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小天师:仙君,别跑呀 第47章 书房秘见
作者:落彤的小说      更新:2018-04-03
    “夜深人静就不能过来抓犯人?”英姿飒爽,定做的公服勾勒出罗俪凹凸身姿,她眉目清秀的脸悦笑着,从衙役中间缓缓走了出来,气场刻意不强,但不容任何人轻视。

    ‘真主来了’王妈瞧着对方神情自若端着架子,这身朱红公服,想必这是算计儿子诬陷人的女捕快吧。大地方调拨下来的人,果然不一样。

    王妈胖胖的手赶紧挥挥,弓起背微微弯腰解释道,“大人您这是哪的话呀,你们半夜都在维护宛水城的治安,那是我们这些小老百姓的福气,您可千万别误会,我刚才话的意思是说,一切平安,宓家没有异样,各位不需要太辛苦。”

    罗俪薄唇抿成一条线,眼神落在这肥硕妇人身后,没事?找十几位家奴挡道,她会怕!宓府肯定发生事情了。

    “我手下亲眼看见越狱杀人犯躲进你们宓府,现在没动静不代表接下来就没事,死了人再来抓人可晚了,现在我们进去抓人,离开以后,宓家的人该做梦就继续做梦,该当捕快的也继续当捕快,杀人犯出了牢房我们可一直盯着,去了哪,见了什么人,一清二楚。”罗俪话外有话,不点破。

    王妈一听,不禁眯起眼。这是在暗示自己儿子与那姑娘巷子口里发生的一切也一清二楚喽。

    “大人还是请回吧,真有事宓家的下手够多,可以独自承担不浪费官府的资源。而且抓到您所说的越狱杀人犯,我们会立刻送到官府去。这夜深风凉,大人一定要进府里查看,只要有官老爷盖了大印的公书,宓家大门随时为您敞开。”儿子不做捕快就是喽,王妈不怕儿子丢了公家的铁饭碗她私房钱够用了。但是她倒是要看看,这嚣张的女捕快接下来的下场。

    估计这捕快陷害那姑娘是杀人犯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惹上多大的麻烦。以自己的眼力见,那姑娘还在藏拙。

    这女捕快不急着跑,今夜撞见那知道真相的姑娘可就精彩了,姑娘可是挑明搞官府衙门这些人,王妈想到先前自己衣袖内被那姑娘无声无息摸走的发簪,有仇必报品格,这场戏不看太可惜。

    “啊啊啊啊啊——”突然,寂静的宓府发出女人的惨叫声。

    “疼,疼死了——”嘈杂的脚步越来越近。

    藏在角落的王二看清楚喊叫的三人,可以制止但拔出长剑的罗俪却抢先一步冲进宓家大门,他不能出现在罗俪面前。

    被罗俪推倒在地的王妈恶狠狠的咬牙,眯眼一瞧,该死的!那三个被敲晕的老女人怎么这么快就醒了。

    心疼娘亲倒在地上,角落里的王二斥责自己做事粗心,原本明早才会醒来的三大妈,被那姑娘弄脱臼了手臂,醒来的时间自然缩短不少。

    从草坡上苏醒,三位大妈却疼得嗷嗷大叫,瞧着没有知觉的手臂,都认为自己是被王妈的儿子杀人灭口没成功,大难不死,一个个吓疯了一般忘记规矩,一边疼叫,一边往宓府正门外冲。

    飞身落地的罗俪,挡在人前的去路,“你们三人是怎么受伤的?”罗俪还以为要花更多时间才进入这宓府。果然,运气到了挡都不挡不住,她疑惑三位妇人都握住垂挂的手臂,被人弄脱臼?还是老手弄的!

    “是呀,我们,我们......”太好了,捕快居然也在,三位大妈总算安心,可心立刻扯在嗓子里,眼神惊恐,王妈居然就站在捕快身后那双眼睛死死盯着她们。

    想申述的大妈们立即左右使使眼色,纷纷摇头,赶紧解释道,“我们摔了一跤,疼得很,这就去找郎中!”

    “三人同时摔倒,受伤的位置也一样?”罗俪舒心的微笑,进了宓府,这些杂鱼闲事她才懒得管。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nbsp;  “可不是巧么!我们要赶紧去寻郎中,大人我们就先告辞了。”三位大妈慌张屈膝行礼,路过王妈时,纷纷闭嘴。

    王妈对识趣的她们笑了笑,惜命是福!出去就别再回来。乱说话,怎么死可就不确定了。

    “你们宓家死了大小姐的头一天,需要点红灯笼!”罗俪负手,仰视着整个气氛很是怪异的宓府。

    “老爷的意思,我们这些做小的只听吩咐做事。”王妈挡在身后的手动了动,远处的王二立刻消失去办事。

    “听我说杀人犯躲进宓府,你这下人怎么一点都不担心呢?”罗俪眼神示意六位衙役去找出杀人犯。

    “大人呀,其实你说进来杀人犯,我这妇道人家心里可慌了,但是做下人的,做的所有事都需听吩咐来做,您说是吧!”都是做奴才的,太装大爷可不好。王妈盯着女捕快,直接把话给丢出去,她不说,让捕快自己查,想从她嘴里直接听消息哪有这么轻松的事,没门!

    “你安心,我的手下找出杀人犯就不用再心慌。”罗俪精明的眼,抬高下颚,打量着四周。十几位举着木棒的家奴死死盯着她,都没制止的意思,真是胆小。

    从偏僻婚房一路狂奔,宓老爷遣走自己书房院子外的所有家奴。

    锁住书房,他摸黑驾轻就熟推开一座观赏用的石尊像,拉开弹出的铁板,又警惕的听听四周的声响,这才关上铁板走进密道,石尊像也自动复位,一切如常。

    白雾缭绕,书房下方硕大的密室,上方垂挂着几十具干尸,下方正中央鬼魅图腾内,神秘人一直盯着四周凹槽水流走向。

    走下最后一层石阶,宓老爷呼吸平稳,之前慌张神情消失殆尽,那张中规中矩的老脸隐约浮现恼火的怨气!

    “吃了我儿子的闯入者是什么东西!”远离鬼魅图腾五米外,宓老爷负手盯着神秘人,语气有些埋怨。

    “呵,可不是东西,是个人。”神秘人始终没有抬头,浅笑渗人,嘶哑的声如喉结被车轮碾过刺耳万分。

    “人?人怎么可以吃了我儿子,吃的可是一只厉鬼!”宓老爷神色凝重,神秘人说,他就做,可儿子被吃掉可不在计划内。

    “准确的说,他只是将你儿子吞下肚子寄存着。没想到宛水城居然有人会这以身囚鬼的歪术,还真不怕死!”神秘人还知道宓夫人的尸体也被闯入者发现了。

    “以身囚鬼,人可以做到?”宓老爷半辈子从来不相信歪门邪道,可遇到这神秘人起,一夜之间对方就弄出这样大,这样奢匪的密室,从那一刻,他自己的信仰就变了。

    “当然可以做到,不过是损耗生命的事,没多少人愿意做而已,这闯入者莫非一心想死?”用四肢囚鬼比较多,但直接吞下肚囚鬼,根自杀没两样,要不然自己可不会让知道宓夫人尸体秘密人还喘着气。

    “十几岁不像是一心想死的人,而且力大无比,我儿借羊身攻击她,她徒手捏碎羊头颅骨,把我儿的鬼魂抓出来吞肚子。”宓老爷现在想想,更觉得不可思议。

    “你说什么?”神秘人一听,猛然厉声质问。

    “她不像想死的人!”宓老爷心慌,第一次看见神秘人这激烈的反应,捂着胸口,之前被儿子变异山羊身时踩着的伤口正在复原。

    “可以看见鬼魂还徒手抓住吃掉,没用任何法器,你真是蠢得可以!”神秘人衣诀浮动,击碎空气的气流一掌将宓老爷拍上屋顶。

    等没反应过来的宓老爷重重摔在地上,鬼魅图腾的中央,第一次,神秘人消失了。