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小天师:仙君,别跑呀 第251章 归10
作者:落彤的小说      更新:2018-04-03
    当朝太子送你一条命还不够,你解决剥皮案可是稳住二皇子九门总督的官位。怎么,你打算彻底入了霓澜国帝君的眼找个正妃还是侧妃干干。”闲染持起茶杯,眼尾漫不经心的翘起,眸光落在少女的脸上,脾气大的很呀,敷衍应付自己的表情都不做了。

    自接自话,闲染继续道:“驱鬼师就干驱鬼除邪的事,多驱鬼提高自己的驱鬼师的级别,级别越高来钱越多,霓澜帝都内部的权位交替你个外人不要湿了鞋。”抿下都凉的茶水,凤眸瞅着乌嫣继续冷淡的眼。

    闲染想起来,琴子祁借赠与乌嫣的名义转移名下资产,这么做就俩理由,不是要离开就是要造反。

    琴子祁干了任何一条都是死罪,帮衬着的乌嫣也不会脱了干系。

    她没心,对权势也没看上眼过,掺和政权的事莫非和师叔交给自己云纹袍一样,算到什么才会临死前的交代?可师叔淡泊名利云游四海,也压根看不上这栩伏四国任何一件事呀。

    “得得得,剥皮案三千两白银与公主府那一千两黄金的单子我会同时查,钱也会一分不少的赚回来。再说,光脚的压根没鞋穿才不在乎湿不湿脚。

    不就吃俩破葡萄掌柜的你怎么还絮絮叨叨没完没了,瞧着皮肤保养的不错我当你小青年,大叔就是大叔,一张嘴就是霹雳巴拉陈词滥调的大道理,这年头说话要讲证据要讲底线的好不好。

    没事和我说帝都帝君太子总督,人家都是脑袋顶上的人好不好,我个小老百姓小小赚油米钱的驱鬼师,你和我聊这些不是在害人嘛。难怪别人都说年纪大爱虚伪笑的老男人都一肚子陈年坏水。就找地打工,又没卖身给你当奴才,不吃了不吃了!我睡觉。”乌嫣翻出一对白眼,憋着一口气一次性说完,双臂一抱向后一躺,滚到车厢一边背身睡觉。本办好事再找繁家,没想到霓澜城门就遇见繁家大小姐。

    她就是要盯着未来帝君的位置看清楚换谁做,万人之上一人之下的繁家大小姐?所谓天命凤命真坐上那座位她硬拽也要拽下来。

    嗨!自己就比琴廖大一岁,说谁老男人,骂自己这么多就翻身睡觉结束了。大叔?十六岁的死丫头叫二十五的自己大叔!

    手中空杯被闲染握拳碾成沙,他瞅着乌嫣的后脑勺没闹明白凭什么骂自己老。标准的儒笑消失殆尽,凤眸眯起盯着车厢门:“没吃饱使不动鞭子还是要本掌柜的亲自驾马?”

    大家都是伙计,就知道拿他们姐弟俩撒气,没办法他们俩是卖身的那种伙计。

    掌柜平静的语调夹着杀气,谁敢吵醒里面那睡觉的伙计,姐弟俩坐稳身子来一场平稳的风驰电掣。

    手下薄毯顺着闲染手指移动,轻飘飞落背身而躺的少女肩头。

    安静窄小的空间,他拢起眉峰单肘撑住案木,手指撑住下颚细细思索道,‘乌嫣的鞭伤,那鞭子的使用者不会是普通的家奴打手那么简单,李太爷又不是什么人物,身边怎么会出现这类持鞭人。整个塌陷的地窖乌嫣也没本事破坏成那样,这档内部机关自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己倒是小看了这不起眼的李家。还有——’没等他想完。

    “掌柜的进城了,直接回当铺还是?”车外,拈花侧脸询问道。

    “停车让我下。”后脑一双眼死死盯着乌嫣压根没睡着。她翻身很顺手的麻溜一览,钻出拈花开的门缝撞开舍纪跳车一溜烟就跑了。

    “掌柜的我跟还是不跟?”拈花没弄明白这乌嫣不是不喜甜食,怎么抱着掌柜的那串吃剩的葡萄就跑了,有毛病。

    瞧着被打劫后的空果盘,闲染缓缓恢复谦谦君子的儒笑,他抚平袖口不存在的褶子俊容没失葡萄的愤怒,心中算盘噼里啪啦那么一打才缓缓开口道:“你刚才上药她身上就只有那一百八十九两白银?”

    “啊?是呀,全装钱袋里,那点钱奴家不会数错的。”拈花媚眼眯起问这个干嘛?

    “沈镜月在小乞丐家门口给她的五颗金珠她花哪去了?”闲染倒退的推算一下乌嫣收入与开支,敢情死丫头空手套白狼出现宛水城,现在身上留着的都是驱鬼的收入,其余开支她就没自己出过钱。当然,其余人给的她也没多拿一件在身上。

    贪财还是敛财,这存钱的习惯闲染觉得不符合大咧咧的乌嫣,对方一言一行真的目的自己到现在都没猜出来个大概,顺着这存钱习惯查查好了。

    “五颗金珠没在我眼前花过,或者她弄丢了?”拈花望着弟弟,对方也摇摇头表示不知。

    “小舍,你去查清楚再回当铺。”

    拈花关上车厢门,抿唇媚笑一脸愤愤的舍纪,从弟弟手中抢走缰绳:“楞着干嘛,掌柜的话没听见啊。”

    被姐姐一脚蹬下马车的舍纪一张冰块脸,他抬着下巴瞧着扬长而去的马车反应过来,最近都是拈花贴身不离服侍‘小姐’,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查,而且掌柜的有没有搞错,五颗金珠多大的事需要查清楚,掌柜的泡一壶茶都不止五两黄金的价码,他舍纪是当铺管事,进霓澜国之后他们收鬼当铺凤琼楼就没正经开过张。叹气,该做还要做,舍纪想想最快的方法还是花钱买消息。

    一下马车,乌嫣就觉察身后有人跟着自己而移动,她靠着墙角瞧着闲染的马车离开才磨叽的走出巷子口。小手捏着葡萄梗坐在路边石阶上,摘下一颗紫葡萄就往嘴里丢,两排白牙上下用力一咔擦,咽下果肉连皮带籽吐一地,嘴动一气呵成,暗中盯梢的那些人一个比一个分泌口水,活活看酸了牙。

    嚼着心如止水甜葡萄,乌嫣思考今天找地继续睡觉还是找自带房产的修行者练修行。

    左脑寻思人选,右脑分析对象。

    闲染能耐大就是太财迷,她没钱也不想继续回答问题,此人不考虑。

    二师兄竹栖易容术无敌,修行能力却不太行,不考虑。

    琴子祁那狐媚子也是修行者,算了,那厮似乎一直扮狐吃老虎,解除符咒让对方坐上帝君之位就够了,和他那样的权贵还是浅浅的接触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