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小天师:仙君,别跑呀 第235章 嫡贵母富
作者:落彤的小说      更新:2018-04-03
    进屋的拈花当没看见桃木剑,准确的说她当自己没看见桃木剑是怎么消失。

    乌嫣瞧着拈花手中提着一柄割破黑暗视线的八角琉璃灯笼,那溢出琉璃的五彩光芒让冷侧的木屋退去不少森冷薄气。

    外面的风夹着树叶呼啸,乌嫣保持不动坐在木板上,拇指指腹似乎有了习惯揉转动食指处的玉质戒指。

    她眯了眯眼,两条妆花的眉毛倒八字聚开。噢!天黑了,她要离开木板干活去。

    换上一袭对襟靛青素袍的拈花墨发高束,提着的八角琉璃灯笼晃了一圈,最后摆在散落一地残渣食盒边。

    拈花伸手将包袱递给浓妆小姐,“吃的穿的弄好咱们马上出发,沈副督那边估计早就准备好了。”

    乌嫣赶紧打开包袱,但视线移到拈花手中抿唇笑道,“美人儿,你满手的宝石戒指怎么没戴了?”

    “你不是让我穿这类男袍办事方便,男人戴满手戒指多惹眼!”紧紧绑好的束发拈花媚眼都不如丝反而犀利不少。

    乌嫣摸着包袱里昨日麻子脸穿的同色料子,还是拈花眼尖准备得当,她直接褪去绯红长裙穿戴好衣服,扣着脸上的浓妆,这屋子啥都没有,缺了镜子自己这脸可怎么弄!

    瞧着平台处她才想起来白天拈花的镜子也被自己弄没了。努努嘴,朝着美人儿怯怯笑开。

    “吃的也在山下的马车里,包括易容要用的东西都在车上!”说完,拈花清清嗓子避开乌嫣那深紫眼皮送来探究的视线。

    走出木屋,一柄八角琉璃灯被风吹得摇曳灯光。

    两穿男袍的女子穿过风声瑟瑟如鬼泣的小径,走上满地黑影斑驳的竹林长径,拈花提好灯笼睇看并肩的乌嫣。

    “想说什么直接讲。”乌嫣突然回头,黑暗中出现一张苍白过度的浓妆脸。

    拈花抖了一下心尖子,差点捏碎了灯笼柄。撇开眼想了想又重新望着乌嫣说道。

    “白天周李本宅门口突然出现两具尸体,周家李家二房孙子的尸体被人直接丢在大门乱得不行。

    当时周定天和李博朗都在皇宫内,帝君‘顺便’知道自己的太傅太保孙辈庶出的子嗣被人残忍杀害,凶手还嚣张到大门口扔尸叫嚣,龙威震怒直接让禁军头头穆晟捉拿杀人凶手!”拈花清楚已乌嫣的性格昨夜肯定发生不少事。

    “我一直在木屋睡觉,尸体可不是我扔的。”乌嫣挠挠脖子疑惑那水棠的人居然还尸不是直接毁尸。要卖自己这凶手的消息多赚点钱?可是她走的时候喂了药,留着那李爷不死的哦。

    “那尸体是你弄出来的?”拈花直接问。

    “周家那个我杀的,他钻我裙子摸我腿还好里面穿着裤子,可不仅摸还揉我小腿肚子呢。”对比一下死法,自己对他很仁慈了。

    “摸你腿?”拈花停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步半拍由上至下打量乌嫣继续跟上,摸了乌嫣不死留在干嘛,何况居然是钻裙子。

    “周家那个钻我裙子主要还是李家孙子先挑拨,我进去可没招惹任何人但那李孙子以为我是找自己男人的妒妇各种言语恶心人最后我就断他手断他命根但为了续命的药,他死肯定是船上的人干的,我喂的药最少能吊命三天最多七天。”

    “可惜了你那好药了!”拈花忍不住摇头吊命就让想让对方生不如死。

    “对了,就周李俩家门口出现尸体,其余的呢?当时大厅还有十几个穿的还行的公子哥,剩下几十人都是周李俩孙子养的门客,不过最后让那船上的船工全部弄死了,他们的尸体没出现?”乌嫣避开上船前离船后两部分的回忆反问。

    “全死了?”拈花惊讶上扬了语调,随机耸肩摇头,“只有周李俩孙子的尸体出现,其余的公子哥估计是那种混吃酒肉的,霓岚有点身份的子嗣可不会和死掉的那两个太亲密。”

    “为什么?”要买信物上那水棠可不便宜,周李俩孙子看着也不差钱虽然人都垃圾。

    “周定天和李博朗两位三公都是正一品大臣,经历两朝的元老人物在霓岚的根基非常深。他们家的直系血脉钱肯定不缺,但势区别还是非常大的。

    死的那俩个都是二房的孙子,但霓岚只有正妻生的嫡子嫡孙才有权继承家业,如帝君定下的太子就一定会是皇后娘娘的孩子。假如有一天换太子,新当太子的那位的娘亲就一定会是皇后娘娘的身份,新太子的娘亲无论以前是宫女也好花魁花娘即便窑姐。只要帝君要换太子,那太子的娘也要跟着换人做。”拈花感觉乌嫣对很多常识是一点都没有。

    “那先太子的娘亲要早就死了?”乌嫣扣着脸上的厚胭脂,这规矩还挺奇怪的。

    “已故都必要挖坟换墓,冠上皇后的称谓重新下葬。你说那些个死掉的酒肉吃客肯定不是其他家族的直系子嗣,不是直系子嗣死了出现没出现尸体都不会有太大的动静。

    “为什么?”要买信物上那水棠可不便宜,周李俩孙子看着也不差钱虽然人都垃圾。

    “周定天和李博朗两位三公都是正一品大臣,经历两朝的元老人物在霓岚的根基非常深。他们家的直系血脉钱肯定不缺,但势区别还是非常大的。

    死的那俩个都是二房的孙子,但霓岚只有正妻生的嫡子嫡孙才有权继承家业,如帝君定下的太子就一定会是皇后娘娘的孩子。假如有一天换太子,新当太子的那位的娘亲就一定会是皇后娘娘的身份,新太子的娘亲无论以前是宫女也好花魁花娘即便窑姐。只要帝君要换太子,那太子的娘也要跟着换人做。”拈花感觉乌嫣对很多常识是一点都没有。

    “那先太子的娘亲要早就死了?”乌嫣扣着脸上的厚胭脂,这规矩还挺奇怪的。

    “已故都必要挖坟换墓,冠上皇后的称谓重新下葬。你说那些个死掉的酒肉吃客肯定不是其他家族的直系子嗣,不是直系子嗣死了出现没出现尸体都不会有太大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