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小天师:仙君,别跑呀 第139章 两相估测
作者:落彤的小说      更新:2018-04-03
    吃饱喝足,乌嫣抚摸着宓嫙扎手的光头,“你过的还好?有没有人欺负你?”

    “姐姐,我过的挺好的,上午练琴棋书画,下午听课练武,夜里做总督大人布置的功课,你瞧我都胖了。”宓嫙忽闪黑白分明的大眼,却忍不住伸手,摸着乌嫣浮肿浓妆的侧脸,眼又移到那挺深的额头结痂处。

    “姐姐,你怎么把自己弄的这么惨?”见识过超出认知的世界,宓嫙认为乌嫣姐姐很厉害,本不需要折腾成这样。

    “哎呀,不枉费姐姐我对你好过,来,给姐姐么么。”乌嫣捧着小女孩的脸蛋凑近紫色嘴唇。

    拈花却板正乌嫣的身子,断了舍纪的单相思,她确实欠下一笔人情,但弟弟为什么是受到惊吓逃跑?

    “卸了妆,把药涂在脸上。”沈镜月想到长公主的审美,厌恶世间一切丑的东西,包括人。

    “你们好烦,我这妆花了多少心思,脸肿了又没妨碍你们,我要和小宓聊聊天啦。”上次,宛水城出发之前,宓嫙暗自递给自己一块玉佩,直到后来,自己才想起,在宓家遇见鬼煞那天,宓老爷说过,霓岚国都一家叫屉金的地方,放着宓家祖上的积蓄和宓老爷自己的私房钱。

    当时宓老爷说玉诀被宓夫人藏起来,所以乌嫣也不确定,宓嫙给的这块玉佩到底是不是宓老爷说的取钱信物。

    “镜月!”琴子祁见属下举着药膏不放手,她逾越了。

    “总督!”沈镜月蹙眉,她是为了乌嫣好,要知道长公主这喜美的怪癖,害了,死了,多少人。

    繁家大小姐等着乌嫣送上门,那不是道歉,那是摆好的鸿门宴!

    ‘算了,改空单独找宓嫙再问’乌嫣手背摸着还在发烫的肿脸,指尖默默掐上额头。

    “你敢!”瞳染厉色,手册迅速砸到乌嫣又要撕开疤痕的手。

    “都坐过去!”琴子祁原本心情都快好到巅峰了,此时气不打一处来,上前一把抓住乌嫣的小手,用力一拍,“手别贱。”

    “不撕,等下上门,怎么体现我的惨呀。”居然打自己的手,这琴子祁也是蹬鼻子上脸的货色。

    “你以为皇权的人,会因为你这道疤,而责罚霓岚首富千金繁花和她妹妹?”没有**的疼,你也没别的其余感觉,为了要记住仇,只有不断疼这一种办法!

    拢着银狐裘衣,琴子祁话音落尾,停顿一瞬,侧头。

    被吓到的沈镜月和拈花遮住宓嫙的眼睛,全背过身低头,研究彼此长裙布料的织布手艺。

    “有话不知道好好说,你急什么,犯病了啊。”乌嫣确定自己的判断和分析,琴子祁这货五崇殿出来以后,对自己的态度明显不对劲。

    变化总要有理由吧。

    不光是愿做帝君这一改变,对自己怎么毛手毛脚,你看,这刚拿手册砸自己,又是伸手打自己。现在好了,打开沈镜月丢在一旁的药膏,帮自己涂抹砸红的手背。

    “犯病?还没到时候!”琴子祁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一天帮人涂药,因为对方看穿自己脸上的符咒,因为对方是十多年来第一个冷静看完自己剥皮之刑,陪在一旁,还将自己当正常人看待。

    拇指的指腹,轻重适宜的推开药膏。琴子祁想问情魂的缘由,时机不对,场合不对。

    帝君之位,每月惨绝人寰的剥皮之刑,他这辈子最不在乎的,恐怕就是权势吧,独自一人,能忍过那样极致的痛苦一次又一次。自己最多没有情魂,而对方永远都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在生不如死的现实中争扎。

    各怀心思,确是偏差。

    乌嫣以为琴子祁是讨厌看见别人反复折腾伤口,点点头,“行行行,这疤就让它自己掉,我不撕,你也别揉我的手,叫外人看了去,真以为我和你怎么样了!”拈花坊门口牵着自己的手,那公公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不说琴子祁是九门总督,人家毕竟还是二皇子,一举一动,还是挺惹眼的。

    “迟了。”琴子祁嘴角的弧度稍变,他要成为万事累赘的帝君,他揭开符咒此生无救的**,很多心思,不敢想,抑制不能想。但给了引子,叫他真的惦记了,那就不再有后退的权利。

    他不会退,解开引子的刽子手乌嫣,也绝对不行!

    撑开粉红银光的眼皮,乌嫣想到自己改变对琴子祁看法的那句话‘我不会找不爱的女人生孩子!’

    挺有人性的一家伙,干嘛?她帮着生孩子?符咒解除?帝君之位?兀自摇摇头,乌嫣不愿在这世界留下任何东西,当然,包括自己生下来的生命。

    “你的事,我会解决。我要的,你必须完成,你我关系清爽些好,别弄的这么复杂。”交易一对一,参合她也感受不到的感情,最多磨练演技。

    乌嫣猛的抽出自己的手,微妙的挪了身,对方的符咒,她还真要单独花心思找到那些个亡魂,得到除了生孩子传承之外可行的办法,这么厉害的符咒,对了,有空问问柒煞清不清楚。

    “抱我进九门,十几车的大礼,整个霓岚,该知道的都知道,不知道估计刚才出发后,也都听到市井传闻。”琴子祁抚过青丝,雍容窝入裘衣内,斜眼扫过疏离自己的乌嫣。

    没错,他就是故意的。

    你们都当太子琴廖死了不成,摸着手里宝石,竖起耳朵听的拈花,好想向对面大吼一声。

    空车行来,长队而返。

    车队领头的玲珑宝驹,轻颠轻晃。

    车内摘了红缨帽的常公公手持一寸眉笔,年过三十已不透彻的三白眼眯着,对着贴身随从手持的一盏银烛,常青凝镜,细细勾勒因出汗而缺失的眉尾。

    没有毛,他只能靠画的,长年累月又如何,不差分毫的细长柳叶弯眉,他还不是画了整整一路。

    直到放下眉笔,双膝跪在缎面软铺的随从汐朝,这才落下心口悬着的大石。

    “你猜,沈镜月那贱货,今个这公主府,她进还是不进?”常青想到刚才贱货对自己的公然羞辱,今非昔比,找到机会,绝对玩残了她。

    常公公细眉之间孑是阴气,随从汐朝清秀的脸蛋,眼珠子机灵的一转松笑回应道,“常公公,今个她进不进不打紧。”

    常青挑眼,示意随从继续。

    “公公,沈镜月虽说是目前太子妃人选中条件最出彩的那个,真进了公主府,与那繁家大小姐面对面,而繁家大小姐这最有利的竞争对手‘一不小心’受伤出门,您说,帝君再看重家室,也不会将正妃的位置,让她坐。

    可她那样的家室,也不是一般王权要得起的女人,成为侧妃,您说沈镜月该多‘高兴’啊!”汐朝慢条斯理的,毫不刻意的阴人。

    常公公听着,可行!

    心口郁结的气,这才终于解开。他伸舌滑唇,单凤含珠的袖口探出手,满意的微笑,手指探入随从的衣襟,指腹下是精壮的弹性,与年轻人才有的滑溜肌肤。

    游离于自己身子上的手,汐朝表情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