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小天师:仙君,别跑呀 第211章 江上寻人
作者:落彤的小说      更新:2018-04-03
    “今个上船的人还真是少。”朝着江边延伸的木板,一边是水面停靠的小巧船只,一边没开工的十几个船夫围在一起打着牌。

    “租船。”乌嫣一直盯着麻子脸的方向,江面灯火通明的大船有五艘,这麻子脸真的好生奇怪。

    “啊啊啊娘啊,水鬼水怪!”抬头一眼是那红裙女鬼,船夫们一人尖声叫,有人慌张要跑崴了脚噗通噗通往水里跳,一个接着一个,但一想水鬼水里杀人更厉害呀,又趴着岸边惊慌失措往上爬。

    肆起喧嚣引起江边不夜街人的注意,乌嫣看见上方下来不少练家子,抓起一人往船上丢,“开船。”

    被拎的车夫吓得忘记思考,趴在船边直接翻身就往水里跳。

    乌嫣难得无语,她眨巴眼后面的练家子越来越近,“我靠。”只好往船里走一点去找木浆,希望自己会划船。

    “姑娘租船给我多少钱?”船头一直躺着睡觉的车夫握住乌嫣要找的木浆,揭开挡脸的竹帽。

    乌嫣望着远处麻子脸的船已经停在一粉纱多的大船边,从衣袖内直接摸出融成金饼的五颗金珠往船夫身上一丢,“少废话,开船。”有空自己确实要学学划船这技能,关键时刻才发现自己根本不会,找人帮忙实在太浪费时间。

    下垂眼皮眼睫一颤,“你们俩乔装男的,我要绑架李姐与麻子脸问清楚全部。”确定与二牛有关背后人是这李府,五颗金珠的单子可以结束了。

    拈花皱着黛眉轻笑一声,朝着乌嫣点点头却问道,“如果杀害二牛的真凶是李博朗,这能震动霓岚国的正一品你会杀了吗?”真的不是小事。

    “就如田妮,何必我们直接动手,有些时候毁比杀更折磨人不是嘛。”真要动手乌嫣不会让任何人知道,恩怨千千万与她无关不会插手,但二牛的死,从根本上来说还是与自己有关。

    如果自己说明白,二牛根本不是死的这么惨。

    没见过自己他可能还是死,但因为她,死了还被亲娘开尸这点与她的言语脱不了关系。

    找了两件灰色长袍,高发用布绳高高竖起,脸戴布巾乔装好的拈花沈镜月已经窝在李姐他们来时的车厢内。

    终于按着规矩的路线走出李府后门,麻子脸扛着布袋往车厢内一丢。扶了一把李姐一起上车,车轱辘滚动马车在黎明之前按规矩一定要离开霓岚城中。

    “这孩子怎么处理?”车外的麻子脸想想往车厢内继续说道,“你好好检查有没有醒,就怕装昏听见不该听的,实在不行干脆杀了。”麻子脸总觉得哪不对劲,避免之后一直不放心那就只有死人最安全。

    “我问你话呢!”上车后一点声音都没有麻子脸赶紧停下马,推开车厢一脸惊愕李姐和麻布袋全部消失。

    “该死的贱人,居然敢给老子跑了!”麻子脸就觉得李姐早晚有一天会背叛自己,跳下马车拉开后车厢可以打开的门,更加确定李姐扛不住终于背弃了自己,双手挠头一下慌了神立刻跳上马车调准方向往李府去汇报消息。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可在颠簸中,麻子再想李姐那身子骨拖麻袋下车自己怎么一点动静都听不见,难道,难道自己多嘴九门的人注意之前死的小乞丐,李府决定杀人灭口?

    干的都是见不得光的事,关键时候谁也不会相信谁,麻子脸立刻将马车换个方向还是先回自己的大本营再说。

    暗处,拈花扛着麻袋。

    沈镜月扛着弄昏迷的李姐问乌嫣,“怎么放了那麻子?不是说两人一起绑架。”

    乌嫣摸着自己如鬼白脸盯着远处的马车,“我想试试李姐消失他的反应,直接跑路那就立刻抓,回李府报信对方比我们更着急找人杀人灭口,可那麻子脸的武功一招一式可不是花拳绣腿,那样的身手何必干这档子风险高的活。”

    “的确,那麻子脸杀田妮的招式果断快速,干杀手比这送小孩赚的更多。”沈镜月本打算抓到人再问个究竟。

    “而且,我刚才才想到二牛的皮丢在水中发现尸体扩散了剥皮案的舆论,但你们想想刚才处理二牛家他毁尸可非常的谨慎,那样的火势全村的人都来灭火也只能看见烧糊的尸体。”乌嫣双眼发亮细琢深究,尤其刚才那个小拇指戴着金托红宝石的男人,嗓音听上去明显就是个太监,正一品李大人的癖好,怎么会是个公公找人。

    顺着麻子脸的踪迹,三人扛着两人来到霓岚城中的不夜街。

    栩伏四国明面的太平已经几十年,安逸滋生繁华,繁华蔓延消费。

    霓岚国四城一都都有自己主营夜间营生的闹市。

    白日小贩大街吆喝,可夜幕一拉城中不夜街,檐角悬挂琉璃灯,水舟花船美人羞,婀娜妙音在男女之间举杯送怀,伴着乐师们琴瑟靡靡,流光卷帘后的双肢娇喘交缠香汗淋漓。

    这包揽整个江边而建的不夜街,乌嫣看着都忘记之前路过的地方还是宵静漆黑的城中。

    “怎么这么多练家子?”乌嫣一时之间找不到淹没人群中的麻子脸,街外一辆比一辆奢斐的马车边是眼神犀利的车夫家丁,沿着楼梯向往望琉璃盏下每家店外的伙计个头高大身材健硕,后背插着的都是真家伙长剑或者大刀。

    “这不夜街是权贵们最爱的地方,老爷少爷们出门自然带着家奴都有点本事。”窝在暗角沈镜月庆幸自己伪装了一下,这街认识自己的人可不会少。

    “小姐,麻子脸划船走了。”拈花指着江面一艘小小的木舟。

    “感情他这进不夜街还是在绕路。”害自己还盯着家家店面看了良久,乌嫣望着拈花他们这背着人可不方便,“你们俩去哪等我先。”

    “现在出城中更显眼,往左十里有一门口全是竹林的独栋木屋,算,算我私人房产我们在那等你。”沈镜月说私人财产有点尴尬。

    乌嫣和拈花笑而不语,自己的房子怎么说起来表情那么奇怪。

    “你们俩轮流审问李姐她知道的一切,我先走了。”乌嫣瞧着麻子脸的小船离江边越来越远,赶紧去码头找租船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