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小天师:仙君,别跑呀 第164章 闯东郊伍
作者:落彤的小说      更新:2018-04-03
    “妈呀,怪,怪物,快跑,快跑啊!”街道二十米外的五人,明白自己刚才是怎样的劫后重生,煞白着脸色,转身,神慌,拔腿就跑。

    满地的血,盖在污泥之上,堆积一层又一层。

    除了二刀子张大嘴,惊得直接跪在地上,刚才还挺热闹的街道,除了他,还有那两血人,就是一堆又一垒的尸体。

    沈镜月软剑回腰,喘着粗气,手握匕首,开始翻动检查,不能留下活口。

    乌嫣跟在沈镜月检查后的尸体,双手探入,开始收刮死人钱。

    “二,二位!”二刀子默默伸手,想申请离开。

    “给我等着还要东郊一日游,摸完钱立刻就走。”乌嫣撕碎一人的外袍,只要她觉得值钱的,都往里面丢。

    “这钱你也要!”沈镜月踹开一尸体,要问的话太多,但卡在喉咙,一句也问不出。

    “钱是无辜的。”乌嫣摸了半天,摇头,一群穷鬼。

    突然,天空爆破响,二刀子赶紧起身,走到街道中央眺望,四处上升的黑烟,是信号。“闯祸了,你们闹的动静太大,尊主下令整个东郊的人全聚集,抓你二人!”二刀子只能踩着血水,往乌嫣他们走去。

    抬头,黑雾怨念比之前浓,乌嫣眯眼看不出清楚飞在空中的黑烟信号。

    她抿着嘴,低头看着一地怨念消失的尸体。总算认真分析一下,已正常的情况下,哪里会有一百人中间,有九十五人身上都束缚着怨鬼,即便都是恶贯满盈的人,可大白天,怨鬼全坐在杀害他们凶手的肩膀上,这样高的比例,是不对劲的!

    弯腰捡起地上的钱袋,掏出血泊中的大刀。乌嫣盯着没有怨鬼缠身的二刀子,以这人的品性,她蹙眉询问,“你有没有杀过人?”

    “现在是问我罪名的时候吗?”二刀子质问,但在乌嫣冷冷的注视下,人家要杀自己早死了,点点头。

    “他们手下亡命的怨鬼一个不少,你为什么没被怨鬼缠身?”乌嫣又是不打招呼的神叨叨。

    二刀子联想到乌嫣之前对着空气说的胡话,头皮发麻,嗔目,“你,你能看见鬼?”

    沈镜月盯着乌嫣,“你要把话说清楚?要不然理解不了?”

    乌嫣的血手,指着上空,“这东郊上面,全都是厉鬼的怨念,黑压压的一团。刚才我赶走的五人之外,其余每个人身上全是被他们杀的人的亡灵,我杀了他们,亡灵的怨念消失,净化投胎了!”

    二刀子和沈镜月,顺着乌嫣的手指,看着上空不说阳光明媚,那也是艳阳高照。

    沈镜月扶额。

    二刀子双手拍脸,一下子对于这种看不见的东西,接受无能。

    “九门副督,她是神经病吧!”二刀子希望得到肯定的答案,什么鬼,什么亡灵。

    “我是驱鬼师,有阴阳眼的那种!”不是同行,半句多,她说实话,不是更听不懂。

    “赶紧,赶紧走了,别扯这些,几千人追杀,不是闹着玩的。”二刀子听到四周的骚动,示意这两人先走。

    “换衣服,继续找小乞丐!”乌嫣一定要完成进东郊的目的,才会离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她傻,你跟着她疯!”二刀子压着声吼着一直不说话的沈镜月,九门副督,总比这见鬼疯子有常识吧。

    “这上面你看见的厉鬼怨念,和那些人身上的鬼,是不正常的?”由于超脱常识,沈镜月只能用能理解的话问乌嫣。

    “这地方就算一万人凶神恶煞,满手人命好了,也不会凝聚这样大的黑雾,正常情况,有这么多的亡灵,这里应该没有一个活人,是死城,人为阳,鬼为阴,鬼不会呆在人气旺的地方。”突然,乌嫣一拍脑袋,“阵,肯定有人布阵束缚在这,要不然,这样厚重的怨念,外界怎么一点都没反应!”

    ‘布阵’话落。

    沈镜月和乌嫣互视一眼,同时想到公主府的诡异之处。

    “不管有没有关系,异生怪,边找小乞丐,边看看这东郊到底再玩什么猫腻!”东郊这霓岚毒瘤,混居凶神恶煞是一回事,但有人利用这刻意团聚鬼怪,那意义可就不一样了。沈镜月决定进来了,就跟着能见鬼的乌嫣,调查一番再说。

    “赶紧带路,要不然,哼!”乌嫣将大刀插回沈镜月的后背。

    二刀子抖动一脸横肉,他可是亡命徒好不好,“赶紧跟上。”

    三人迅速消失。

    而扛着人的繁家杀手,后脚出现。一眼通红,一鼻血腥,他这做杀手的,看着堆积如山,惊得连着后背上的人,一同,摔坐地上。

    “在这里!”前后夹道,从远处赶来的东郊亡命徒们,全被眼前的一幕,震惊。

    忍不了这过于浓重气味的,立刻走出队伍,扶墙,哇哇大吐。

    “那两人去哪了?”场面惊人,楞过神,总算有人冲到繁家杀手面前。

    “我,我不知道!”繁家杀手,一见对方人多,虽不清楚状况,但摆出一脸恐慌。

    “你不知道!”问者端详,但立刻蹲身扯开繁家杀手的后领,空荡无纹。

    “你个外人,抓起来,带回去审问。”一团人冲来包围。

    繁家杀手,又没进过这东郊,哪知他们有特殊的识人方法。

    锐眸闪过,纵身脱逃,飞上平房屋顶,一溜烟跑了。

    “快,快追上!”刚才一直盘问的人伸手指挥。后方一群人,一拥而上。

    问者准备走,看见地上逃走的人还留下一人,无伤不知死活,他伸手触摸鼻息,看看是不是活人。

    手正要触碰到自己,一双眼,猛的掀开,对视上方的人。

    问者,僵硬半空的手。

    车夫半坐起身,盯着眼前的尸体,眼闪妖治寸光,就和过路人一样,径直走过这片血泊。

    车夫面无表情,头也不回的走。

    戴着两只碧绿扳指的左手拇指微微弯曲。

    后方,僵硬全身的问者,脖子出现刀伤,缓缓倒地,死样和旁边那一堆尸体一样。

    而在同一时刻,霓岚皇都的太子殿,床榻掀眼,那双无绪的银眸,出现竹栖的影。

    “她在哪?”琴廖醒来的第一句话,问乌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