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小天师:仙君,别跑呀 第190章 灵根成珠
作者:落彤的小说      更新:2018-04-03
    “咳咳!”沈镜月有好多事想问乌嫣,但唯独没有要说小乞丐的想法。

    看见沈副督眼瞳往闲染方向扫了一眼,乌嫣半眯拢眼看来是有消息,还不是好消息。

    “你这一身脏得还不如乞丐,拈花还不快服侍小姐沐浴更衣,发现东郊算你这臭丫头记功一件挑好的给你用。沈副督你来怕是九门总督有交代,我们先进去聊。”闲染起身。

    沈镜月感觉得救,咻的一下起身,加上舍纪三人一起进去她没去过的收鬼当铺。

    这闲染自作主张的德行还是老样子,乌嫣摸着脸上那被割伤的口子不急,反正她也要花点时间整理一下之前的梦境。

    拈花盯着乌嫣的脸,望着少女那双眼,判断询问认妖的事现在是不是时机。

    又是娇声笑脸往自己的怀里一抱,“美人儿,掌柜的说的好东西你还不带我去挑挑。”

    拈花赶忙笑中放着嫌弃,抓着乌嫣往改造过的拈花坊二楼最好的屋子走去,“对了,你昏迷的时候,那夙灯可哭得两眼都要瞎了。”聊八卦最有意思,尤其还是自己最讨厌的人,乌嫣对于自己的心思拈花想以后再说,断了弟弟的情缘,还让自己看得最不顺眼的女人吃瘪,目前不是敌人,这是她对乌嫣的定位。

    “哎呦,掌柜的不是捧在手心怕化了,可这帮我疗伤三天怕是还不知道,来不及心疼吧。”乌嫣认真回忆一下夙灯的脸,居然有点模糊。

    “哪能呀,之前你不是被掌柜抱着先走进隔壁当铺,我和舍纪也不在,她直接打发楼下的看守在当铺外等着,你知道她那羞答答的模样公子公子叫个不停,掌柜本就烦东郊的异变,直接让她滚,服侍她的丫鬟告诉我掌柜的连说两边滚,那夙灯嘴唇都咬破了,灰溜溜的走了回府里不吃不喝哭了三天,体力倒是好,现在还没晕倒。”

    乌嫣半趴在拈花柔软的肩头眯着眼角,闲染这货不行中给自己找仇家是吧,那女人必定把账记在她头上。

    “她不主动招惹我,那就算了。”想想,闲染那精明得狐狸一样的货色,怎么会花大钱养着人,不是自己吃那就留着有别用。

    “那要是主动招惹你呢?”拈花单手打开房门,睇看乌嫣的脸。

    触摸左脸颊的刀疤,乌嫣面无表情道,“那就杀了呗。”

    轻松语气,拈花突然觉得乌嫣哪里变了一样,说不清楚,三天之前乌嫣是狠,可刚才不轻不重的语气直接告诉她哪里变了,但再仔细看乌嫣的脸,始终看不出端倪。

    “杀了?掌柜可要找你算账。”拈花将乌嫣领入浴池,就是宛水城天字楼内那白玉打造但大三倍的圆形池中。

    解掉全身束缚,乌嫣顺着玉阶拔掉束发用的桃木簪,桃木剑摆在一旁眼可见处,抬眸盯着拈花“闲染自己养的女人管教不好,帮他杀了我还没收教育费呢!”她难道真是地上泥,被人踩还嫌泥土脏了脚都无动于衷的人。

    “那真和掌柜的直接怼上,你也无所谓?”拈花想想还是掏出去疤的药膏递给乌嫣。

    “怼就怼呗,生意关系而已,那夙灯最后要伤了我闲染又不疼,疼的可是我耶。”乌嫣立刻打开药膏,四根手指挖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一大碗往脸上的伤口涂。

    “拜托你洗好了再涂抹成不成!”拈花干脆不接乌嫣的上句话。对方之前不是最不在乎伤口,怎么这次涂抹的这么情况。

    “那你不早说这么快给我,再给我多拿几瓶来,你看我这一身疤痕反正掌柜的可亲自说了最好的,比可别帮他省钱,那抠门难得大方。”乌嫣摸着全身在东郊大大小小留下几十处的伤口。

    拈花无奈摇头,赶紧除了浴室给乌嫣拿最好的。

    浸在温热的乳白池水中,乌嫣触摸着身上的疤痕,她表情有些不自然的往脸上的疤痕触摸,疑问自己怎么较真身子疼痛这件事。

    上一次在乎是来月事,那隐隐作祟的自然疼痛,她认为这是自己的身子,完全属于她的。不能磕磕碰碰不好看。

    可睡了三天醒来,刚才回应拈花的话是脱口而出,她又没有情魂根本没有在乎‘疼痛’这一想法,可就是那种另伤别人,不疼自己的意识存在脑子里。

    靠着池中纯白的玉壁,乌嫣望了一眼桃木剑,双腿盘坐两掌摆在腹前交织成印。

    进来的拈花媚眼错愕,只见乌嫣齐腰墨发浮在乳白池中顺着四周冒水的孔隙来回波荡,以乌嫣的个子,却是直挺腰肢锁骨以上身子浮在池中央。

    拈花缓缓放下手中的木盒,向后退身,关上浴室的门还是坐在门外等着。乌嫣刚才这是凝神调修,这栩伏修行者少,但他们那地界可是比比皆是。

    不能打扰,拈花抚摸手中的宝石,不知怎么想到那到现在都没消息的竹栖,死男人不来看自己就算了,连师妹都不来瞧一眼!死男人,干脆给太子做太监好了。

    真是个死男人,拈花抿着唇在心里埋怨,却又在脑子里清晰了竹栖的眉眼,“啧,真是讨厌的死男人!”低声喃语,那没消息有时就是最好的消息。

    凝神,乌嫣自己的神智在体内游离,她看见灵根果然粗重不少,原来不是混沌的梦境,白根吞噬溢入身体内的红丝邪物果然是真的。

    灵根脱身太久,不像以前那般的契合,怎么连位置都变了呆在自己的印堂。乌嫣的意念开始游离,将这白色脉络顺着头往原本呆着的丹田的牵引。

    灵根畏惧乌嫣丹田处的气息,犹如之间进身被那莫名强大的气压赶到印堂。

    可现在,灵根觉得那丹田的金光更加浑厚,但很舒服,顺着主人的意念一寸寸的下移。

    白色的灵根终于移到乌嫣的丹田处,在放大的金光中白色的脉络枝桠不停的凝聚,最终成为小拇指指甲盖大小的白色珠子被金光滋养。

    “这是什么?”修为上涨,灵根成珠乌嫣知道,她有灵根是师傅告诉她的,包括她不是栩伏这地界的人,可师傅教五师兄修行唯独不教她。

    虽然五个师哥都说她的灵根白色,最稀奇最好,可他们不知道师傅说自己缺魂,养着灵根定魂别瞎折腾,魂要飞了,修行再高有个屁用。

    后来师兄全走了,开始教自己驱鬼除妖的术,师傅说什么就什么吧,学就学呗。

    一直到最后才告诉自己下山驱鬼,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