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小天师:仙君,别跑呀 第201章 小厮道歉
作者:落彤的小说      更新:2018-04-03
    “那打死人的村长,就这样好好活着!”沈镜月说完觉得自己多言,哪有什么真的公平可言。

    “没办法,鬼事人事,如果相信有因果,有轮回,有报应,那就祝福杀人害人者下辈子变畜生,但人死了就是死了,这一辈子的命就这一条,没了,也就没了。

    自愿净化对于鬼是最好的抉择。但我只相信此生此刻活着是全部,死了的事人还没活够,想那些干嘛。”各种传说,各种迷信,各种流言,乌嫣以前想的很清楚,哪有什么轮回报应。

    可来到这个世界,那就解释不清楚了,就拿她这人来说,活着就行死了再说死后的事,反正她现在才不死。

    气氛深硬,她噙起嘴角没笑,似无奈的耸耸肩膀。

    “活人就聊赚钱的事,小姐这通缉令的单子你要怎么做?”生死报应轮回这话题,开始说很容易,但往深了这话题可就说不透了,拈花立刻换了话题聊。

    乌嫣看着窗外的天色的说道,“先从唯一留下尸体的小乞丐的案子开始查吧,鬼魂找不到,那就盯着其余活人,今天先去小乞丐家盯着起。”乌嫣起身,但希望自己预估的判断有错误。

    “还有三天才头七,现在就去?”沈镜月改变心情,当之前的话题不存在,她最近怎么柔软不少,这可不行,难道是乌嫣比自己彪悍,她松开以前的行事作风,立刻眼眸犀利,自己可是九门副督,鬼事不行,人事擅长。

    “拿了你五颗金珠酬劳,本驱鬼师手上的事情太多,办好一件是一件,还有一千两黄金的单子等着解决呢。”乌嫣看着一桌被自己吃剩的菜,她晚上不吃没关系,沈镜月?算了,她虽然没怎么吃也别吃了,免得晚上看见不该看的,吐个没完。

    乌嫣走前,沈镜月和拈花对视跟后,前面最矮的小妮子怎么话又说一半就不说了。

    掌柜还没走?拈花感觉到隔壁屋掌柜和自己弟弟的气息,算了,有什么好打招呼的,反正拈花坊也没了,她现在就是个丫鬟。

    等乌嫣走到一楼的阶梯,之前各各彪悍的小厮打手,尤其烙下狠话跑走叫人的小厮跪在地上。看那发抖的脊柱,也不知是跪的久还是跪气了。

    沈镜月付钱,居然不收,直接将差不多的饭钱往算账的面前一丢,这钱要不付,今日的债以后连着利息可就不好算了。自己宴客,不让客人进,太傅瞧不起自己瞧不起九门瞧不起二皇子瞧不起她将军爹,瞧不起乌嫣和拈花,瞧不起这么多人,真以为免掉一顿饭钱就这样算了。

    今天忙暂时放一放,但自己宴客,和太傅这比恩怨账,过阵子立刻算。

    “求二位姑娘惩罚,小的长了一双狗眼,嘴贱说错话,小的该死,小的有眼不识泰山!”领头的小厮照着吩咐一个又一个耳光拍拍打脸。

    暗处透过窗缝,聚宝阁睡好午觉的管事一张国字脸,一瞧外面三人,依据满手宝石对上拈花坊的管事是三人中间个头最高的那个。

    沈镜月他自然见过,再瞧着乌嫣,点点小,浓妆让人看不清楚模样,听说身手不错,可仔细盯着对方那条绯红长裙的料子,恨不得撕碎没眼力见小厮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嘴,这料子即便是**穿,那也不是一般恩客送的起的呀。

    聚宝阁的管事,瞧着沈镜月强行把钱付了,怎么说呢,九门副督而已,官不大,自己老爷可是太傅大人,两朝元老,即便对方加上个将军爹爹,那身家也看不上眼,如果已经是太子正妃那不一样,可人家还是候选之一而已。

    沈镜月宴请的客,自己这是出去道歉还是不道歉,但是拈花坊的管事这种下三滥的身份,自家老爷的脾气,规矩上确实不能让这种风尘女子进店的。

    才睡醒就遇这事,聚宝阁的管事烦躁得想撞墙,一想到太傅说最近九门的人都比较麻烦,避避开不惹上晦气,这才下定决定,坚定自己的判断就不出去道歉。

    安心了,透过隐藏的窗缝向外望去。

    浓妆一眼,吓得他心口一哆嗦,跟见到鬼似的。

    乌嫣移开盯着暗处窗子的眼,听着耳边不断的巴掌声,冷声笑开。

    拈花和沈镜月都知道窗子后有人盯着她们。一般人的气息她们俩也能轻易察觉到。

    “我们走,忙好了过几天再来吃一顿。”乌嫣想想找谁请客呢?

    “你确定,你请客?”拈花没事人一样精致的脸蛋满眼媚笑,瞧着两嘴都打肿流血的小厮,此刻一眼惊恐,乌嫣这句话怕是对方这几天也睡不好吧。

    “我可没钱,找舍纪请客呀,他又没女人留着钱干嘛用。”乌嫣裂开白齿,仰头看着三楼眨眨眼。

    你怎么不死一死,站在三楼栏杆边的舍纪恨不得跳下楼打乌嫣一顿,还真是会往人脊椎骨上扎针,他没女人怎么了,没女人就要请你吃饭啊。

    “小舍啊,把宴客的钱从掌柜的那最好多预支点,下次来这聚宝阁我可没今天这么简单轻易吃一桌。”乌嫣朝着舍纪扬扬手,最近有点忙,忙好了再来聚宝阁,该吃的,该算的算。

    舍纪松开清秀的眉眼朝着下方乌嫣点点头,示意对方赶紧走,成天带着自己姐姐瞎混。

    让拈花和沈镜月先出大门,乌嫣才弯曲眉毛,负手弯腰,无辜一双杏仁眼对着停止掌嘴的小厮眯眼笑着极其温柔,“要道歉,可惜你的档次太低。借着太傅的名头羞辱,那就该太傅跪着道歉才算完事,不急,等我下次来蛤。”懒得看狗仗人势的小厮,硬气至少坚持到底,怂也要怂得彻底。不情不愿,谁爱搭理谁搭理。

    “太傅道歉,你还真是不想活了。”小厮愤愤抹掉嘴角的血,嗔目看大言不惭的贱人是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自己几斤几两是吧。

    乌嫣轻笑一声,骂自己**反正无所谓,又没男人。但说拈花是卖的,这可就不对劲了。

    她是自己现在的丫鬟,如果她是卖的,那嫖客就是自己的二师兄,左右想想不放太傅一刀血,都不合适呀。

    “记得传话让太傅学学跪礼,哦对了,不用学,反正也是别人奴才跪了一辈子的老不死的!”乌嫣声音很大,就是要让人知道,捂着嘴非常配合自己今天的浓妆,吼吼吼奸声笑开,火上浇油算什么,她直接油上点火,不旺就烧不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