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小天师:仙君,别跑呀 第95章 要什么呀
作者:落彤的小说      更新:2018-04-03
    乌嫣盯着对方玄黑长袍上的绫地花鸟图抿着嘴,‘开任何条件自己都会答应?’风险太高,乌嫣盯着男人的脸回应道,“你还是先说要什么,我再考虑看看,你要天上的太阳,我有心也无力呀。”

    贵气晃眼的男人,朝乌嫣走来,两人之间只剩半米的距离。丫头的头只到自己的肩下,男人想呀想,想到自己之前一直想做的事情,兀自红唇绽开,发出慵懒而低沉的音,“你的脸让我捏捏就行!”

    “就捏我的脸?”有钱人爱好很独特呀,乌嫣立刻抬起头。

    “要是别的男人也开这样的条件,你也答应?”男人永远闪着荧光似要哭泣的眼瞳,格外糟心。

    “你觉得正常人会开这样的条件吗?”乌嫣冷眼瞅着对方,当她抬着脖子不累是不是。

    男人抬起双掌按在乌嫣的脸蛋上,用力一挤,嘟出的小嘴特别可爱,男人忍着笑意,修长的手指捏着偏瘦的脸颊,皮肤光滑,手感软糯,极有弹性。

    他捏得可真开心,距离太近,乌嫣翻了个白眼,忍住叹气,自己的脸皮上下被揉动着,力度还行,不轻不重。男人的手温度不高,也没有汗液,这点乌嫣还算能接受。

    就是嘴巴不断被捏成金鱼那种嘴型,还被迫发出啵啵啵的声响,要是以前有人敢碰她的脸,挫骨扬灰那都算轻的。

    没有情魂也不错,至少自己有些刻骨铭心的习惯现在没了。前世十岁吧,她被后妈强灌刚烧开的糖水,那之后就有了心理阴影,不能让人碰到脸,不能吃任何甜食,闻到糖味就会本能的呕吐。

    这世没了情魂,没了喜怒哀乐,一开始她想让自己记住那份恨意,居然都变成奢侈的不可能。

    ‘啪嗒’一滴晶莹溅在地上。男人倾城着一张脸,泪痕划过朱红泪痣,楚楚动人更显妖魅灼华。

    乌嫣被揉发热的脸颊猛的被男人双手抱住,被迫要踮着脚抬头。

    低头俯视,男人眼中全是乌嫣没有情绪的眼神,他只能闭上眼,两行热泪怅然泪下。他哭,但不是他哭。

    乌嫣伸出食指,弯曲一勾,弹落男人长睫毛上凝聚的一颗晶莹她含糊说道,“摸我的脸,都能把你感动成这样,还是你眼睛水做的,没事就爱哭?”太夸张了吧。

    男人稳住情绪,吸着鼻子,很认真的盯着乌嫣说道,“既然你知道了我的秘密,我是不是要杀你灭口。”慵懒声因为哭泣萃了丝撩人黯哑。

    ‘咯噔’乌嫣心脏猛的跳了一下,似乎是因为这声音有了本能的感受。自己是没情绪的,但身体本能的反应是她评估状态的方法之一,因为男人的声音,自己心脏用力了一下?奇怪。

    “你爱哭都是杀人灭口的秘密?有钱人灭口用不着这么烂的理由吧。”两只脚都成芭蕾舞的状态垫着,乌嫣的身子摇摇欲坠中。但小脸蛋还在人家手里面呢。

    “呵,有钱人的世界你怎么会懂。”男人捧着脸的手向下压,直到确定乌嫣两脚都踩平地面,才突然放开双手。

    他知道死丫头现在没心没肺,这次自己才主动出击,不像之前两次绕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着弯子出现,但一切都点到为止,在不逼急死丫头零界点前收一收,循序渐进,不信这一次死丫头对他还没有兴趣。

    乌嫣嫌弃眼神,摸着两边发烫的脸,耳根子怎么也红了,活见鬼也是。

    男人无比清楚乌嫣的性格,直接走到脸色更加绯红的宓嫙身边,半蹲身子,一掌盖住宓嫙的左膝。

    乌嫣鼓着脸颊,活动嘴巴,踏布走到男人身边,修为到一定程度,确实可以疗伤,贵客就能化解自己身体内的鬼毒。

    可这男人不一样,他挥手就治愈了自己脸上的伤疤,现在也只不过隔着宓嫙的裙子,把掌心对着伤口处,无痕无形,无风无动,如果这样治疗好那深可见骨的肉伤,这男人的修为该高到什么地步呀。

    不久,男人收手,半敛的眼睫眨动,在抬头盯着乌嫣。

    “你怎么停了?”看她干嘛,乌嫣拧着脸。

    “好了。”完工,自己想多要点。

    “两只腿,她两只膝盖都有伤,还剩右边膝盖你没弄呢。”乌嫣指着宓嫙另一只脚。

    “我刚才答应治疗,但你也没说具体的范围呀,把鬼煞给我,我就继续。”男人不怕现在的姿势被乌嫣一脚踹开。

    “都说了,柒煞我已经用了,就不想给你,要不你再摸摸我的脸。”乌嫣九十度弯腰,顺便不小心,直接拿头撞男人的脸。

    噗通,失去平衡,男人摔在地上,剐看乌嫣,他这身知不知道有多贵。

    “呦,不好意思撞着您了,老腰没折了吧,继续摸摸我的脸。”出尔反尔,乌嫣忍,但也不是专门吃亏的主。

    “呵,我腰要真折了,你一辈子都别指望嫁人。”男人看见乌嫣通红的额头,用脚踹自己不用,偏偏要用伤了自己的方式攻击别人,怎么就这么想不开。

    “这里还有个孩子,别不要脸哈。”乌嫣瞥了一眼宓嫙,额,毕竟还是小丫头,好像根本没听懂他们这些个大人说的意思,纯洁点好,小孩就该有小孩样。

    “呵,你别嫁人给我当一辈子的拐杖使唤,想哪去了!”话说完,男人忍不住闭下眼,摇下头,失策呀。他刚才真折了腰,不是更好。

    “咳,正经点,要什么才能治疗好她的右膝盖。”乌嫣冷静自己。

    “请我用膳?”男人说。

    乌嫣正准备点头。

    “就你一年的伙食,也没我一餐贵呀!”这才说完。

    乌嫣想习惯性讽刺,可瞧见男人的内衫,绯色流云纹金锦衣,贵客也穿过这料子的衣服,对方是真有钱。

    “算了,也不为难你,心意到了就成。你会烧饭吧,我平日里的膳食你肯定是完不成的,烧一桌八菜,没问题吧。”男人大发慈悲。

    乌嫣眯着眼,来这六年她还真没烧过菜,以前都是吃师傅做的小灶,后来下山馒头干粮,或者蹭饭,自己六年没开过火,八个菜换宓嫙走路,又没说必须好吃,“行吧,你赶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