!”

    “小声点吧,啥得罪天神,我帝都内当差的二奶奶的侄儿帮国师大人洗过茶杯,他顺耳听到咱们其实东郊消失是妖怪干哒。”

    “噢呦,你真能扯。”一圈人摇头笑开没一个信的。

    “我说的怎么就扯了,你们讲那么大的东郊说没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就没,寸草不生不是妖怪干的人能干的出来。”

    “没人笑你这,大伙是笑你侄儿在帝都洗茶杯怎么确定洗到国师大人的碗,国师大人和咱太子殿下一样有怪癖贴身服侍的都没几人,见过他们俩真容的更是屈指可数,你话说这么大能不是扯么。”

    “嗨!啧,实话你们怎么还不信,一群无知!”

    “得得得,咱们闲聊你上什么火呀我听过比你这更扯的说法。

    之前那东郊啊一万多不是人全是鬼,咱们这不是也有镇魂司嘛,有消息说东郊的鬼是镇魂司的头头养着换椅子用的,而且东郊消失的前一天好些人瞧见天上飞过俩神仙,东郊的鬼是那俩神仙驱除的,还说下一个要驱除的是那黑心养鬼的那位。”

    “我也听说东郊都是鬼,但说的是九门那位养着想长生不老用的,被镇魂司那位看破的局才毁了东郊。”

    “‘天’身子骨不错,这下面二位现在就急着换座位啦。”

    “嗷呦呦呦,扯过头扯过头,不说不说蛤,这些胡说八道害人害己都好好排队。”话题聊到帝君皇位这些立刻被谨慎的路人打断,这些话听见都是罪啊。

    聊当官的八卦与聊皇权皇子性质可完全不一样,闹不好就是掉脑袋的遗言,一群路人抿着嘴默默相互走远点,生怕这人群里冒出趴耳朵吃皇粮的抓人就走。

    切!这群人会不会聊八卦,李家的事压根就没聊,乌嫣擦掉鬓角的汗,翻了个白眼撞开两侧人的肩膀往前挤。

    终于在身后一串骂声中她挤到阻挡木栏的城门侍卫身前。

    “去去去,小乞丐今天不能进内城乞讨。”高大威武的守卫挥挥手拒绝的同时,侧身看看身后桌上铺开的通缉令悬赏令等等与乌嫣的脸做对比。

    “马路上摔了一下而已我才不是乞丐呢,我住里面难道还不让我进去?”乌嫣瘪瘪嘴,垫脚也往那桌子看去。

    “瞧什么?老实点蛤!你真住里面住址名字给我身符。”侍卫忙了一上午,态度不好但没刻意刁难,身份确认就放人,没有证明就闪一边去。这后面可是黑压压一群人盯着瞧呢。

    这问题乌嫣食指挠挠鼻梁不情不愿的回答道:“住址不夜街往左十里竹林。”

    “胡闹,小孩你框谁呢。”侍卫立刻沉下脸。

    乌嫣身后等烦的人都往她后背拱。

    “刺头就拎出来单独审问。”护心盔甲明显高几档次的男人盯半天这才发声。

    乌嫣主动走到一边,她斜眼瞧着这右眼框边有一明显陈年刀疤的男人,小麦肌肤年纪不超过三十,她刚才是猜谁在盯着自己,可自己也不认识对方呀。

    “名字?”刀疤男问。

    “乌嫣。”

    “住址?”

    仰头见男人如鹰锋锐的眼,乌嫣想想回答道:“九门总督府。”

    “嗨,刺头你想吃牢饭是吧!”站一旁的守卫伸手要提刺头的后领。

    “和小姑娘说话不能温柔一点!”刀疤男冷声斜眼扫过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