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小天师:仙君,别跑呀 第165章 开入魂池
作者:落彤的小说      更新:2018-04-03
    “咳咳,我问你,她在哪?”俊魅的眉眼间有稍许病态,半身厚实绷带的琴廖被竹栖扶起身子。

    “不知道!”竹栖见大师兄,还逞强继续想下地,一脚踹掉他面前的鞋,手也忍不住气的发抖。

    “四天,你这半死不活的样子整整四天,这伤到底是谁伤的?”旁人伤不了大师兄的头发丝,四天前,自己在城门的夜里等待还没赶到霓岚国的乌嫣。突听手下传太子被刺,他当临时传出来的计划,回府邸巡看。

    血泊中,心口边贯穿一个大洞,然儿,帝君居然也得到消息,连夜送入皇都的太子殿,****夜夜,不间断的医治,总算保住了的命。

    琴廖无绪的银眸,望着胡子邋遢,眼黑颓废竹栖的真容,摸着上身的绷带,也知对方是日夜不离的照料,无奈摇头,光足走在黑曜石地面之上,银眸望着这陌生又熟悉的太子殿,他没死,至少乌嫣没出大事。

    回忆了那天被行刺的场景,“没派人盯着她,也还好!”语气倒也放松。

    竹栖拎过黑玄衣,往琴廖走去,不轻不重的丢给对方,埋怨再多,这主子,这师兄,活着就行,“霓岚国,你的一举一动都在人的眼皮子底下,乌嫣也是我师妹,我还真的不管她!放心,闲染盯着呢还能出什么样的大事,你这样重的伤,究竟是怎么回事?”竹栖气过了,也就算了,语气缓和不少,注视着大师兄没有血色的侧脸。

    套上玄衣,摸着胸口的绷带,琴廖盯着上方透光的窗棂,俊美绝伦的脸上难得露出疑惑的神色,“这次,我是真的不知道。”

    竹栖嗔目,交过手,怎么会一点线索都没有,“你受伤不久,帝君就派人接你进太子殿疗伤,莫不是——”功高盖主,容不得人。

    “不,帝君有心,但那男人不是帝君能派的。呵,灭了光,黑夜中,我连对方的模样都没看清,直接攻破胸口,那招式是修行者,但目的不是夺命,见我受伤,只说了一句,‘噢,不是你。’就消失了。”

    “修行者?整个栩伏全加起来,能让你受伤的还有多少!他的灵根?”竹栖想到没了灵根的师妹乌嫣。

    “不是白色,出招太快,我还没窥探到,人就走了。”琴廖不断思考,别说给了乌嫣一条命,自己剩一半的修为能用,对方一招,那样轻松,就伤自己如此,不是栩伏的人?

    他是根据什么在找人,地位?修为?理由呢!

    “我去找闲染问问?”竹栖对于这样的异样,也明白事态的严重性,第一时间想到神秘的收鬼当铺掌柜的。

    “不,暂时不用,你守在这,我闭关三天,调理好身体,亲自去见。”好在只是稍微严重点的皮肉伤,灵根未毁,有灵根者,闭关三天就能养好这伤。

    转身,琴廖解开一墙的结界,露出一门,“记住,她是我的命,不可有事!”背影消失门内,墙还是那墙。

    竹栖摸着一下巴的胡渣,心口是说不出的滋味,师妹该知大师兄受伤,别说见,问也没来问一声,奇怪?也不奇怪,师妹一贯就是这样的性子,真进皇宫,那才是出大事了。

    命嘛?呵,师妹现在还真是你的命啊,给对方驱鬼师身份黑玉牌上的福咒,自己怎么会察觉不到,虽然自己主修易容术,灵根没有以前的师妹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现在的大师兄彪悍,那也是师出同门。

    不问,就和下山前,师傅找大师兄密谈那一个时辰一样,不问,该知道的,到时候就会知道。

    师傅啊,你到底在哪啊?赶走的徒弟不管也就算了,没了灵根的师妹,你怎么样也要操心操心。

    竹栖深深叹气,直接盘坐调息,还行吧,里面的不死,师妹不陨。

    ——

    同一时,霓岚国的南拎水街,白日,扛着货物的路过小贩,高声吆喝。

    没到时间,没营业的拈花坊内隔壁的店面,高价买下。

    放置好的收鬼当铺,拈花通过拈花坊与隔壁店面中间的长廊,穿过。

    走上整块玉石雕琢而成的玉阶,看门的俩光头大汉赶紧打开凤焦骨做成的大门。

    压着媚眼,壁盏上的不灭鲛油拉长这五十米长的过道,无窗通亮。

    一切都如在宛水城时一样,收鬼当铺在哪,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拈花走进这玉琼楼内,不禁抬头望着上方一间又一间的五层楼,鳞次栉比,空无一人。

    往掌柜的书房走去。

    守在门外的舍纪,一见拈花出现,撇开脸,不看对方。

    拈花捂着满手宝石的戒指,居然还敢给她眼色看,小崽子,断情魂,难道要寻死寻活,活不利落了是吧。

    等下,找时间单独教育教育自己这失心疯的亲弟弟。

    “你们俩,都给我进来!”闲染低沉着音,似压着怒意从屋内突然响起。

    从昨天呆在玉琼楼这书房外一直被视而不见的舍纪,准备进去领罚。

    拈花瞪着舍纪,敬告对方小心说话。

    可推开书房的门,两人同时嗔目,这怎么回事?

    站着大厅的闲染脸上的儒笑不见,凤眼眯起,负手盯着面前的入魂池,一缕又一缕被净化的白雾,往另外一界的池中钻。

    “掌柜的这是谁干的,这霓岚怎么突然被净化了这么多的厉鬼。”拈花以前不打理收鬼当铺的事,但也知当铺只收留在人间的怨念厉鬼,没了怨念,自愿净化的鬼魂,都是自动消失,更何况,厉鬼都是做法压进入魂池,哪有这样,主动往里面钻的。

    终于,最后一缕净化过的鬼魂消失,凭空出现的入魂池从地面上不见,好似刚才的是幻象,一切都没发生的一样。

    闲染盯着地面,脸色凝重,手指快速画阵,正常模式的入魂池再次从地面凭空出现,“舍纪,放鬼!”按往日的习惯做一遍。

    舍纪赶紧从衣袖内,扔出三张收鬼的黄符纸往入魂池上一丢。

    顺势,黄符纸上的图腾,如线揭开,直到图腾在纸上无痕消失,腾然冒出三股黑雾怨念,狰狞的厉鬼来不及唾骂嘶吼,舍纪伸手,掌风一压,似泉水,不断往外扑腾的黑雾怨念,急速淹没消失于入魂池内。

    没了图腾的三张黄符纸,紧接着腾空冒起的黑火燃尽,入魂池自动闭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